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頭號網紅李子柒「消失」70多天後終於露面,9月23日她獲聘「四川農耕文化形象大使」。不過,她背後的資本糾紛似乎未解,懸念仍在、疑雲未消。

周四(9月23日),李子柒現身2021中國農民豐收節活動現場,被聘請為四川農耕文化形象大使。她說,「李子柒以前是打造自己的小家小院,我想要以後打造中國老百姓可持續、可發展、可推廣、可複製、可傳播的新百年的中國新農村」。

界面新聞報道,言語之中,李子柒將「李子柒」與「我」區隔開來,當下李子柒確實正處於這樣的風波之中。

從今年7月14日以後,微博粉絲達到2,760多萬的李子柒停止了更新影片,並突然於8月29日深夜,在社交媒體平台綠洲發聲稱「被噁心到了,這麼快就安耐不住了麼」。次日一早,李子柒又稱「報了個警」,並在評論區回復網友時提到,「太可怕了!資本真的是好手段!」

今年8月底,李佳佳助理在社交平台上回應,「七姐最近只是暫時在整理公司與第三方公司的問題。」

外界議論紛紛,李子柒是否遇到了「資本」上的麻煩?

數據顯示,李子柒品牌2020年的年度銷售規模約為16億元,碾壓A股多數上市公司。很多人以為,李子柒品牌是李子柒一手捧紅,即使不拿大頭,也在主要受益者之列。

然而,「李子柒品牌」股權結構圖並不支持這一點。

李子柒發跡路 埋下資本紛爭隱患

界面新聞說,2016年,李子柒還是一個小主播,就被杭州微念創始人劉同明看上,雙方簽了合約,李子柒專注內容,劉同明負責營銷推廣。

2017年7月,雙方合作模式從合約變為合資,成立了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元,李佳佳(李子柒本名)擔任法定代表人,但大股東是杭州微念,持股51%。

2018年8月,李子柒天貓旗艦店上線,同時李子柒推出螺螄粉產品,但背後的主體都是杭州微念,股東中沒有李子柒。

杭州微念的股東也沒有李子柒。因此李子柒對杭州微念沒有任何話語權,甚至在雙方的合資公司中也沒有控制權。

報道說,這顯然是一個隱患,一旦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李子柒在爭奪與「李子柒」相關的商標、帳號、網店等歸屬權時,無疑將處於劣勢。

《經濟觀察報》分析說,「李子柒」三個字確實有著難以估量的商業價值,可股比情況決定了,李子柒沒法通過股權來獲得足夠多的IP變現收益,話語權仍掌握在MCN(多頻道聯播網)機構。若它想「解綁」,李子柒很可能連IP和對應帳號都拿不走。

正因如此,不少人說,李子柒被資本「擺了一道(算計)」。這樣佔股比例跟貢獻力度不對稱的情況,極易為矛盾叢生埋下禍根。

也有分析說,李子柒品牌沒了李子柒出鏡,李子柒品牌商業價值會大打折扣,杭州微念在資本眼裏的價值也會被重估。這樣對幾方來講都不是甚麼好事。

《大紀元》記者聯繫上李子柒的經理人、華視娛樂傳媒廣州有限公司的經理人張勇,他稱,現在李子柒不接受媒體採訪,記者再次詢問張先生是否能講一下李子柒的情況,他說不能講,並掛斷電話。

李子柒背後的運作

李子柒曾經自述:「大家眼中的生活技能,只是我的求生本能。以前是為了生存,現在是生活。」

然而,她原本在鄉村的辛苦生活,不只是被資本利用,還被政治利用。「這些影片的內容本身是符合中共大外宣的需要。」北京藝術家季風對《大紀元》表示,「她的這個東西正好可以被中共拿去宣傳鄉村多美,還可以自主創業。她把農村的畫面拍得很美,但絕大數的農村現在已經荒蕪荒涼,田地都沒人種。」

幾年下來,李子柒還被封上一串政治頭銜,如:第十三屆全國青聯委員、中國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推廣大使、成都非物質文化遺產推廣大使、中國青年好網民等等。

大陸獨立時評人士章啟曾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在不同時期都會打造一些人物、樹立一些英雄來引導輿論和管控社會,但這種打造不會像過去那樣留有官方痕跡,「因為(原來的宣傳方式)當下沒有市場了」,它會透過一些商業化運作,「就像《環球時報》也是在儘量地尋求傳播效應、尋求自己的輿論場地。」

公開資料顯示,李子柒本名李佳佳,生於1990年,四川綿陽人,從小父母離異,跟隨祖父母生活;2004年輟學去城裏打工,2012年回家鄉照顧重病的奶奶;2015年,為給自己的淘寶店宣傳開始嘗試製作美食影片。

到2021年2月2日,李子柒以1,530萬的YouTube訂閱量刷新了「YouTube中文頻道最多訂閱量」的健力士世界紀錄。#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