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委內瑞拉提供的貸款,比起其它國家要來得多,約達600億美元。當雙方聯合起來成為反美聯盟時,彼此都希望從其受益。但現在,委內瑞拉被國際社會孤立、債券違約、經濟崩跌。中共和委內瑞拉關係已亮起紅燈,美國應趁勢掌握機會,贏回委內瑞拉。

2000年代初期,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替中共在資源豐富的開發中國家裏,打開了投資大門。因此,北京與中美洲、南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區的國家,築起了貿易夥伴關係;而這些國家,歷來都歸屬在美國的影響範圍之內。

中委關係

1998年,查維茲(Hugo Chavez)當選委內瑞拉總統後,開始實行社會主義政治運動:左翼的玻利瓦爾革命(Bolivarian Revolution)。查維茲的政策目標被稱為查維茲主義,它包含了民族主義、集中經濟、軍隊壯大等,以及擴增公共項目和對食品與其它產品的價格控制。但因委國的貨幣價值不斷被侵蝕,生活水平持續降低,社會主義政策終告失敗。

2003年,中國為了尋找石油,前往拉丁美洲。當時,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開始向委內瑞拉提供貸款,並以未來的石油交付為依據,這創造出委內瑞拉前所未有的經濟繁榮。當然,如同幾十年前在古巴的蘇聯一樣,北京開始向開發中的國家們大肆宣傳與展示:只要與中共結盟,就可以像委內瑞拉一樣獲得許多好處。

除了石油之外,兩國關係還包括疫情期間,北京對委內瑞拉的醫療援助,以及將委內瑞拉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等(又稱BRI)。

到2020年,中共在拉丁美洲投資了大量資金:巴西的298億美元、厄瓜多爾的184億美元及阿根廷的169億美元。中共在委內瑞拉的投資甚至達672億美元,是迄今為止最大金額的投注,約佔其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LAC地區)總投資的一半。然而,當其它國家的投資得到回報的同時,委內瑞拉的投資卻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委內瑞拉多次對北京違約,並要求延期,而且也沒有看見委國有任何發展的跡象。

中共停止放貸

中共和委內瑞拉之間的互動,與時任總統查維茲有直接關係。查維茲於2013年去世後,兩國關係因而削弱,次年又發生石油市場崩盤,這讓委內瑞拉的經濟一落千丈。當委內瑞拉顯然無法穩定或發展其經濟以償還貸款時,中共驟然停止放款,儘管委內瑞拉仍然是中國第四大石油出口國。

與此同時,習近平的新經濟策略還包括施行「雙循環」體制,即中共開始轉向國內需求,試圖以國內消費,而非以出口為導向來發展經濟。這意味著中共不再像幾年前那樣,積極發展與貿易夥伴間的關係。

查維茲死後,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政府上台,最終廢除國民議會,並逮捕反對黨多位領袖。美國和其它國際觀察員國家都聲稱,2018年的委內瑞拉大選存在缺陷。美洲國家組織(OAS)則稱馬杜羅為獨裁者,且認為他的總統任期不合法。大多數民主國家,包括美國和歐盟,都沒有參與他的就職典禮,而與會此次活動的只有少數幾個國家的代表,包括共產主義古巴和中國。

現今,美國、歐盟和加拿大都對委內瑞拉實施制裁。另一方面,中共政權無視人道主義危機,國內缺乏有價值的民主制度和人權,又規避國際抵制,卻反過來取代美國,成為委內瑞拉石油的最大購買國。

委內瑞拉雖然擁有世界上最著名的石油儲備量,但卻飽受惡性通貨膨脹、糧食短缺、高失業率、疾病、嚴重犯罪率、飢餓、高兒童死亡率以及貨幣貶值的困擾。由於該國的生活水平不斷下降,故自2015年以來,約有560萬委內瑞拉人逃離該國。另外,委內瑞拉的主權債券在2017年還發生了違約情形。

其實國際社會都知道,中共與委內瑞拉的關係密切,故建議中共協助遏制馬杜羅,以減輕委內瑞拉人民的苦難。但是,問題就在於,中共只在意與各國做生意,而唯有在其商業利益受到威脅時才會進行干涉。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IIS)指出,中共在委內瑞拉投資造成四個影響:

1)中共替馬杜羅政權的維繫作撐腰;2)委內瑞拉沒有從中共投資中獲得長期利益;3)中共貸款缺乏透明度,且可能是非法的;4)與中共的協議引起能源和安全的問題。委內瑞拉的軍費開支在拉丁美洲中排名第一,而中共則是委內瑞拉最大的武器供應國。

美國應該贏回委內瑞拉

除委內瑞拉外,中共還與美洲國家組織、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等國家,保持著關係。美國應該抓住機會贏回委內瑞拉,慢慢恢復美國以往在拉丁美洲其它地區的影響力。如果馬杜羅願意在他的國家,逐步改善人權和進行政治改革,美國或許能夠透過協商來緩解制裁。如果委內瑞拉繼續改善,制裁可能會慢慢鬆綁;但要是倒退走回頭路,制裁就會立即恢復。

馬杜羅絕不會同意任何可能危及他總統職位的重大改變,無論受到制裁與否。但若透過協商和表現出誠意,則美國可以在委內瑞拉發揮一定的影響力。然而,如果美國不能繼續與委內瑞拉保持接觸,該國可能會成為另一個北韓,也就是中國共產黨(CCP)在美洲的傀儡。

除了增進與委內瑞拉的關係外,美國及其盟友還應究責中共,要中共為幫助維繫委內瑞拉的殘暴政權,及以極端債務破壞該國長期的經濟增長等負責。除此之外,其它拉丁美洲國家也都不喜歡馬杜羅政權,及不信任其軍備集結的狀況。故美國的堅定立場,可以阻止委內瑞拉接受中共的貸款和投資;相反地,如果不即刻採取行動對抗北京的影響,美國可能會面臨完全失去拉丁美洲的風險。

原文China and Venezuela: An Opportunity for the U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葛雷斯佛(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生活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大學(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並擁有上海交通大學(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的中國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安東尼奧也同時是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不同國際媒體撰稿。他出版過一些中國書籍,包括《一帶一路之外: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和《中國經濟短程計劃》。#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