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管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 PCAOB)官員表示,美國需要做出行動,要麼任由中共繼續它那套規則,或者堅持立場,將審核作為中企繼續在美上市的條件。

前PCAOB官員、現任King & Spalding律師事務所顧問沙斯瓦特‧達斯(Shaswat Das)周三(9月8日)出席國會常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的聽證會。

他介紹說,他在PCAOB任職期間,美方曾努力爭取達成一項協議,即在PCAOB註冊的中國公司審計報告會交由美國審查。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統計,PCAOB每三年對超過40個司法管轄區的二百多家非美國審計機構進行檢查,但在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卻無法做到這一點,而那裏卻是德勤、安永、畢馬威和普華永道這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一個巨大市場。PCAOB也不能在未經中共相關部門批准的情況下審查中國境內的審計文件。

中共逃避美國監管 一直玩另一套規則

達斯在聽證會上說:「中國似乎滿足於繼續利用美國資本市場的資金,只要我們按他們的規則行事,在許多情況下,(允許他們)用一錢不值的紙鈔來換取美元,並且不允許中國公司的審計接受PCAOB對所有其它在美國交易所交易的公司的審查。」

中企一直主要利用可變資本結構(VIE)在美上市。他表示,過去20年,可變資本結構對中國公司來說是一個有用的海外上市結構,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其大部份價值是能夠逃避美國對中國公司的審計等措施。

但隨著美國開始正視這些問題,中共感到「價值」受到威脅後,VIE結構對中國的吸引力也已經大大降低。因此,中共7月初開始啟動一輪中企海外上市的打壓活動,引發全球股市震動。

呼籲美國政府行動 「無視是最糟糕的選擇」

另一方面,達斯認為,允許中企利用VIE在美上市也讓美國陷入了一個困境。

「數以百萬計的美國投資者持有他們認為的、對中國公司資產的債權的頭寸,但這些公司只不過是空殼公司。(中企)退市將導致投資者的巨大損失。」他說。

達斯呼籲,美國政府不要無視這個問題,因為無視「可能是最糟糕的選擇」。

「美國需要做出一個決定。我們要麼允許中國繼續按照它那套規則行事,或者堅持我們的立場,堅持審核作為(中企)繼續在美國上市的條件。」他說。

他表示,隨著《追究外國公司責任法》和特朗普總統行政令(經拜登總統修訂)的頒布,禁止美國人購買或出售某些資助中共國防部門的股票,美國似乎終於準備好堅持自己的立場。

達斯建議說:「雖然這個問題不是與中國監管機構脫離關係的理由,且應該繼續進一步嘗試通過談判解決這一僵局,但美國監管機構應當按照規定,以最快的速度實施《外國公司問責法》。

「如果沒有這個槓桿,或者退市的前景,任何談判肯定不會有結果;畢竟,在美國市場上市仍然具有影響和聲望,因為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最深、流動性最好的市場。」

同時,達斯也警告說,如果美中雙方拒不做出重大讓步,未來任何有關美國的公司審計檢查談判都可能不會成功。

預計中企從美退市 轉戰香港會很糟糕

如果中企從美國退市,是否會湧入香港股市?達斯說:「香港股市會是美國市場的一個糟糕替代品。雖然許多中國公司可以而且確實在香港上市,但大規模的上市遷移到香港會限制一些美國投資者的進入,進而限制新資本的新發行。」

但是中共一定會將中企從美退市當成正面宣傳來引導輿論。達斯表示,他贊同知名做空公司渾水CEO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的判斷,如果中國公司在美國強硬退市要求生效前就基本離開,那麼中共會在國內宣傳說,「中國公司離開美國是出於實力,而不是被趕走。」

中共網信辦權力快速擴張

達斯還介紹了他觀察到的中共網信辦權力擴張。「網信辦自2011年成立以來一直都在起作用,但只是最近才產生超出尋常的影響力。它由習主席主持的中央網絡事務委員會管理,它最近的突出表現讓人感覺,習主席現在對數據安全(或許更準確地說,是數據控制)有多重視。

「誰是監管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監管者來說,甚麼重要。網信辦最近的升級發出了一個明確信息,對中國來說,數據安全勝過經濟利益。」他提醒說。

達斯說:「雖然中國(中共)關心經濟實力,但它也關心面子、安全,以及最重要的控制權。在他們看來,如果能更好地保護符合其威權社會的價值觀,他們似乎願意犧牲從美國上市中獲得的金錢收益。」#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