上周六(25日),香港特區的水警快艇,在大嶼山附近的沙洲對開,被走私的「大飛」快艇撞翻,船上警員3傷1失蹤,失蹤者的女督察的遺體,最終於周一(27日)在大嶼山二澳對開被發現,警務處處長蕭澤頤表示,對這些冷血、目無法紀的走私罪犯,必定要全力打擊云云。

這一年來的水上走私活動,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死灰復燃」,甚至被市民拍攝到,幾十隻超級「大飛」(大馬力快艇)成群結隊出動走私。其背後原因,就是因為目前受疫情所限,原本由到香港自由行的大陸「旅客」,以螞蟻搬家方式搬貨回大陸的所謂「走水貨」方式此路不通,因此就要改由水路,以「大飛」來突破封鎖。

香港是自由港,除了少量如煙酒等有目的收稅的商品之外,只要申報就可以自出自入,任何正常的貨運,從來都不需要「走私」來香港;被揭發的「走私貨品」,由月餅、花膠、魚翅、藥物、化妝品、名牌衣物手袋以至智能電話,全部都是香港的免稅品,在香港是「正貨」,從來不是「水貨」;其運送的方向,都是由香港運往大陸,因此一直以來走私的動機,就是逃避中國大陸海關以至關稅。

一直以來,特區政府及一些親政府傳媒都否認「走水貨」本質就是走私,甚至呼籲大家要「包容」;然後同樣的貨物,同樣目標是運去大陸,陸路就美化為「水貨」,經水路就變成「走私」——這種語言、字眼、思維上的邏輯混亂,實在令人莫名其妙,無法理解。

以往由特區政府到中共的官媒,均不斷否認「水貨客」就是「走私」,甚至不斷唱好「水貨」,說要「客觀看待、包容水貨問題」,反指控因為民生受影響,而反對這種擾民以至犯罪行為的香港市民,是「歧視法西斯」;如今因為「自由行」此路不通,走私份子請不到旅客帶貨,改用「大飛」大批地用船運,忽然間「被包容」的事業,就變成了政府方指控「目無法紀」的走私份子。為甚麼運送的方式不同,會有如此大的差別待遇呢?

為何走私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帶貨,用更擾民的螞蟻搬家方式,就要包容,反之使用自己的大飛快艇,對市民影響甚微的運貨方式,卻要被譴責呢?還是我們的高官與權貴,一直都活在夢中,正是「離地千萬丈」,以至原來「水貨」與走私根本是同一件事,都毫不知情?要到大批的大飛快艇出沒,才突然發現問題!所謂「水貨」與走私,都是要把未完中國稅的貨品,由香港運去中國大陸,以逃避官方的規管與關稅,本質都是同一個目的,然而至今政府與傳媒,都從不認真探討以往對待所謂「水貨」的過失。

要因為有市民拍攝到影片,執法部門才大規模採取行動;要到因為有執法人員遇難,相關部門才開始認真對待走私活動,而且從來不去反省過去幾年,為何容許這些活動假借自由行等「旅客」之名,光天化日之下大行其道,甚至視為經濟繁榮的指標。這種雙重標準掩耳盜鈴而不負責任的態度,實在令人感到非常憤慨。

(轉自RFA)#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