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活著的時候經常運動,懂事乖巧,打了(新冠)疫苗,18天就去世了。」李博藝的媽媽蔣豔紅向記者哭訴。

李博藝今年12歲,於8月10日晚9點半,在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城關鎮衛生院接種站打了新冠疫苗2天後發高燒,並伴有膿毒血症、粒細胞缺乏症、中毒性腦病、顱內感染等十餘種併發症,於8月28日上午離世。

近日,蔣豔紅向記者講述了詳情。

接種疫苗2天後高燒四十度

8月10晚上9時30分,蔣豔紅帶著12歲的女兒,到南樂縣城關鎮衛生院接種了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批號為202107B1801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Vero細胞),接種完後留院觀察了半個小時,一切正常後10點半左右回家。

13日凌晨4時許,李博藝告訴媽媽自己發燒了,並伴有嚴重的嗓子痛,蔣豔紅致電接種的南樂縣城關鎮衛生院說明情況,醫生說,這是疫苗出現的反應,三天後就好了,並給開了「美林退燒藥」。14日高燒仍不退,又在南樂北關楊姓大多方位診所輸液,8月15日晚上10點左右,李博藝突然出現呼吸困難,人快不行了。

10點半左右,蔣豔紅趕緊將女兒送到南樂縣醫院急診科,當時初步診斷是急性喉炎並送進了深切治療部(ICU)。

醫生說情況很嚴重需轉院,於是連夜用急救車又轉到了濮陽市油田總醫院。

「在車上,我還跟孩子說,不要用舌頭將管子頂出來,不然到醫院還要重新插管,會很痛苦,孩子很懂事地做出了ok的手勢,她還因為熱把被子掀開了。說明她那時意識是清醒的。」蔣豔紅說。

16日凌晨2點左右,她們到了油田總院,由蔣豔紅攙扶著女兒一起走進了急症室,做了抽血等檢查,檢測結果令醫生不解。

蔣艷紅說,當時醫生問她:「孩子為甚麼粒細胞、白細胞都沒有了?只有得了癌症在化療期間,粒細胞和白細胞會嚴重缺失。」

蔣艷紅向醫生說明是否是接種疫苗引發,醫生只是做了筆記,沒有回應。

油田總院檢測結果顯示,粒細胞等項指標非常低。(蔣豔紅提供)
油田總院檢測結果顯示,粒細胞等項指標非常低。(蔣豔紅提供)

接種第7天昏迷 無自主呼吸

李博藝的病情急轉直下,至17日凌晨2點左右,就進入了昏迷狀態,無自主呼吸,靠呼吸機維持生命體征,從此再也沒有醒過來。

大概從24日開始,醫生多次勸蔣艷紅放棄治療,還讓她簽了病危通知書。但蔣艷紅拒絕了,她說,自己想盡一切努力全力搶救女兒,雖然已自費花了12萬元。

「醫生說,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就得從喉部再切開一個口子,插入一根管子。」蔣艷紅說,當時她已在醫院外的院子裏守候了一周,基本沒吃東西,也沒太喝水,非常煎熬,有時神志都不太清晰。

「女兒生前特別愛美,我不忍心再讓她臨走前身體遭受更大的創傷,就同意放棄治療了,辦了出院手續。」蔣豔紅說,28日上午10點21分,李博藝永遠地離開了她。

蔣艷紅提供的濮陽市油田總醫院出具的出院證明上,出院診斷一欄寫著:膿毒血症、顱內感染、急性會厭炎、甲狀腺功能亢進症、循環衰竭、心肌損害、中毒性腦病、急性喉炎、粒細胞缺乏、肝損害等18種重症。

對於女兒為何患上如此重病,蔣艷紅非常困惑,負責治療的兒科深切治療部的醫生對蔣艷紅說:是鏈球菌感染,鏈球菌特別厲害,即使把它殺死了,病毒體仍然會放出來一種很厲害的毒素。

出院證明上寫著18種重症。(蔣豔紅提供)
出院證明上寫著18種重症。(蔣豔紅提供)

病逝三天出「偶合症」鑑定 家長不服

李博藝去世三天後,9月1日,濮陽市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調查診斷專家組出具了一份「調查診斷書」,結果是「屬於偶合症」。偶合症(偶合反應),是指受種者在接種時正處於某種疾病的潛伏期或者前驅期,接種後巧合發病。

