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給一些高中生講過一個笑話(青少年人有時很難對付),旨在讓他們看到媒體的偏見是多麼容易製造或左右公眾的同情心。

在巴黎,一個男人看見一頭鬥牛犬在攻擊一個小女孩。他殺了狗,救了孩子一命。記者們蜂擁而至。

一個記者說,「告訴我們你的名字。你的巴黎同胞們將在明天的頭條新聞中歡呼:『英雄把女孩從惡狗口中救出來。』」

「但我不是巴黎人。」那人回答。

「不用擔心」,另一位記者說,「當他們看到標題時,所有法國人都會微笑:『英雄把女孩從惡狗口中救出來。』」

「但我不是法國人。」那人說。

第三個記者回答,「那麼整個歐洲都會……」

「但我不是歐洲人。」那人打斷道。

「你是哪裏人?」

「以色列人。」他說。

第二天的美聯社標題是:「以色列人殺了小女孩的狗。」

高中生們笑了,我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我接著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證明這個笑話只是對現實的輕微誇大。在前不久,一名恐怖份子在耶路撒冷的一個輕軌車站駕駛汽車撞向人群,撞死了一名3個月大的嬰兒和一名婦女,然後逃走。警察追趕他,最終槍斃了他。

據美聯社報道,「以色列警察在東耶路撒冷開槍打死了一名男子」。標題後來改為「汽車撞向東耶路撒冷火車站」。直到社交媒體抗議才迫使美聯社給出了一個負責任的標題:「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車站殺死嬰兒」。

8月15日,《多倫多星報》(the Toronto Star)重新發表了美聯社7月關於加沙(Gaza)兒童困境的報道。故事主要源於哈馬斯和以色列最近的衝突。讀者痛心地看到,一個驚恐的孩子從被炸毀的建築物的瓦礫中被救出,帶著血和傷,其他孩子因家人和朋友的死亡而遭受精神創傷,以及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報道中照片所展示的悲傷兒童受到巨大驚嚇的表情,深深打動了讀者。

但是,正如媒體監視組織「誠實報道加拿大」(HonestReporting Canada)在對這篇文章的批評中指出的,這篇三千多字的文章沒有任何細節,也沒有「相關背景」幫助加拿大讀者了解阿拉伯-以色列衝突的複雜性。從美聯社的文章中得出的明顯結論是,哈馬斯對這些悲劇沒有責任,但以色列是無情的和不道德的。

沒有人比美國-以色列記者馬蒂‧弗里德曼(Matti Friedman)更能揭露媒體對以色列的偏見(主要是來自美聯社的偏見)——他2006年至2011年為美聯社工作。2014年,在加沙-以色列衝突之後,弗里德曼為《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寫了一篇題為「媒體對以色列的看法」的專題文章,以及另一篇在線雜誌「Tablet Magazine」同一主題的長篇文章《地球上最重要的故事內幕指南》。

他的基本論點是,無論真實情況如何,「加沙的大多數記者都認為他們的工作是記錄以色列針對巴勒斯坦平民的暴力。這就是(媒體關於)以色列故事的要點。」

弗里德曼在美聯社任職期間的個人觀察揭示了這一點。在此期間,有40名美聯社工作人員負責報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新聞,人數超過駐紮在中國、俄羅斯、印度、「阿拉伯之春」國家以及所有50個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工作人員總和。

2013年全年,以巴衝突造成42人死亡(基本上和芝加哥每月兇殺率持平;2013年,耶路撒冷的暴力死亡人數低於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在敘利亞內戰爆發前,敘利亞只有一名美聯社的特約記者。儘管在這之前的三年中,敘利亞暴力奪去了19萬人的生命,比上個世紀以色列和阿拉伯的衝突還要多。

弗里德曼說,美聯社在以色列的工作人員很快就學會了文章發表的規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腐敗?分社社長告訴弗里德曼,這「不是故事」。然而,以色列的腐敗問題卻被全面報道了。弗里德曼指出,從2011年11月8日到12月16日,美聯社有27篇關於「以色列社會道德敗壞」的故事,平均每兩天就有一篇。這七周的統計數字高於美聯社在這之前三年關於巴勒斯坦社會(包括哈馬斯)的重要批評性報道的總和。

2015年在英國-以色列通信和研究中心在倫敦舉行的年度晚宴上,弗里德曼在題為「媒體對以色列偏見的意識形態根源」的主題演講中指出:「猶太人對阿拉伯人的仇恨是(值得報道的)故事,而阿拉伯人對猶太人的仇恨不是……西岸定居點(被炸毀)的100棟房子是(值得報道的)故事,而走私到加沙的100枚火箭彈不是。」

他說,以色列總理2009年向巴勒斯坦總統提出的和平建議根本不被允許報道。

哈馬斯審查現場記者的所寫所攝。記者們服從,因為他們有理由害怕報復,如果他們無視哈馬斯的警告的話。弗里德曼承認,作為美聯社的編輯,他曾「親自刪去了一個關鍵細節——哈馬斯戰士裝扮成平民,並且在死亡人數中算作平民」。他這麼做是因為哈馬斯對記者的威脅。

弗里德曼說,事實上,來自阿拉伯方面的信息太不可靠了,巴勒斯坦人更喜歡來自以色列的情報。

以色列《國土報》(Haaretz)的一名記者曾詳細報道過哈馬斯計劃對法塔赫(Fatah)領導人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發動的政變。這是以色列國內安全部門新貝特(Shin Bet,以色列國家安全局)發現的,並移交給阿巴斯。當阿巴斯因接受以色列情報而受到哈馬斯領導人哈立德‧邁沙阿勒(Khaled Meshal)的譴責時,他回答說:「我相信以色列的報道。」

《聖戰者哈馬斯憲章》(jihadist Hamas Charter)號召摧毀以色列,並拒絕與猶太人和平共處的任何可能性。而這些,在弗里德曼為美聯社工作期間,從未在報道中被提及過。人們可以理解為甚麼。哈馬斯的哈里發夢想與塔利班的夢想沒有甚麼不同。

美聯社報道中的孩子是無辜的,但那些引發這些創傷性事件的哈馬斯成年人絕不是。

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很久以前就確立了說服力的基本原則:可信度(ethos)、邏輯性(logos)和感染力(pathos)。可信度是建立你就一個主題發言的權威;邏輯性是邏輯的論點和證據,提出你的觀點;感染力是在文章裏舉一個能被切身感受到的例子,以調動讀者的情緒。一份值得信賴的報告應該具備這三個要素。

《多倫多星報》的報道重現了美聯社的特點:既缺乏可信度,又缺乏邏輯性,只有煽情。它以一種不嚴謹的態度,利用兒童的痛苦來煽動讀者對哈馬斯作為受壓迫的受害者的同情,以及對以色列作為壓迫者的仇恨。這種偏見表明,《多倫多星報》是編造這個以色列人、鬥牛犬和小女孩笑話的厚顏無恥現實版的共謀。#

作者簡介:

芭芭拉·凱(Barbara Kay)自2003年以來一直擔任《國家郵報》(the National Post)的每周專欄作家,並為其它出版物撰稿,包括ThePostMillennial.com、《加拿大猶太新聞》(Canadian Jewish News)、《奎萊特》(Quillette)和《多切斯特評論》(The Dorchester Review)。她是三本書的作者。

原文:「Media Bias Against Israel Is Entrenched and Runs Deep」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