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媒體近日踢爆,加拿大國家P4實驗室不但與武漢實驗室關係緊密,還曾與中共軍方生化病毒專家陳薇少將合作進行致命性病毒研究。最早發現這一情況的加國作家驚呼「溫尼泊成了中國軍方科學家的實驗基地」,加國前安全情報局局長則批評聯邦政府不應該與中共分享敏感資訊。

自由亞洲電台9月17日報道稱,已被解僱的原加拿大國家實驗室華裔科學家邱香果曾和共軍少將陳薇有密切的合作研究關係,而且邱香果在加拿大國家實驗室工作期間與中共方面的合作深度,恐怕比外界所知的更加複雜。

報道表示,有加拿大媒體披露,邱香果曾經和陳薇共同對伊波拉病毒進行研究,她們二人分別於2016年和2020年以論文形式發表了在加拿大溫尼泊國家實驗室的研究成果,但在此過程中她們隱瞞了陳薇是中共軍方生化病毒專家的身份,僅把她描述為一名在北京生物技術研究所工作的博士。

據報道,最早發現陳薇和邱香果關係的人是加拿大作家伊蓮·杜瓦(Elaine Dewar)。她在對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的起源進行調查的過程中,發現加拿大溫尼泊國家實驗室和中國武漢實驗室有密切關係,並將她找到的相關證據寫入了上個月出版的著作《100年來最致命大流行的起源》。

伊蓮·杜瓦指出,中共在加拿大等國的資助下建造了武漢P4實驗室,而陳薇當年對伊波拉病毒的研究是在溫尼泊進行的,她驚嘆: 「溫尼泊成了中國軍方科學家的實驗基地,我不明白渥太華是怎麼想的,實在無法令人接受。」

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局長沃德·埃爾科克(Ward Elcock)也批評加國政府太過大意,即使是在加中關係尚未惡化的時候,也不應該與一個政權體制和價值觀不同的政權分享敏感資訊。

對於加拿大媒體披露的上述消息,加拿大聯邦衛生部以涉及「私隱」為由,拒絕對外透露陳薇是否曾進入最高級別的溫尼泊實驗室。但發言人強調,所有進入實驗室的訪客均須通過政府訂立的保安程序。

公開的資料顯示,陳薇1966年出生於浙江省蘭溪縣,1988年獲浙江大學化學工程學士學位,1991年獲清華大學生物化工碩士學位,現任中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擁有少將軍銜。

2019年年底中共病毒疫情率先在武漢大規模爆發後不久,陳薇曾帶領軍方醫學專家組成的團隊前往武漢病毒實驗室坐鎮,之後就傳出武漢病毒實驗室大規模刪除其研究冠狀病毒的相關資料的消息。去年9月,陳薇因其帶領的研究團隊與康希諾公司共同研發出了中共病毒的重組腺病毒載體疫苗而得到北京當局公開表彰。而康希諾是一家由中共軍方支持的生物股份公司,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去年曾與康希諾公司合作研發中共病毒的疫苗,但中方後來違背協議,拒絕向加拿大輸出中共病毒的疫苗樣本。

加拿大《環球郵報》在相關報道中披露,已確定與邱香果合作進行伊波拉病毒研究的chenwei 就是共軍少將陳薇。

據公開的資訊,邱香果來自中國天津,曾長期在加拿大安全級別最高的溫尼泊P4微生物實驗室工作,並擔任「特殊病原體項目」的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部門的負責人。

2019年3月,邱香果曾將致死率極高的「伊波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寄給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2019年7月5日,邱香果與其同在溫尼泊P4實驗室工作的丈夫程克定因「涉嫌違反政策」被逐出溫尼泊實驗室,並於今年1月正式被該實驗室解僱。

加拿大衛生部官員曾經在回應媒體質詢時透露,邱香果涉入的是行政調查,與運送病毒樣品到中國沒有關係,因為運送病毒屬於加拿大「促進全球合作」努力的一部份。

對此,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指出,中共的軍隊效忠的是中國共產黨,而非憲法或由真正選舉產生的政府,因此中共軍方進行的科學研究,「首要任務就是支援解放軍在保護(中共)國家安全方面的任務」 。

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引述加拿大蘭加里學院護理系教授邱麗蓮的觀點指出,加拿大推崇學術自由,不太干涉學者研究,但中共鼓勵科研人員與西方學者合作進行研究是別有用心的。

「可能中國(中共)會要求他們,我給你錢,你這個研究是屬於中國的」,邱麗蓮說,「因為中國的風氣和加拿大的學術自由是不一樣的,那他們想要做研究、想要成名,可能就賣給中國了。」

邱香果和科學家丈夫成克定在2019年7月被逐出溫尼泊國家實驗室,2020年1月被解僱,但渥太華不願說明兩人被解僱的原因。#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