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香港潮人盂蘭勝會,每逢黃曆七月,香港各區都有規模不一的活動。疫情下舉辦盂蘭勝會不易,在資金短缺、場地限制、疫情不穩的情況下,如何舉辦和傳承,是一大問題。以西貢區第67屆盂蘭勝會和旺角潮僑第52屆盂蘭勝會為例,在內地戲班不便來港,人力、財力短缺的情況下,如何發揮港人智慧,齊心協力傳承歷史悠久的盂蘭文化,亦是今年的一大挑戰。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會董胡炎松,觀察到近一兩年在疫情影響下,各區盂蘭活動簡化甚至取消,他感到有些隱憂。對於在盂蘭文化層面上的推廣、記錄,舉辦導賞團和邀請年青一輩參與活動,他認為這是另一種形式讓公眾了解盂蘭的文化意義和內涵:「年青一代對於傳統精神信仰應了解背後的傳統意義,如博愛、包容等普世價值,了解到這個文化,再繼續傳承下去。」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會董胡炎松(左)和樂於考察戲劇文化的司徒永德對談,探討今年香港潮人盂蘭勝會在香港本地的傳承。(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會董胡炎松(左)和樂於考察戲劇文化的司徒永德對談,探討今年香港潮人盂蘭勝會在香港本地的傳承。(陳仲明/大紀元)

潮屬街坊:怎樣辛苦都要做盂蘭

居住在西貢鹿尾村的潮州人和海陸豐人於50年代初合辦盂蘭勝會,進行至第四屆後便分開舉辦,舉行時間、科儀有所不同。海陸豐人一般在黃曆七月初六至初七舉辦,以鶴佬喃嘸師傅做法事為主,潮州人的盂蘭勝會為期三日,一般在黃曆七月廿七至廿九日舉行,由潮州佛社以佛教儀式主持,會搭建多個竹棚舉行儀式,並邀請戲班公演潮劇。胡炎松在西貢長大,自小跟父親參加盂蘭勝會,亦十分重視這一傳統。

辛丑年西貢區盂蘭勝會請神安爐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辛丑年西貢區盂蘭勝會請神安爐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許多活動的安排,去年的西貢區盂蘭勝會規模縮小,亦未能請到戲班前來,只進行簡單的拜神和燒衣儀式。今年同樣面臨挑戰,胡炎松參與潮屬街坊會議時表示:「如果盂蘭勝會今年繼續不做,往年再做難度就會更高了,另一方面,疫情下對於西貢潮屬街坊來說,也希望精神得到安撫,社會有疫情的時候,最好是搞盂蘭的。因此在街坊開會時,大家幾乎是一致決定,怎樣辛苦都好,今年都要做盂蘭。」在場地方面,他們使用的亦非康文署的場地,而是位於鹿尾村路的休憩公園,是西貢公路拓展計劃的一部份,只要建築公司同意借出便可。胡炎松說:「大家都跟足防疫措施,希望今屆盂蘭能順利舉辦。」

辛丑年西貢區盂蘭勝會一連三日在西貢鹿尾村舉辦。(陳仲明/大紀元)
辛丑年西貢區盂蘭勝會一連三日在西貢鹿尾村舉辦。(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均認為,盂蘭節不能沒有潮劇,因過去都是從內地請潮州戲班,今年無法實現,於是決定邀請玉梨春潮劇團公演鐵枝木偶戲,這是繼2013年後,第二次上演木偶戲。胡炎松表示,今年活動獲得華人廟宇委員會贊助,還設有文化推廣活動,如紙紮工作坊、盂蘭導賞團等,是給公眾認識盂蘭勝會的好機會。另一個活動「總理體驗課」是給大專院校學生認識從籌辦到舉行盂蘭勝會活動的機會,有3位學生參加,從參與前期準備工作到舉辦,他們可以全程觀察並參與,也是培養下一代認識盂蘭這一傳統文化的機會。

玉梨春潮劇團在西貢區盂蘭勝會期間公演鐵枝木偶戲,是繼2013年後,第二次上演木偶戲。(陳仲明/大紀元)
玉梨春潮劇團在西貢區盂蘭勝會期間公演鐵枝木偶戲,是繼2013年後,第二次上演木偶戲。(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區盂蘭勝會在現場舉辦多場紙紮工作坊。圖為學員即場製成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區盂蘭勝會在現場舉辦多場紙紮工作坊。圖為學員即場製成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首次集合香港五代潮劇人員的演出

旺角潮僑第52屆盂蘭勝會,邀請香港新天藝潮劇團一連三晚,共上演11場潮劇折子戲,集合了五代潮劇人員做台前幕後的企劃和演出。(陳仲明/大紀元)
旺角潮僑第52屆盂蘭勝會,邀請香港新天藝潮劇團一連三晚,共上演11場潮劇折子戲,集合了五代潮劇人員做台前幕後的企劃和演出。(陳仲明/大紀元)

8月17至19日在大角咀詩歌舞街遊樂場舉辦的旺角潮僑第52屆盂蘭勝會,邀請本地戲班老師傅一連三晚共上演11場潮劇折子戲。今年的演出由於沒有內地戲班,香港新天藝潮劇團集合了五代潮劇人員做台前幕後的企劃和演出,是三十年後首次再聚首,頗為難得。

司徒永德是一名「戲迷」,每逢傳統節日、誕期,有戲看就有他的身影。今次香港新天藝潮劇團公演,亦少不了他到場觀摩:「今次的演出沒有全本戲,只有折子戲,本地戲班需要五代同堂集合,也凸顯了潮劇承傳的人手問題。」胡炎松感嘆,本地戲班能夠在今年成功公演不是易事,特別是面臨巨大的經濟壓力,在資金、人才短缺的情況下,能夠完成演出,靠的也是一班有心人齊心協力。

*********

談到香港潮人盂蘭勝會的未來,胡炎松和司徒永德都認為籌款是各會面臨的一大問題。胡炎松分析:「疫情對經濟衝擊很大,很多捐款的善信是做生意的,經濟不好對他們有影響。我也跟很多盂蘭會的人談過,最大問題就是籌錢,有些地方籌錢不是那麼容易的。若盂蘭勝會可以重新恆常化,要疫情很穩定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