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美中經濟及安全審查委員會召開了聽證會。在聽證會中,前港大法律系教授,戴大衛(Michael Davis)說到,港版國安法,是代表了一種對香港自治、法治及基本自由的包羅萬有的威脅。正因如此,他認為港版國安法,是對言論自由及政治反抗的正面打擊,也促請美國政府為香港人逃離暴政。

筆者還記得清楚。香港還未正式「淪陷」前的數年前,曾經與Davis在港台早上英文節目Backchat,談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香港人對民主與自由的盼望。時光又再「快閃」到現今的香港,港版國安法實施下,香港全部公民社會,專業界別,差不多一一「淪陷」了,港人被扣押,也有不同的原因。香港真正進入了「政治恐怖」時代。

在這樣的巨大壓力下,第一線爭取民主自由的抗爭者,其實也是最愛香港的不同界別人士,受到最嚴重的打壓,隨時失去十年八載的人生光景。被重點指責的,可能面對終身監禁。第一線的抗爭者,黎智英、戴耀廷教授及黃之鋒,為香港的自由,可能要作出殉道。殘酷政權,用不同的形式,確實把香港最優秀的人士「埋單」了;香港真的很像大陸。

每一次香港變得更差,筆者聯想起,數年前兩度上書北京,「對中國共產黨的十大訴求」,講到必須真真正正把基本法的精髓落實,不能夠偷換概念,從而落實鄧小平一國兩制1.0版本,直到2047年,真的50年不變。捍衛香港的言論、新聞、編輯、集會、宗教、創作及其他基本法與國際公約所賦予的自由,是「十訴求」其中一項重要環節。筆者今天重提,這方面為何重要:

香港能擁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因過去幾代人的努力不懈之外,擁有一個多元化的自由社會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各國企業來港發展的其中一個原因亦是因為香港擁有普世公認的自由價值,各種營商及資訊流動自由不受限制。金融業的發展,更是全賴資金及資訊的自由流通才能得到以成功。如上述各方面的自由受打壓,香港這世界經濟奇蹟故事就很難繼續寫下去,外國投資者對香港甚至中國大陸投資營商的信心亦會減弱,對中國整體經濟發展及開放改革也會造成難以估計的負面影響。中央及特區政府必定要切實地保障香港現有的各種自由,不應以任何政治原因而去收緊打壓香港這個百多年來享負盛名的自由之都。

今天不同的領域,也一一倒下。多個宗教,特別在特首選舉委員會當中,也一一被「馴服」了。電影要被審查,也即是說,漫威英雄(Marvel Comics)當中,如果涉及「危害國家安全」、侮華等「嚴重罪行」,也可能全部不得再在香港出現。香港曾經的「自由及經濟奇蹟」,也可以說,是完全變為歷史了。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制度,選出一個有認受性的政府,搞好一國兩制下半場,不但沒有出現,也百分百,成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