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近日下發文件稱,國企融資時要聲明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嚴重資不抵債、失去清償能力的國企要進行破產重組或清算。分析人士對大紀元表示,從這份文件可見貴州地方債的嚴重問題,大陸各地都存在政府無力支撐債務的情況,投資者已經不再信任政府。

貴州省9月2日印發《貴州省政府投資項目管理辦法》(下稱「辦法」),該辦法從2021年10月8日起施行。

其中第五章《國有企業投資管理》引發關注,內容中稱,國有企業「在舉債融資時需主動聲明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所舉債務是企業債務,政府不承擔償債責任。」「對只承擔政府融資職能且主要靠財政資金償還債務的『空殼類』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一律按照相關規定和程序撤銷。」

內容中還稱:「對嚴重資不抵債、失去清償能力的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要依法實施破產重組或者清算。」

茅台也救不了的貴州地方債

大陸業內人士劉同(匿名)9月24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貴州省這份文件反映出地方債的問題,貴州的地方債券違約嚴重。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地方政府發債的主要渠道之一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作為「承擔政府融資職能」的國有企業,過去多年來大規模發行城投債。貴州省截至2020年6月,城投平台存續債餘額接近3,000億元人民幣,涉及116家融資平台。

劉同說:「貴州所有的國有企業,除了貴州茅台,甚麼都沒有。但是,茅台實質上不屬於工業製造業,實際上是一個金融產品,他的價格是炒出來的,不是真正的價格。」

貴州茅台曾於2019年和2020年12月兩次被貴州省政府要求無償轉移股份,各轉移5,024萬股股份,理由是償還債務,接收方是為當地城投債提供擔保的中共貴州省國有資本營運有限責任公司。但是2021年1月中旬,貴州一筆城投債仍然發生違約。

劉同表示,中共地方政府說「城市要發展」,就發一款債券讓老百姓來買,通常老百姓會基於國家信用,比較相信這種國債,「但是你去看看,誰還敢買貴州的地方債券。」

分析:中共地方債問題嚴重 投資者不再信任政府

貴州的情況也發生在其它地區。2021年4月30日,呼和浩特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呼和浩特春華水務開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公告說「由於公司流動資金緊張,未能如期償還部份金融機構等債務」,公司逾期金額7.46億元人民幣,涉及銀行、租賃公司等11家金融機構。

這則違約消息引發業界震動。隨後,5月份大陸城投債融資出現整體困境,當月城投債淨融資規模為750億元人民幣,是2020年以來首次出現負值。

香港金融分析師蔣天明(Katherine Jiang)9月24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過去認為中共國企、央企不會破產,是因為大家認為國企央企背後有政府的支持,當投資者不再信任當地政府(有能力支持)的時候,這些企業就不能再在市場上融資,沒有資金還錢,就面臨資金鏈斷裂的情況。

蔣天明說:「過去在人們認為國企央企背後有政府支持的情況下,出現一個邏輯——銀行閉著眼睛借錢給這些國有企業,這些企業很容易從市場上融資,就是這個邏輯導致國企央企能在市場上再次融資,通過借錢來還錢,就是說發債券還錢,就導致雪球越滾越大。」

「但是,很多是無效的投資,投了很多低效的項目,回報非常低的項目,就導致債務高起,它自己產生不了足夠的現金流來償還這些錢。它的這個無效的投資,是為了拉動GDP,的確把GDP吹高了,但債務也吹高了,到最後沒有錢還的時候,就面臨資金鏈斷裂的情況。」蔣天明說。

他表示,貴州省的這個文件,應該是它(中共貴州省)看到積累的債務無法處理,市面上的投資者也不買帳了,過去國企央企掛鉤著政府的「信用」,但如今,投資者已經不再認可政府的這個所謂「信用」。

「投資者認為國企信仰破滅,也就是國家(中央政府)也好,地方政府也好,就算有意願支持,也沒有能力再支持這些企業,」蔣天明說。#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