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美國特別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針對「通俄門」一案起源,進行反向調查的最新進展,也是自2019年他擔任特別檢察官以來,所提出的第二宗刑事指控。

這位律師名叫邁克爾·沙士曼(Michael Sussmann),是博欽律師事務所(Perkins Coie)的前合夥人。該事務所長期為民主黨和民主黨高層提供法律服務,包括提出與選舉有關的訴訟。

聯邦檢察官表示,在2016年9月19日的一場會議中,沙士曼提供了有關線索,並指出前總統特朗普的公司和一間俄羅斯銀行之間,可能存在秘密通信渠道時,向FBI法律顧問詹姆斯·貝克(James Baker)作出了虛假陳述。

起訴書(PDF)指控,沙士曼在會見貝克時,不實地聲稱他沒有代表任何客戶。

起訴書稱,沙士曼不是以「好公民」(good citizen)的身份向FBI提供白皮書和其它數據文件,而是以代表一名技術主管、一家互聯網公司和希拉莉競選團隊的律師身份,交出這些信息的。

據路透社報道,沙士曼的律師肖恩·伯科維茨(Sean Berkowitz)和邁克爾·博斯沃思(Michael Bosworth)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將對抗這一毫無根據且有政治動機的起訴」。

聲明中稱,沙士曼代表了一位網絡專家安排了這次會面。

「沙士曼先生與貝克先生會面,是因為他和他的客戶認為,這些信息引起了國家安全問題。」律師們說。

律師說:「在其核心部份,特別檢察官是根據五年前,(被告)對一個證人的口頭陳述,提出虛假陳述的指控,而這個口頭陳述並沒有被記錄下來。」

博欽律師事務所證實,此前一直休假的沙士曼,已於9月16日從該公司辭職,「以便專注於他的法律辯護」。

檢察官在起訴書中表示,這位收集相關數據、並委託沙士曼提交給FBI的技術主管,「訪問了多家互聯網公司的非公開數據,進行有關反特朗普的調查」。

此前,FBI進行了調查,但最終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特朗普組織與該銀行之間存在「秘密通信渠道」,媒體報道中,大多認為該銀行是阿爾法銀行(Alfa Bank)。

2019年4月18日,美國司法部公布了經刪節的「通俄門」調查報告。報告顯示,特朗普總統及其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沒有與俄羅斯共謀企圖影響大選,也沒有妨礙司法。(了解更多

起訴書中稱,沙士曼交給FBI的其它材料,包括一份由調查公司編寫的文件。

起訴書並未指明這家公司,然而《大紀元時報》在2019年的一則報道中已指出(超連結),沙士曼在聯邦調查局申請外國情報監視許可(FISA warrant),以監視特朗普前競選助手卡特·佩奇(Carter Page)之前,已向貝克和至少一名記者提供了這些信息。

之後,博欽律師事務所代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僱用了Fusion GPS。而這家位於華盛頓的調查公司,又僱用了英國軍情六處前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代表希拉莉競選團隊進行反特朗普研究。

隨後,斯蒂爾撰寫了一份長達35頁的報告,後來這份有爭議的文件常被稱為「斯蒂爾檔案」。其中概述了特朗普與俄羅斯的聯繫和交易。這份文件,後來成為特朗普通俄門案的前提,然而,隨著後續的調查,斯蒂爾檔案中的指控皆未得到證實。

2020年9月,美國司法部公布密檔,其中進一步揭示這份文件並不可靠,其主要消息來源可能是俄羅斯特工。(了解更多

Fusion GPS和斯蒂爾都拒絕發表評論,但兩者都沒有被指控犯有不法行為。

美國《政客》雜誌(Politico)指出,沙士曼一案已被分配給奧巴馬總統任命的克里斯托弗·庫珀(Christopher Cooper)法官。

英文大紀元記者Jack Phillips對本報道有所貢獻。#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