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幾周內,越演越烈的恒大困局,似乎隨時會掀起一場風暴。從超過人民幣1.9萬億的銀行債務,再到400多億元理財產品的爆雷,以及800個沒有完工的住宅樓項目,還有憤怒的供應商、債權人、120萬買了恒大爛尾房的人,等等⋯⋯現在的恒大,已經成了全球焦點。很多國家擔心恒大破產會導致全球經濟危機。

那麼恒大是否會成為中國版的雷曼兄弟,成爲擊垮中國經濟的第一塊骨牌呢?而中共政府又是否會救恒大?又是否能救得了呢?今天節目中,我們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恒大會是雷曼第二?

面對恒大的債務危機,可能很多人都在問,北京政府會救它嗎?

在9月13日,廣東佛山發出的一紙公文,給了恒大一記重拳。公文要求當地金融機構,當日起暫停受理恒大的不動產抵押業務。意思就是說,恒大不能用當地的項目作為抵押,再跟銀行貸款;而且,購買恒大房子的人,也不可以申請私人房貸。這明擺著就是讓恒大在當地的房子賣不出去,而一旦其它地方政府也跟著仿效的話,恐怕恒大立即就要垮了。

那麼,當局是否真的會讓恒大倒閉呢?我們也就此問題,聯絡了一下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教授,經濟學家俞偉雄先生,聽了聽他的分析,俞教授認爲,恒大成為中國版雷曼兄弟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恒大倒閉造成的損失,可能會比救它造成的損失要大得多。

2008年9月,在當年雷曼兄弟宣布破產之後,很快就引發了全球金融海嘯。當時,美國財政部發現,如果擺平雷曼兄弟的債務危機,需要填進去兩千億美元,最後財政部決定不救,但是,沒想到的是,一夜之間整個金融系統崩潰,損失的金額超過救援的好幾倍。

俞教授認為,這是一個教訓,所以北京政府可能會採取一些干預措施,不讓恒大這麼快就倒閉。比如,也許會讓債權人變成股東,或者採取「剪頭髮」(haircut)的方式,就是100塊的債務,還給你25塊,這個損失由大家來平攤。

俞教授推測,對於國有銀行,當局一定會去扶持。對於那些私人的,或者比較小的金融機構,北京可能就會讓它自生自滅。因為那些小企業,比較不會引起連鎖性的金融危機。

目前來看,對於這種北京可能會援救恒大的判斷,確實也存在可能,因爲在14日的時候,彭博社曾經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廣東省政府在8月時,已經安排包括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在內的聯合工作組進駐恒大,對恒大的財務狀況進行摸底調查,有分析認為,這有可能是在為重組做準備。

野村國際信貸的分析師認為,恒大債務重整幾乎無可避免,並估計,會由政府監督重整計劃,以確保恒大能夠交屋並付款給供應商,美元債投資人可能會拿回25%的本金,也就是,損失75%的資金。

野村的分析師還認爲,也有另一種可能性,就是讓一家國有企業出面,完全或是部份接管恒大,但是,這種情況的概率比較低。

中共有能力救嗎?

不過,對於中共救不救恒大,也有不少人持否定觀點。我們就此採訪了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先生,他質疑中共是否有能力救恒大?

我們來看一下恒大大致的債務情況,在恒大1.97萬億人民幣的總負債中,有息負債的總額是5,718億元。而根據恒大去年年底給政府部門的信件,恒大負債涉及超過128家銀行和超過121家非銀行機構。

除此之外,恒大還有一萬多億的債務來自於監管較少的影子銀行,其中就包括信託、理財產品和商業票據。

就商業票據而言,恒大開給供應商、合作方的商業憑證,約定到期付款,因爲沒有擔保,風險極大。很多中國企業,比如從事代售的易居,從事裝修的金螳螂,從事建材的三棵樹,都累積了數十億到數千萬不等的商票,一旦無法償付,數以千億的壞賬,勢必衝擊整個行業。

