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秋節前後,廣東、安徽、江蘇、浙江和山東等多地大規模限電,導致企業停產。多家公司老總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限電令使企業遭受巨大損失。

浙江省紹興市發布緊急通知,要求所有企業9月19~9月21日停業三天,印染企業則被要求從19日起停業到月底。其中,受到衝擊最大的是外貿企業。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外貿公司老總:三點鐘發通知 六點拉閘限電

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公司的老總林先生(化名)23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限電令來得非常突然,將一直持續到月底。

林先生說:「21日開始,當天三點鐘(下午)發了通知,要求在名單的這些企業,一共161家,六點鐘開始停氣,八點鐘停電。事情比較突然。造成影響很大。」

「所謂的氣啊,它其實是是一種蒸氣,印染需要用的集中供氣。」他說。

林先生表示,突然斷電,讓企業蒙受巨大損失,可能面臨客戶索賠。

「這個後果很嚴重,意味著我們所有的訂單交期都會耽誤,那後面客戶的索賠等等這個就很難講了。」

林先生表示,政府突然斷電停氣,給外貿企業造成嚴重打擊,但企業維權無望。

他說:「完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限電、斷氣,22日有人去找政府了,但這個沒用了。」

對於限電的原因,林先生表示不知情。「這次可能是政策原因,他們也是迫於壓力,據說浙江省被點名批評。」他說。

廣東佛山襪業公司負責人:開二停五 企業損失大

廣東省佛山市要求一些企業每周「開二停五」,限制用電。一家襪業公司負責人白先生(化名)23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限電令使企業損失巨大。

白先生說:「現在開二停五的話,那損失肯定大。每天的訂單都沒法生產,只有晚上十一點鐘以後,按照要求,晚上十一點鐘以後才能開。開七八個小時。」

白先生說,限電令在升級,而且,如果違背限電令,企業將面臨處罰。

「最開始是一個星期可以開五天,後面就開三天,開兩天。有些地方每個星期只准開一天。不知道(到甚麼時候為止),等通知。你要是不按照他要求停工的話,他來查到你的話,最起碼要封你五天。」

白先生也表示,不知道政府為何限電:「到底甚麼原因限電,我也不知道,就是各種傳說都有,各種版本的(說法)都有。」

廣東中山市矽膠製品廠負責人:開三停四 企業或能熬一兩個月

廣東中山市一家矽膠製品廠負責人廖先生(化名)23日對大紀元說,工廠還能熬一兩個月,如果限電的時間再延長的話,工廠將面臨倒閉。

廖先生說:「(每周)開三停四,首先對客戶的交期是一個問題,那開工不足的話,員工工資待遇也有影響。對工廠來講,我們的一個整體的一個產能效益都會出現虧損。」

「如果是調控一個月、兩個月大家熬一熬應該還可以。可能不能延續性(地限電)吧,延續性這整個誰也受不了啊。我們只能是說心理預期最多兩個月。」

能耗雙控還是電荒?

對於中國近期緊急大規模限電,外界猜測,可能是中共當局在落實所謂的「能耗雙控」政策。

中共正在推動「能耗雙控」,即,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中共發改委上個月印發《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稱中國9個省(區)的用電強度不降反升,另有10個省的耗電強度未能達標。日前又印發《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發改環資〔2021〕1310號),把落實能耗雙控作為考評官員政績的重要指標。

熱電公司:煤炭供應緊張 儲備告急

然而,詭異的是,在廣東和浙江省熱電公司發布的限電預警公告中,並未提及「能耗雙控」。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浙江紹興遠東熱電公司於9月16日發布公告稱,「自去年11月份以來,市場煤炭供應一直緊張,價格持續暴漲。目前所有北方港碼頭5500大卡的煤,每噸1450元左右,且有價無貨。煤炭採購相當困難,為保證下游用戶正常供熱,公司想盡一切辦法全力採購煤炭。」

「從當前形勢看,市場煤炭緊張形勢還將持續。現我公司煤炭庫存已破7天歷史低位,對正常生產營運造成了巨大壓力,現有庫存量已無法滿足我們正常穩定生產」,並告知客戶做好停氣的應急準備。

另一家位於浙江省紹興市的浙江龍德環保熱電有限公司9月17日發布公告稱,由於煤炭供應貨源緊張,價格暴漲,而且有價無市,煤炭的長期低庫存(2~4天),嚴重威脅了供熱的連續性和穩定性,並告知用戶做好應急準備。

大紀元記者給浙江龍德環保熱電有限公司打電話,一位工作人員聲稱他們企業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關於限電他們都是執行政府的政策,政府說怎麼做他們就怎麼做。

記者隨及拔打柯橋區政府辦公室,接電人員讓記者找宣傳部,但是宣傳部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記者又給下一級馬鞍鎮政府打電話,電話也是打不通。

紹興遠東熱電有限公司的電話也是一直無人接聽。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專欄作家王赫:電力體制深層問題引發電荒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23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大規模限電,是因為煤、電價格的矛盾暴露出來了。

為甚麼今年煤電會發生這麼大的問題?王赫說:「中國電力百分之七十來自燃煤發電。中國的煤價和電價之間的關係一直沒有理順。這個電價是國家調控的。這個煤價是市場調控。所以兩者發生很大的矛盾。這個矛盾長期存在。」

中共的解決方法是甚麼呢?「它不是推進改革,進行電力市場化改革,電力市場化改革雖然也在做,但是這個進展很緩慢,基本上原地踏步。」

王赫表示:「它現在另一個做法是,挖煤的央企和發電的央企進行合併,通過這種煤電一體化,但這做起來其實難度非常大。從目前現實來講的話,這個步伐很慢,解決不了問題。這是講體制問題。」

「從目前來看,應該是用電高峰期已過,用電應該比較寬鬆一點,但是它現在還要限電限到10月1日。說明了中國電力體制這一塊深層次問題現在已經暴露出來了。」他說。#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