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多省自9月下旬以來拉閘限電,不僅影響到工業生產,居民用電也受影響,引起民眾不滿。目前大陸發電原料煤炭成為搶手貨,大陸產煤大省陝西、內蒙古等地多家煤礦已經不再對外省售煤,部份省開始允許「上網電價」上浮。

煤價上漲 侵蝕企業利潤

從今年3月份開始,大陸煤價一直呈震盪上行趨勢,但用電價格沒有上調。

大陸紅星資本局29日的消息顯示,期貨方面,9月28日,動力煤主力合約(2201)漲破1,300元(人民幣,下同)大關,收報 1,328.8元/噸,漲幅7.91%,續創歷史新高。3個月漲幅達 65.55%。

現貨,9月26日,5,500大卡動力煤(京唐港動力煤市場)的商品報價創下 1,540元/噸的新紀錄,不到1個月漲了33.91%,4個月漲幅高達65.6%。

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編制辦公室近日發布第 35 期《CECI 指數分析周報》顯示,截至9月23日,5,500大卡、5,000大卡離岸綜合價為1,210.44元 / 噸和 894.08元/噸,分別比8月份月度綜合價上漲157.44元/噸和 65.08元/噸。

動力煤價格持續上漲,增加了以火力發電為主的企業成本。京能電力今年上半年營業成本同比增加28%,虧損3億元。

9月初,大唐國際、北京國電電力等11家燃煤發電企業曾聯名呼籲漲價。

9月28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布2021年1-8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要財務指標,數據顯示:煤炭開採和洗選業利潤同比大增145.3%,煤炭燃料加工業利潤同比暴漲2471.2%,電力熱力供應企業利潤下跌15.3%。

陝西、內蒙古多家煤礦不再對外售煤

據報道,陝西榆林某煤業公司相關負責人日前表示,陝西榆林原本要求全市的煤炭企業必須在榆林能源化工交易中心平台進行網上交易,但他所在的企業在年底前都不會對外拍賣煤炭:「現在全力保供,礦上所有的煤都供給集團的電廠。已經沒有擴大庫存和產能餘地,不具備拍賣的條件。」

另一個產煤大省內蒙古部份煤礦也不對外售煤,內蒙古多家煤炭公司雖然增加產能,卻不對外售煤。他們已經簽訂合同,為大型電力公司供煤。

內蒙古之前停產的部份煤礦已經重新投產。

中金公司認為,目前,冬儲煤行情已經啟動,冬季用煤大概率還是偏緊。

上海等省允許電價上浮

紅星資本局另一篇文章表示,內蒙古、寧夏、上海、湖南等地區已經陸續開始調整電價,允許煤電市場交易電價在標桿電價基礎上向上浮動。

其中,廣東電力交易中心9月24日發布《關於完善廣東電力市場 2021 年四季度運行有關事項的通知》稱,允許月度交易成交價差可正可負,同時電價上漲將傳導給終端用戶,其中上浮幅度不超過燃基準價10%,下浮幅度不超過燃煤基準價15%。

另外,多地區也在推行峰谷分時電價機制。8月底到9月初,廣東、貴州、廣西、安徽等省份先後發布通知,執行分時電價政策,在平段電價基礎上,上、下浮一定比例,形成高峰電價和低谷電價。

限電停產重創大陸經濟

今年8月份的經濟數據顯示,大陸消費、投資等拉動經濟增長的領域都在下滑,而此次限電受打擊最大的是廣東和江蘇、浙江等出口大省,限電導致停工停產,對依靠出口外貿拉動經濟的中國是極大打擊,目前大約10家上市企業發布了限電對生產進度造成影響的公告。

前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向愷對大紀元表示,如果持續限電的話,對整個出口產品會產生很大的衝擊,整個供應鏈都會出問題。

國際投行野村證券已經將中國三、四季度經濟同比增速預估下調至4.7%和3%,此前預估為5.1%和4.4%;將今年全年增長預測從8.2%下調至7.7%。

評論人士文小剛對大紀元表示,大陸缺煤完全是一場人禍,是中共自己造成的。中共當局從2016年開始去產能,關閉大量民營煤礦,再加上中共禁止澳洲煤炭進口,使大陸煤炭需求缺口大增。

《經濟參考報》2020年12月30日報道,2016年以來,中央企業主動關閉退出鋼鐵產能1,644萬噸,煤炭產能1.19億噸,整合煤炭資源2.4億噸。#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