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務院9月6日宣布《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將前海深港合作區面積擴大7倍至120.56平方公里。此前一日,當局也頒布《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評論認為,中共希望將香港的金融服務引進深圳,但是難以複製一個國際金融中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7日)表示,前海方案會為香港專業服務界提供更多機遇,並為香港經濟增添動力,特區政府會積極參與。當被問到為何前海由廣東省、深圳市主導,沒有提及香港角色,林鄭表示香港有就方案提出意見。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則稱,前海與香港「錯位發展」,香港在金融業上仍有優勢。

時事評論員石山表示,前海合作區成立的目的,是中共為了複製香港的國際化金融服務,很明顯是要取代香港,想要建立一個自己能控制的金融中心。

「共產黨不放心,香港外國勢力這麼多,香港的金融服務、銀行、金融業差不多七成與外資有關。」石山說,對於中共來說,香港如同一座舊樓,改建不如拆遷,尤其是中共的管理社會的方法,最簡單就是把舊的打爛,造一個新的。如果前海可以建成金融中心,與香港是直接競爭的關係,中國大陸資本沒有必要經過香港,香港就不再有金融中心了。

石山說,中國大陸過去的經濟就是複製香港、台灣的道路,首先搞代工貿易,讓香港商人讓大陸設廠。如今中共又想再來一次,將香港的金融服務行業搬到大陸。不過,石山強調,金融中心不只是簡單的金錢倉庫,金融服務不僅是技術、文書,需要制度的配合,尤其是公平的司法與開放的資訊。

他舉例說,如果仲裁公司、資訊公司不能獨立運作、而是受政府控制的,那麼私營企業如果與國企有糾紛的時候,就會擔心這些機構會否偏幫國企,甚至將自己公司的資訊轉手給競爭對手。「當你因大規模資金與人糾紛,會不會被自願旅行到其它地方,會不會被人用輪椅從酒店帶走?」他指,「如果不是一個獨立的、超然地位的,不是市場經濟的,不是獨立司法的環境,全部有很多問題。」

中共國務院頒布的「前海方案」,在有關「對外開放」部份,特別強調「在不危害國家安全、風險可控前提下」,對港澳擴大服務領域開放。石山說,「香港人看『國家安全法』就知道,你不可以講很多,不可以做很多事」。

究竟前海能否成功,石山認為,數字上來講可能有成績,目前很多資本從外國回到中國大陸,但他不覺得前海能夠成為金融中心與科技創新中心。

財經評論人士王劍在YouTube節目「王劍每日觀察」中分析,當局要在前海發展高端服務業,即搶去香港的生意,「這十年能搶到的就搶到了,搶不來的也搶不來。」他又指,前海發展的誘因並非產業而是房地產。他解釋,服務業與製造業不同,並不需要將產業鏈聚集在同一區域,例如銀行在金融區,律師在寫字樓。企業之所以願意來到前海,主要是因為前海的土地值錢。

王劍續說,現在的情況則不同,深圳的房地產開始退潮,前海的寫字樓空置率超過四成。王劍認為,前海方案的政策並不具備實際內容,唯一實際性的就是擴大面積,「現在問題是前海的房子、前海的寫字樓空置率這麼高,你把面積再拉大,房子死得更難看。」

市場機構第一太平戴維斯今年7月發布2021年二季度深圳房地產市場報告,顯示深圳甲級寫字樓租金已連續下跌11個季度,深圳甲級寫字樓平均空置率為26.4%。

多個開放區爛尾收場

在2017年,中共宣布在河北設立國家級「雄安新區」,稱之為「千年大計」,炒樓客蜂擁而至,將樓價從每平方米4千人民幣炒到4萬,直追北京、上海。然而,4年多來雄安新區大規模建設未啟動,街道冷冷清清,外來人員紛紛撤離。今年7月,中共發布條例,把雄安從國家級項目降格為地級新區,被認為將一塊燙手山芋拋給地方政府。

中共在80年代成立海南經濟特區,最終催生出房地產泡沫。去年中共再次宣布在海南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並計劃在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

王劍分析,「政策經濟」在改革開放初期有意義,因改革開放的實質是放權。當局允許這個地方掙錢,其它地方都不能幹,政策因此有含金量。在2000年之後,國內的政策已經變成所有人都有的普惠政策。他形容,近兩年政策經濟主要是「發帽子」,給你「自貿區」之類的頭銜,產業政策就是直接給錢,錢到了「關係戶」手中,浪費了大量政府資金,也無法帶動經濟。◇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