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引起的移民人群中,不只包括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還有在香港生活了較長時間的大陸「港漂」。他們紛紛放棄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另尋自由之地落腳,前阿里巴巴高級技術人員William,是其中的一位。

William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講述他從北京來香港工作,親眼所見與大陸的不同,深深受到啟蒙與震撼,多年後又回大陸發展,最後留在美國的故事。

他表示,十年前剛踏進香港時,這裏擁有高度自治和現代文明,是非常好的地區,但是沒想到,這麼快一切都被中共毀了。他哽咽道,「實在很不願意相信,東方之珠香港,也已經變成中國大陸的一部份了。」

香港集會遊行 讓他啟蒙與震撼

自2003年起每年一度持續18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是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的重頭戲,但今年民陣表示,不再申請遊行,香港人將自發走上街頭。(余鋼/大紀元)
自2003年起每年一度持續18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是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的重頭戲,但今年民陣表示,不再申請遊行,香港人將自發走上街頭。(余鋼/大紀元)

William表示,他2011年來到香港,後來在中港兩地生活。剛來不久,老闆便帶他去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當時還是挺震撼的,也很好奇,很多事物真的是跟印象中完全不一樣。」

「那一、兩年,中國出了很多問題,包括溫州動車案,死了很多人,然後就被掩蓋掉、不了了之,當時,自己的內心觸動非常大。」

William還記得,2014年雨傘運動時,在金鐘人非常多,「公路上,還有專門開一半的路,讓給行人去抗議」。2019年,「反送中」上街的人更多,「可能從幾萬人,幾十萬人到百萬人都有,當時,我感到非常非常的震撼」。

在香港待了幾年後,因為中國有個不錯的機會,他回大陸工作。「在大陸待了兩、三年,也確實對中共統治下的體制很不適應,所以最終選擇離開。」

2020年初,他帶家人來美國旅遊,遇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兩岸通航出現很多問題,「最後就決定留在美國了」。

憶香港曾經的高度文明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早前在香港律師會周年大會致辭,強調法治及司法獨立並非一個政治概念,呼籲律師要繼續為法治發聲。(李逸/大紀元)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早前在香港律師會周年大會致辭,強調法治及司法獨立並非一個政治概念,呼籲律師要繼續為法治發聲。(李逸/大紀元)

中港邊境的經歷,讓William感觸深刻。他表示,在香港工作時,有很多同事是廣東人,他們不少人每天住在廣東、深圳,上班時過邊境去香港,這樣的生活模式,大家都覺得很滿意。

因為「在廣東,曾經很混亂,特別是家有小孩子的,偷孩子、搶孩子的事情層出不窮。」做家長的,每天都提心吊膽、惶惶不安。「當時我是住在香港,他們基本上會在周末或晚上,把孩子帶到香港來玩,這樣比較放心。」

「在香港帶著孩子,讓他們到處跑、去玩,基本上家長是不用顧慮的。但是在深圳、北京或上海,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唯恐稍不留神,孩子就被偷、被拐了。所以,我覺得香港這種高度的文明,是大家非常嚮往的。」

他直言,十年前的香港「當然是非常好的」,因為她有「基本上的自治」,大家還在一個「非常夢幻的民主」中。「不管中國大陸政策怎麼變,香港50年不變,起碼我們這兩代是安全無虞的。因為鄧小平保證過,有一道防火牆屏障,大家會覺得在香港生活是沒問題的。」

《國安法》

從根本摧毀香港司法和民主

讓他傷感的是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把這一切的美夢都打碎了!「原來覺得,如果在大陸受到一些欺負或打壓,那麼在香港或台灣,你還可以做一個正常人,有委屈可以訴諸法律,有司法的保護。然而,如今中共是從根本上摧毀香港的司法和民主。」

現在機場每天大排長龍等著出境,眾多香港人被迫移民海外,經歷與親人分別的痛苦。「送中(條例)或者這種修例,強行改變香港基礎的法律,把所有的一切都打破了。」他認為,由於香港的淪陷,目前整個中國進入沒有民主的黑暗期。