吳嘉隆先生認爲,恒大的債務規模如此龐大,很可能是個無底洞,即使丟錢下去,也未必能夠救得起來。

北京不希望房地產泡沫破掉,因爲這個風險太大了,但是,中共現在護不住了,這不是當局沒有意願救,而是沒有能力救。

吳嘉隆先生舉了個例子,前一段時間,中共不讓買台灣鳳梨,不讓大陸遊客到台灣旅遊,後來又沒收護照、停止辦理護照,不讓中國人出國,原因就是中共沒錢了,而出國就需要換外匯。另外,之前曾有消息說,香港的4,5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截至2021年6月底,香港外匯儲備資產為4,916億美元),已經被匯豐銀行無擔保放款給了北京4,000億,不過,香港金管局否認了這個說法。

我們再看中共官媒的報道,在今年上半年的財政收入數據中,只有上海市一個地區出現了「財政盈餘」,其餘30個省都是赤字。不過,吳嘉隆先生認為,其實上海也是赤字了。

中共財政部在今年1月份公布,去年財政赤字達到6.2萬億人民幣,而實際數據可能更高,吳嘉隆估計可能有10萬億。不過,因為中共的數據,歷來都是不透明的,所以具體情況我們還不好估計。

但是,有一點,我們倒是比較確信,那就是中共政府沒錢了,所以北京現在高喊要「共同富裕」,要大企業捐錢。而近來對各行業一系列的整治,目的之一也是「割韭菜」。不過即使這樣,中國的經濟也救不起來了。

吳嘉隆先生認為,恒大肯定像骨牌一樣,一張一張地倒下去,它不會馬上全部倒。而且這個骨牌效應不會只局限在中國大陸,它會從中國本土向外擴散,從亞洲擴散到美國、歐洲。

僅明年一年,恒大就需要償付外國投資者74億美元的債券。而外國投資者,已經出現了恐慌,將恒大債券在二級市場的交易價推向新低。過去一周,面值一美元的恒大債券交易價只有50美分。

外國投資者擔心,如果恒大破產,恒大欠的所有錢都將化為烏有。北京當局已經表示,不再願意幫助國內外的債券持有者。在現在的破產法中,債券持有者,在有權索要這家中國公司資產的債權人名單上,都排在靠後的位置。

有悲觀的觀點認為,結局可能是,整個中國的金融系統被恒大推倒,而且會衝擊全世界的債券和金融市場。

恒大助政敵轉移資產 惹怒習近平

另外,吳嘉隆先生還提到一點,恒大其實已經通過各種操作,將資產都轉移到海外了,而許家印通過恒大,也在幫助中共高官洗錢。

在最近引發關注的「紅色賭盤」這本書中,作者也提到了許家印,談到許家印很會巴結中共有權有勢的人,方式就是贈送非常昂貴的禮物,許家印還曾經想購買一條1億美元的遊艇送給大人物,可最終因為裝潢不夠豪華而放棄。不過,從這種大手筆的操作也可看出,許家印想討好大人物是很下血本的。

我們再說回剛才提到的許家印為中共高官洗錢這個事,這一點,吳嘉隆認爲,北京應該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最近習近平在打擊和江澤民、曾慶紅關係密切的企業和個人。

吳嘉隆相信,有些錢是從香港出去海外的。方式是在海外購買資產,或者購買一些金融產品。比如,恒大以公司的名義發的美元債,許家印以個人的資金去買,然後恒大再以高息還掉這些債券,這些錢就會轉移到其它地方。

也有財經自媒體披露說,早在2018年,許家印就用自己的錢,購買了恒大在香港發行的十億美元債。之前恒大香港在境外市場發行的美元債,它的票面的利息高達12%,有的甚至達到18%,而其中很多債券都是許家印自己購買的。

也有其他網民披露,恒大在海外發的美元債年息為12%~24%,有的高達36%。恒大優先還的那些美元債,實際上是將高額利息存入自己境外的賬戶。

在7月20日的時候,財聯社曾經獨家報道,恒大安排了3.52億美元,提前匯入債券還款賬戶,用來償還恒大及子公司發行的4筆美元債券利息。當時,有一些評論就認爲,這是先安排把錢還給自己了嗎?

