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報告顯示,在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下,隱性債務和問題項目如影隨形,慷概資助背後更是讓東道國背負難以承擔的債務壓力。

美國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研究中心AidData周三(9月29日)公布的一份報告,揭示了中國在42個發展中國家持有的未償還貸款超過這些國家本年度國內生產總值的10%。

研究發現,有3,850億美元的中國貸款沒有包含在各借債國的官方借款中,這相當於中國用於建設公路、鐵路和發電廠所發放的海外貸款的近一半。這種隱性債務已變得更加普遍,因為貸款方是通過特殊目的公司而非東道國政府來給基建項目提供融資。

報告還估計,中國35%的海外基礎設施項目面臨重大問題,如腐敗醜聞、違反勞工規定、環境危害和公眾抵制等。其中,有價值83億美元的近400個海外基礎設施項目與中共軍方有聯繫。

據悉,這份報告是來自德國、南非、英國或美國的一百多名研究人員從北京資助的13,427個項目中、剖析了近91,000份官方文件而成。

報告發現,中國在國際上的貸款多數是根據2013年開始的「一帶一路」倡議進行的,這一數字約為每年850億美元,是美國或其它大國承諾金額的兩倍多。

中國(中共)政府的資助行為始終圍繞三個目標展開:將中國出口商賺取的巨額美元收入轉化為對外貸款;用建設海外項目讓國內規模龐大的建築和工業部門運轉起來;獲得石油和糧食等多種大宗商品來填補國內缺口。

報告說,中國(中共)出手慷慨,但它的幫助是有昂貴代價的。與富裕國家不同,它不以低利率的大部份贈款和貸款為發展中經濟體提供資金;而是大量通過中國的商業性貸款,特別是為重大基礎設施項目融資。

報告還說,中國貸款利率有時很高,因為中國「向信用脆弱的國家提供了不成比例的貸款」。北京可能會要求這些國家購買保險,或要求第三方擔保以防範風險,甚至以資產抵押貸款。

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是印度洋航運的重要港口,但在科倫坡無力償還債務後,該港口於2019年移交給中國公司營運99年。

研究發現,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中國貸款分配給了合資企業或不直接依賴政府的實體,哪怕遇到最輕微的危機,這些債務都可能會突然變成公共債務。

報告警告說,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間,因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還款能力降低,剛讓那些在正常時期有問題的隱性債務變得格外擔憂。

中共這些年還利用其「最大債權國」的身份施壓政治影響力:當中共試圖讓自己的候選人在2019年擔任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負責人時,悄悄取消了喀麥隆7000萬美元的債務,不久之後,喀麥隆的候選人退出了競選。

有時,它還要求東道國拿現金作為抵押品。當負債纍纍的外國政府沒有能力借款時,中共就要求他們提供別的選項。例如,它向該公家的公司或半國家機構提供貸款——這些款項不會出現在公共帳戶中——同時要求國家提供擔保。2020年夏天,北京要求馬爾代夫政府償還一名破產商人的貸款,這筆貸款是由國家擔保的。

習近平計劃在一些借入中國資金的國家引發了一定程度的不滿情緒。巴爾幹小國黑山和贊比亞都提出了債務減免請求。黑山正在修建一條由中國提供資金支持的高速公路;贊比亞發生了一次政府更迭,引發了對於該國所欠中國債務風險的關注。#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