蔣艷紅表示,不認可此結果。

記者看到,在「調查診斷書」上有一項「既往史」寫著:2月前,李博藝確診「甲亢」,7月26日複查血常規基本正常。在「發生原因的判斷與依據」項寫著:接種新冠病毒滅活疫苗後出現的:膿毒血症、中毒性腦病、顱內感染、急性喉炎、急性會厭炎、粒細胞缺乏、甲狀腺功能亢進症、呼吸衰竭、循環衰竭,與疫苗接種無直接因果關係。

蔣艷紅說,李博藝於今年5月檢測患了甲亢,經過治療,6月、7月分別在南樂縣益民醫院和濮陽市醫院做體檢,各項指標都是健康狀態。醫生對蔣艷紅說,指標都正常了,甲亢已經好了。

她說,由於自己是過敏體質,所以對打疫苗是否會出現反應非常重視。「女兒接種疫苗前,我專門去南樂縣城關鎮衛生院預防接種門診接種人員處,說明了孩子的情況,問是否可以打疫苗,對方回覆是沒問題,可以打。」

「我女兒是因為打疫苗才得了重病,不打疫苗不會死的。」蔣艷紅說。

7月濮陽市醫院檢測結果。(蔣豔紅提供)
7月濮陽市醫院檢測結果。(蔣豔紅提供)

7月濮陽市醫院檢測結果。(蔣豔紅提供)
7月濮陽市醫院檢測結果。(蔣豔紅提供)

7月濮陽市醫院檢測結果。(蔣豔紅提供)
7月濮陽市醫院檢測結果。(蔣豔紅提供)

6月在縣醫院檢測單。(蔣艷紅提供)
6月在縣醫院檢測單。(蔣艷紅提供)


「偶合症」鑑定書。(蔣艷紅提供)
「偶合症」鑑定書。(蔣艷紅提供)

學校強制接種

蔣艷紅說,早在8月8日,孩子班級老師就在群裏發通知,要求12到17周歲的學生到居住地附近的醫院接種,並要求上報接種信息。

通知中說:「不及時接種會影響正常開學。望家長們立即行動起來。」

蔣艷紅表示,自己本身對疫苗的質量存在質疑,且自己也是過敏體制,本不想讓孩子接種,「但現在孩子在學校全靠老師,不敢得罪學校。」

學校在家長群裏發的通知。(蔣艷紅提供)
學校在家長群裏發的通知。(蔣艷紅提供)

維權遭衛健委數名男子毆打

蔣艷紅稱自己是一個單親媽媽,女兒從小由她帶大,很懂事,學習成績挺好。女兒的離世,給她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開始那兩周,她把自己關在屋裏,不吃不喝,整天抱著女兒的遺像痛哭。

「漸漸地我從悲痛中清醒了,女兒不能不明不白地死了,死不瞑目,我一定得討回公道。」蔣艷紅說。

於是她去濮陽市政府信訪辦、南樂縣衛健委等部門討說法,卻遭到打壓。衛健委一名主任態度橫蠻地對蔣艷紅說:你去北京上訪都可以。

9月15日,蔣艷紅將女兒的骨灰和遺像擺在了衛健委門口,並拿出準備好的一把小刀準備自殺,被衝出來的數名男性工作人員將她按倒在地並進行毆打,直到四十分鐘後警車到場才鬆開。衛健委的人還搶奪家屬的手機強行刪除了影片。

24日晚上,縣衛健委四五個人到蔣艷紅家裏,送達蔣艷紅去北京上訪的回執告知書,要求她在10月31日前辦完這件事,不可再去重複上訪,其它甚麼都不讓提。

25日晚,南樂縣城關鎮負責此事的人員到其家中「慰問」,要求蔣艷紅不和國外媒體聯繫,不再發微博,不再傳播南樂衛健委打人的影片……

蔣艷紅表示:「我很不解,為甚麼他們對我受到傷害的事情冷處理,卻如此著急慌忙地勸阻我閉嘴不和外界聯繫?他們在怕甚麼?」

9月27日,記者多次撥打南樂縣衛健委李殿波主任的手機電話,無人接聽,同時撥打衛健委三部辦公電話,均無人接聽;濮陽市疾控中心電話也無法聯通。

記者聯通了城關鎮衛生院副院長的電話,他說:「我只接受內媒採訪,不接受外媒,你過來面談。」

蔣艷紅表示,如果南樂縣相關部門在15個工作日內對李博藝因疫苗致死事件未做任何答覆,她將帶上所有外文版申訴材料以及被毆打的現場錄音,求助聯合國難民署北京辦事處尋求國際人道主義救助。 #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