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廈門的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持續攀升。疫情重災地同安區管理混亂:市民頻繁做核酸檢測,現場擁擠無序,人們擔憂相互感染。此外,村民打架,醫護人員及物資極缺,且官媒未如實報道當地情況。

廈門封控升級 確診病例仍暴增

9月21日,廈門市衛健委通報,9月20日的24時內,廈門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6例。自9月12日以來,廈門市累計本土確診病例183例,這些病例目前全部住院。因官方歷來隱瞞真實疫情,外界對其通報數據持不信任態度。

36例確診病例中的33例全居住在同安區新民鎮,1例居住在同安區洪塘鎮,1例居住在同安區祥平街道,1例居住於海滄區海滄街道。

9月21日,廈門同安區對全區實行道路管制。廈門官方通告,從9月21日起,將海滄區嵩嶼街道水雲灣小區列為中風險地區。即廈門增加一個中風險區。

9月12日,廈門同安區出現本輪疫情中首個本土確診病例。從13日開始,廈門封控開始加碼。到9月14日,同安區全域開始實行管控,該區域內公交、長途客運等全部停運。

9月17日,廈門高風險區域範圍進一步擴大。包括同安區新民鎮烏塗社區、同安區新民鎮西塘社區被列為高風險區域。此外,廈門還劃定了5個中風險地區,包括思明區2地、同安區3地。

核酸檢測現場人群扎堆 管理混亂

9月20日,廈門同安區西柯鎮潘塗村的村民潘先生(化姓)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同安區屬於廈門的近郊地區,外來人口多,大多是工廠打工者。「當地是工業區,外來人口基本居住在此。疫情導致外來的工人、老闆陷入困境。「都希望疫情儘快結束。很多外地人都想回老家了,不願在這個地方待了。」

潘先生說,潘塗村第一天做核酸檢測的時候,現場很擁擠。「本來按道理有一處排了三隊,後來就亂了,成了十幾行隊。有人打起來了。那天,排隊的人中有三人暈倒。廈門很多地方都是這種情況。」

潘塗村的崔先生(化姓)受訪時表示,同安區的疫情很嚴重。「同安區整個被封了。」

崔先生表示,當地政府只強調民眾要做核酸檢測,沒有消毒措施,村子裏沒有進行消毒。

他透露,官方管理的混亂,導致一些地方做核酸檢測時,出現打架情況。他說,排隊做核酸檢測時,秩序混亂,有人插隊,一般都是十幾個人、二十幾個人一起插隊。上千廈門本地人在隊伍中間位置插隊進去,導致人們打架。

他表示,同安區西柯鎮其它的幾個村核酸檢測時也很混亂。都出現廈門本地人跟外地人打起來的事件。從種種亂象可以看到廈門官員的懶政。

崔先生擔憂:「做核酸檢測時,人都是扎堆的。當地醫療條件很差。」「戴口罩有甚麼用,其中有一個人染病(還沒有檢測出來是陽性),排隊做核酸檢測時不傳染一大堆人嗎?我們感覺市民做核酸檢測就像被政府當小白鼠。」

崔先生對中共病毒疫苗的作用也產生懷疑。

他說,全廈門人基本上都打過疫苗了,還打了第二劑疫苗,但是仍有那麼多人被確診,就說明疫苗壓根兒沒用。「但是媒體不會報道市民打過疫苗後被感染的情況。」

他認為,廈門市政府要求市民兩天就做一次核酸檢測,說明疫情已很嚴重。「兩天要做一次核酸檢測。有的人已經做過四次檢測。」「但是一個村至少有一萬多人,檢測又慢,人們等待檢測的時間很長。檢測結果也是三天都出不來。」

工廠停工 老闆和打工者損失慘重 物價上漲

崔先生是外地人,在廈門從事加工業。他說,疫情導致工廠停工,「我七八千的工資沒了,再加上房租、水、電,吃的、喝的,一個月損失一萬多。」「現在也不回家了。工人的生活只能靠自己的積蓄。有很多人已經扛不住了。」

他解釋說,政府不停地哄抬物價,人民幣在貶值。工資雖然漲到七八千,但其實還不如前些年二三千的工資的購買力。

崔先生認為,疫情持續的話,同安再扛兩三個月,估計當地所有的民營企業會倒閉一大片。企業主損失慘重。

他說,現在超市裏的青菜、豬肉都漲價了。魚價翻了一倍。而且「好多超市前幾天就被搶空了」。

同安區潘塗村潘先生也表示,他買了一條魚花了47元。豬肉價漲到15元/斤,前幾天是10元/斤。蔬菜價也漲很多。

醫護物資短缺 官方報道與事實不符

廈門同安區西柯鎮官潯村的蕭女士(化姓)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當地的醫護人員很少,醫用物資也缺少,連消毒的酒精都沒有,消毒水也非常緊缺。「市民都在朋友圈轉發所需要的物資,希望有醫護人員來支援。維持秩序的人手也不夠,需要支援。」

蕭女士透露,西官潯村村民從19日下午2點開始做核酸檢測,到晚上9點的時候,大家就被趕回去了。當時排隊排到了三四公里以外。有的人已經排隊三四個小時。為甚麼出現這種情況?她說,「原本是核酸檢測做到晚上10點。但是醫護人員說太累。每天都是那撥人值班,沒有人來換班。」

蕭女士說,所以到20日做核酸檢測時,人們就怕了,所有人擠在一起,希望儘快輪到自己,現場又亂了。「我凌晨4點多就起床去排隊,到早上9點才做上,因為9點才開始做。沒辦法。」

「官潯村住的人口非常密集,大概有五六萬人口,但是檢測的點只有一個。所有人都在這個點排隊。很多人看到這麼多人擠在一起,很害怕,就不敢來做檢測了。萬一有一個染病的話,那一大片人都會被傳染。」

蕭女士還披露,同安區的埭頭宿舍有個隔離點,是人家不住的房子,衛生很差,甚麼東西也沒有,因為是免費隔離。「同安區新民鎮確診的病例大多是在村裏租房子的外來工,他們再傳染給家人,家人再出去就會傳染給更多人。當地的疫情形勢非常嚴峻,但官方不夠重視。因為這裏的外來務工人員居多。只能靠民間自救,所以很難。」

蕭女士表示,在官方媒體上看不到真實情況。「在百度上也搜不到這邊的真實信息。」#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