在6月24日,中國恒大曾經發布公告說,已經安排自有資金大約136億港元,相當於17.5億美元,匯入債券還款賬戶,用以償還今年6月28日到期的17.5億美元債以及應付利息。

綜合各消息來看,自去年3月份以來,恒大用自有資金,已經累計歸還了7筆境外債券,本息合計大約110億美元。

據説,許家印正是通過一系列花樣繁多的操作手法,讓至少兩千多億人民幣的資金進了自己海外的賬戶。

恒大財報顯示,從2011年到2020年,恒大每年都有分紅。10年間分紅的現金,總支出高達1142億人民幣,其中上市公司分到672.8億元,許家印及其家族持股比率是76.7%,分到了一共516億元人民幣。

7月中旬時,就在債務規模飆至1.9萬億時,中國恒大曾發布公告稱,將在7月27日召開董事會會議,討論特別分紅計劃。不過最終,這個分紅計劃流產,據說是被有關部門制止了。

而最近幾天,恒大集團旗下的恒大財富理財產品又爆雷,幾百位被迫購買理財產品的恒大員工及家屬跑去恒大總部維權,很多人手裏的抗議牌上寫著「老板盆滿鉢滿,員工傾家蕩產」,有恒大財富的內部工作人員提供資料透露,許家印妻子丁玉梅2,300萬的款項已經完成兌付,還有恒大的一眾高管,也都已經提前完成兌付。而許家印的這一套操作下來,恒大基本上就被掏空了。

房地產業陷兩難

經濟學家程曉農先生認爲,對於恒大目前的處境,中共不會撒手不管,因為很多恒大的貸款都來自國有銀行,如果恒大垮了,這些銀行,雖然未必倒閉,卻也會傷筋動骨。

從最近中共副總理劉鶴,在國務院的會議上,把恒大事件說成是流動性問題,而非資不抵債來看,就是一種保護姿態,其實,劉鶴是希望銀行不要從恒大抽走貸款,那樣會把恒大逼倒。而中央政府,還居中協調,幫助恒大出售了一些資產,盡力降低恒大債務危機可能造成的社會影響。

但是,隨著全國房地產價格逐漸回落,不少城市實行了按市價打七折的「參考價」,恒大持有的地產和住宅工程勢必貶值,它的賬面資產因此會不斷縮水、每況愈下,而債務負擔依然會非常沉重。所以,這家超大型公司,今後也只能是維持一息尚存的狀況了。

恒大是中國第一家正在垮下來的超大型公司,但它,卻不會是最後一家,還可能會逐漸蔓延到其它公司。

不過,不少分析認為,目前最迫在眉睫的,是擔憂發生房地產行業崩潰,而不是雷曼式的金融危機,因爲恒大如果賤賣資產,就可能會破壞價格體系,導致那些高槓桿的房企們崩潰,這個佔中國經濟四分之一的行業很可能會陷入癱瘓。目前,中國已經有多地政府都出台政策,防止房價過快下跌。

有意思的是,9月14日,恒大發布公告,稱已新聘兩家公司作為聯席財務顧問,共同評估公司目前的資本架構,探索所有可行方案。而其中一家公司,是華利安諾基,這家公司當年曾參與了雷曼兄弟的破產案。華利安諾基,在2020年全球債務困境和破產重組交易規模中,排名位居第一,據報道出來的消息,華利安諾基不會提供資金,主要是給董事會提供建議,包括如何應對債權人的追索,如何讓潛在債權人穩定下來等等。@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採訪:梁欣
粵語配音:Ada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