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2日,澳門舉行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將直接選舉產生14位議員,按社團選出12名議員,行政長官在選舉結束15天內委任其餘7名議員。新一屆澳門立法會33議席中,將不再有任何民主派議員。

在台進修的澳門傳媒人、《愛瞞日報》前副社長崔子釗日前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他從在澳門辦網媒到在台灣讀書,多年來看到台灣整個自由氛圍,跟港澳的差別越來越大。他表示,現在澳門的民主派都被DQ了,遊行集會也被禁止了,一些澳門人因此移民到了台灣。澳門還有逾10萬人擁有葡萄牙護照,「他可以去歐洲任何一個國家,工作、留學都是沒有問題的。」

中共近來推行港澳和廣東的「合作區」,他認為,一方面它要借助港澳民事和商事的法律優勢,吸引外商投資,發展大灣區;另一面卻是「魔鬼隱藏在細節中」,在合作區涉及治安、刑事和國安的案件,會直接套用大陸法律,最終目的是將港澳完全與大陸一體化。

辦《愛瞞》親見澳門自由收窄  報道「民間公投」險遭起訴

「一開始我搞這個媒體的時候是沒有問題的,我要批評任何的官員,我要怎樣罵政府,甚至我有說很多跟中國有關的事,批評中共,都完全沒有問題。」「因為大家很多人、包括我都認為澳門是『一國兩制』的地方,我還有言論自由。」

但是到了2014年, 澳門發生了1989年六四遊行之後最大型的「反離補運動」,成功使得政府撤回了「高官離補法案」,「它(法案)包括那些高官離職、卸任了之後可以獲得一大筆金額的津貼,以及行政長官退任了之後都可以刑事免責,這是一個很惡的法。」

同年澳門特首崔世安要爭取連任,澳門民主派搞了一個民間公投活動,進行民意調查,「澳門沒有普選這個事情,但是希望市民也可以參與,就崔世安連任去表達一些意見。」結果澳門政府開始大肆打壓這個活動,「那個時候當然沒有講到國安這個概念,它說違反了《基本法》,很嚴重,對澳門憲政有衝擊。」

崔子釗在《愛瞞日報》報道民間公投活動,引起了很多人關注這件事,結果他與一個實習生被澳門司法警察帶到了警察局,「司警有一張像片,就說支持民間公投有司警的標誌,他就說我盜用司警的標誌。」「甚至說要控告我,我在那裏被扣留了一晚。事後差不多隔了一年,我才收到檢察院的通知,說這件事已經歸檔了,沒有再告下去。」這件事令他開始感受到,在澳門人身自由可能會受到威脅。

《愛瞞日報》前副社長崔子釗:這是以前出版過的《愛瞞日報》紙本,愛瞞有向澳門新聞局登記半年刊,每半年會出一期紙本,這是因為澳門不承認網媒。(崔子釗提供)
《愛瞞日報》前副社長崔子釗:這是以前出版過的《愛瞞日報》紙本,愛瞞有向澳門新聞局登記半年刊,每半年會出一期紙本,這是因為澳門不承認網媒。(崔子釗提供)

他還看到,澳門人並非不反抗,到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其實讓澳門的一些年輕人覺醒了,但澳門當局馬上用荒誕的理由禁止了澳門學生們將進行的聲援港人集會。「澳門政府很害怕香港那種運動風氣會蔓延到澳門,所以它用一個更加高壓的手段。」「它當發現有這個思想萌芽的時候,就儘快去撲滅。」「那個集會的發起人,全部都是一些素人,沒有政黨背景的學生、年輕人。他們甚至之後都是持續被當局騷擾的。」

「還有2019年習近平來澳門,我認識不少的民主派人士或者一些記者,其實在習近平來澳門前夕被要求離開澳門,『被旅遊』一段時間。」

澳門今年又首次以「顛覆國家政權」為由禁止了六四集會,「現在澳門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政治上的自由空間,民主派基本上已經是完了,其實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他又認為公民社會的自由度不斷地被收緊,尤其是這兩年更為加劇。

澳門中聯辦用軟招搶佔媒體市場

崔子釗觀察,在媒體方面,澳門一直以來與香港不同,中共沒有用文匯、大公這種硬的手段,而是用一些軟性招數搶佔份額,「它看到我們《愛瞞日報》這些反對政府的媒體在網絡上發展的這麼好的時候,澳門的中聯辦就命令澳門其它的媒體,去搞好網絡媒體這個工作。」

「所以後來看到澳門的主流媒體,包括《澳門日報》、澳廣視,其它的一些小報也好,它們都很積極的去搞網絡媒體,想將這個網絡(影響力)上升。」

他透露,到今天為止,澳門敢反對政府的只是一些少數網媒,因為澳門的媒體生態相當狹窄,大部份都是親建制、親政府的傳媒,又受到政府的資助,「政府每年都會給一筆(資金),基本上它們的營運費用是由政府出的,使他們不敢太過於批評政府,所以整個生態慢慢地就收窄了。」

橫琴、前海「合作區」 將港澳陸一體化

中共9月5日公布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方案,在合作區實行「雙主任制」,廣東省長、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合作區管委會主任;澳門主導經濟,廣東主導社會管理。9月6日,中共又公布了連通深圳與香港的「前海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方案。

崔子釗認為,這些合作區是鋪平港澳將來真正回歸中國、過渡到與大陸完全一體化的緩衝帶,「它裏面目標、指標是非常明確的,當澳門移交中共35周年的時候,就要達成一些目標了。」

「以往只不過是一個關卡隔開,過去就是中國,這邊就是香港和澳門。現在有更加廣闊的緩衝地帶,由香港、澳門和廣東省,一起去管橫琴和前海這些地方。開始將中國的一些制度和澳門的一些制度混合,慢慢地將它趨向同化。」

他認為,橫琴已經發展了差不多十年,但在大陸制度下沒甚麼起色,這個方案也是想幫澳門走出「產業單一」的困境,為建「大灣區」謀新出路。「它要借助港澳的法律制度,尤其是民事和商事的法律,吸引外資到這個區域投資;它也設了關稅優惠,當一些產業來到琴澳區做一些加工之後,就可以免稅的方式進入大陸。」

另一方面,合作區的管理,包括國安、治安、刑事和中共黨的建設,全部按照中國大陸的法律和制度。「如果在這個區犯事的話,或者你做一些中共不喜歡的事情,它就可以直接用中國的法律去對付你了。」

崔子釗強調,在合作區涉及國安的案件,會直接套用大陸法律,而不是用澳門的「國安法」,「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魔鬼通常都是存在這個細節裏面。」

「現在基本上港澳民主派已經被清除得七七八八,它下一步就是令到港澳一般的市民,對這些政治的事更加冷淡,最終目的就是用各種手段,令到港澳人的思維跟大陸人趨同。」

崔子釗預計,港澳人如果對政治冷淡之後,中共搞這些新區會更加暢通無阻;目前合作區上網基本不用翻牆,但慢慢就會不斷的向大陸過渡和變化,「最終目的就是令到港澳都是趨向跟大陸城市一樣。」@

節目播出:9月9日
文字更新:9月13日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