「現在中國(中共)政府也擔心,香港的外資陸續撤走,中國的經濟可能撐不住,特別是外匯方面的壓力,所以,最近它似乎收斂了,不敢再制定一些相關的法律。但是,我覺得這可能只是緩兵之計,絕不會就此罷手。」他相信,有的香港人現在不是太害怕,是因為真正大陸的很多法律還是沒有在香港施行,「其實只要一個政策變了,肯定很多人都會走的」。

習提「共同富裕」

阿里巴巴投千億支持

大陸電子商務平台拼多多宣布捐出100億人民幣。它的活躍買家已超越阿里巴巴,成為中國電商第一平台。(唐詩韻/大紀元)
大陸電子商務平台拼多多宣布捐出100億人民幣。它的活躍買家已超越阿里巴巴,成為中國電商第一平台。(唐詩韻/大紀元)

8月17日,習近平在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上提到「共同富裕」,第二天騰訊就宣布,捐出500億人民幣助力,9月3日阿里巴巴又宣布為其投入1,000億人民幣。而阿里巴巴今年4月剛被罰款182億,馬雲現在何處都是一個謎。

William在阿里巴巴工作中發現,這個最把價值觀掛在嘴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價值觀卻都是假的,實則為了利益甚麼都可以幹出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更諷刺的是,習近平提出要「共同富裕」,阿里巴巴便豪捐1,000億為其助力,「有種生活在虛幻中,非常的不真實(的感覺)」。「但是我跟很多朋友聊天,大家都說,這就是政治。」

「如果你生活在矽谷、西雅圖,你的公司是微軟、Facebook,這種事情是不可想像的。這其實說明關鍵所在,那就是體制的不同:一家美國的互聯網企業,那可能比市長、議員的影響力還大,因為你非常有價值地提供專業、高收入的就業機會。而任何政治家或者官員,領取的是納稅人的稅收。」

他強調,因為是納稅人的錢養活政府機構,所以應該是人民告訴政府怎麼做,但中共整個顛倒過來。「它是拿了你的錢,卻欺壓你;接著還要告訴你該怎麼做,最後還要你跪下來。其實它就是想摧毀你的所有的信念和尊嚴,到最後讓所有人都無條件地(服從),不可以懷疑政府的決定。」

文革2.0懲治異己

可悲的看笑話群眾

從今年7月「滴滴事件」開始,中共連續整肅金融界、教培界和娛樂界。8月29日,其喉舌「人民網」聲稱,中國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革命」,這被外界稱為「文革2.0」。

William覺得,現在發生的很多事,確實讓人們感到震驚和迷惑,但每一件事又都不算是「新聞」。「如果大家去讀讀歷史的話,會覺得現在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驚訝、也不意外。其實,這跟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是一樣的,就是通過種種鬥爭,搞階級分化。」

中共為了維持其原本就不合理、不合法的統治,動輒清除「階級異己份子」,分期、分批的殺戮敢於說出「皇帝新衣」真相的人們。

對於趙薇等娛樂圈明星,被以「政治原因」封殺,他看到很多朋友聊天時持看笑話的態度,覺得這些明星賺太多錢因而應該被懲治。「但是他沒有想過,懲治是依據甚麼法律?」他覺得這些人比較可悲,「沒有法治意識,自己被中國政府(中共)當作槍使,甚至被愚弄而不自知。其中有些人是不在意,有些人是不了解。」

識破「邪靈」真面目

最後,William提到大紀元的社論《九評共產黨》,首次提出中共是「邪靈」的概念。「我當時以為是一個修辭、一個比喻。但是現在看來,特別是這個病毒,對全世界已經禍害18個月、快兩年了,說這樣的一個組織、政黨是個邪靈,我覺得其實是一個陳述句,一點兒也不假。」

目前,國際社會有識之士已注意到中共邪靈的危險伎倆,不斷收緊套在邪靈頸上的繩索,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引領世界各國對中共實施一輪又一輪的圍剿。在中國大陸,民眾不斷覺醒,抵抗強拆、徵地,各種維權抗議活動風起雲湧,共產邪靈的騙人把戲越來越不靈了。

我們還看到,中共邪靈不甘就此覆滅,還在全球到處搞滲透,試圖將邪靈不斷壯大,從而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但是,邪靈不管怎樣煞費苦心和暴力逞兇,最終會在人們認清它時走向覆滅。正如章天亮博士說的:「共產主義氾濫全球的時候,也就是到了共產主義被人認清和它徹底被清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