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7日上午,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在網上發影片向外界求助,希望可以出門送孩子上學。當天一大早,大約八名男子堵住了她的家門,其中一人聲稱,跟美國憲法日有關。

許豔發的影片顯示,她家門外有多名男子的身影。她問他們,自己是否可以送孩子上學?有男子重複說:「孩子上學行,你不能出門。」

2020年的美國憲法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安排了與中國大陸維權律師和家屬的交流活動。作為維權律師的家屬,許豔應邀出席,與時任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見面。但多名應邀參加交流活動的維權律師及家屬被中共國保軟禁在家,無法出門。2021年的美國憲法日,中共再次如臨大敵,故伎重演。

美國憲法日 維權律師及家屬被限制出門

9月17日,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北京市石景山分局的警察因為美國憲法日而限制她出門。

「早上6點10分就堵我家門了,我開門打不開。」許豔說。

「我問他們:『是因為昨天我去看望余文生律師,還是今天是美國憲法日的問題?』他們說,是今天日子的問題,也就是因為憲法日。」

許豔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是北京市石景山分局的警察,還有一些是便衣,早上她看到有8個人,都穿著便衣,她問他們是誰,他們也不說。

許豔譴責當局給兒子造成的傷害:「實際這個事情對我兒子非常有傷害,我一直在強調要保護未成年人,儘量不要去傷害孩子,無形中就會給孩子一些傷害和壓力。他們這種做法是違法的,也是非常不人道的,我對此表示譴責。」

許豔表示,不知道門外的警察甚麼時候能撤走,這些警察只是說等通知,再決定甚麼時間撤走。

但許豔並不是唯一在美國憲法日被中共限制人身自由的人。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在「709大抓捕」中遭中共構陷的維權律師王全璋以及李和平律師,亦有相似遭遇。

王全璋日前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9月16日晚上開始,已有多名男女坐在他家門外,不讓他與家人外出。中共警察在美國憲法日限制中國公民自由。

李和平律師的太太王峭嶺表示,9月17日上午,多名便衣守在他們所住的大廈外,有多輛私家車停泊在她家門外,當李和平嘗試外出時,有便衣人員緊隨其後。

余文生身體狀況堪憂 獄中待遇未改善

許豔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還談到,除了擔心警察騷擾給兒子造成傷害,她也擔憂丈夫余文生目前的身體狀況。

9月16日,許豔再次去南京探視了獄中服刑的丈夫,對余文生的健康狀況非常擔憂。

許豔說:「昨天探視余文生律師,他身體非常不好,右手仍然顫抖,不能寫字,左手也略微有抖動,基本就是殘疾,掉的牙依然沒有安裝。他說,有時身體會不舒服,感覺是不是血糖出現了問題。」

「他這次重點強調要放風權,因為放風太少,他的身體感覺很不好,一個月才讓出去一次,他被關在老殘監區,要求南京監獄立即改變放風的問題。」

「南京警察藉口是:天在下雨,太熱。那我就覺得奇怪了,天天下雨嗎?法律規定,上下午分別放風一個小時,目前一直是一個月也沒有一次。」許豔說。

許豔呼籲獄方恢復余文生律師給家屬打電話的權利:「另外也不讓他給親屬打電話,別的在押人員隨便打,都允許打,但就是不讓余文生律師打,我要求看守所恢復他給親屬打電話的權利。」

「還有一個讓我感覺很傷心,這次會見他穿的是囚服,我看當時別的關押人會見的時候,是穿著白色短袖衣服。他說,會見前,曾與看守警察發生些不快,我不知道是不是,利用這種方式報復他,羞辱他,對他產生心理壓力。」

許豔表示,余文生律師六個月後將獲釋,她將一直為丈夫維權,直到他回到北京與家人團聚。#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