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香江北岸小區正在發生暴力驅趕住戶的事件。該小區居民向大紀元表示,該事件由官方操作,官方以「公租房」為由清退持有合法租賃合同的住戶,公然違約;黑保安暴力手段惡劣,而警方卻稱「朝陽區政府已經放話,警察不管」。

香江北岸小區位於北京市朝陽區崔各莊,從2015年開始通過「以租代售」的方式出售房屋,目前有兩千多住戶。「以租代售」是指開發商與租房者簽訂租賃合同,期限20年,租房者通常一次性繳納部份或全部租金;合同期內,租房者可以購買房產,所交租金抵消部份購房款。

今年8月,香江北岸小區的居民被告知「清退」,理由是該小區是「公租房」,「『以租代售』違反規定」。崔各莊政府經濟辦成立了「清退組」,隨後由朝陽區政府接管,該小區內出現「保安人員」,對住戶進行暴力驅趕。

大紀元記者9月6日從該小區居民那裏獲悉,該小區的開發商是朝陽區崔各莊官方下屬的三家企業——農工商聯合會、立根公司,外加中鐵,2015年「以租代售」的時候,官方並未說明是公租房,租賃合同上寫明「20年合法租賃權,20年後無償續租」,2018年進行了一次清退,D座已經被清空。

小區住戶趙先生和陳女士都向記者表示,律師明確告知住戶,租賃合同是有效的。他們還表示,此次清退是以「公租房」為由,但官方拿不出文件,網上也沒有公示相關信息。

針對此事,大紀元記者先後致電北京市朝陽區政府辦公室、崔各莊政府辦公室、崔各莊經濟辦、崔各莊農工商聯合公司辦公室,以及多位清退組工作人員,但對方有的無人接聽電話,有的拒絕回答或稱不知情。

小區住戶:要求按合同來賠償

對於官方稱清退會給業主補償,趙先生9月6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賠償金額既不合理,也涉嫌違約。

他說:「我們問過清退組的人,它按照的是2015年買房時五年期銀行存款利率3.6%來計算的,這個對於所有的業主來說都是不認可的。你說你按銀行的一個普通存款利率來給我們補償,這是完全不對的,按這個利率,沒有人會把100萬的錢存在銀行裏,對吧?」

「很多業主只有這一處房,有的近期還花了很多錢裝修,現在給的補償連裝修的成本都不到,而且現在這裏的房價大概是一平米四到五萬元。」他說。

「當時的租賃合同中規定違約一方要賠償對方200%的金額,但是,立根公司和清退組一直跟我們強調,他們不認那個合同。」趙先生說,「合同是他們自己跟我們簽,現在不認?他只是不想賠我們那麼多錢。」「現在他們不談,說就這樣。」

「我們現在的訴求就是,按合同來賠償。」趙先生說。

他透露,除了「以租代售」買房的業主,小區裏還有租戶,也飽受損失,「租房的(租戶)都是押一付三。」押一付三是指押一個月房租的錢作為押金,再付三個月的租金,少數人以季度或者年為單位。

「黑保安」暴力清退

趙先生對記者表示,香江北岸小區目前的情況是:小區內的「保安人員」正在進行暴力清退,政府部門和警方對此事一律不管。

他說:「現在『保安』正在使用暴力,手段非常惡劣。比如有一個小女孩,他們把這個小女孩強架出來了,然後把屋裏的東西全部清走,扔在門口。」

「保安在樓道裏放火,被業主家的貓眼錄像頭全部拍下來了,他們就各家撬貓眼,開始檢查哪家有智能貓眼,有人家敲門不給開的,他們就把貓眼撬掉,我家的就被撬了。」

北京朝陽區香江北岸小區暴力驅趕住戶。(微博截圖)
北京朝陽區香江北岸小區暴力驅趕住戶。(微博截圖)

北京朝陽區香江北岸小區暴力驅趕住戶。(微博截圖)
北京朝陽區香江北岸小區暴力驅趕住戶。(微博截圖)

北京朝陽區香江北岸小區暴力驅趕民眾(微博截圖)
北京朝陽區香江北岸小區暴力驅趕民眾(微博截圖)

陳女士對記者透露,8月份一個月內,該小區被縱火四次,「黑保安把樓道裏的垃圾點著了,都被錄下來了,這裏還經常停水、停氣,各樓層輪流停,還偷偷把人家的水閘給關了,甚麼事兒都幹。」

她說:「暴力清退天天在發生,昨天救護車已經拉走兩人了,目前不知道怎麼樣了,就是因為他們用劣質膠在樓道裏帖大字報,有好多人有哮喘,對這個氣味特別敏感,有一個老太太不讓他們帖在家門邊上,他們根本不聽,雙方就爭吵起來,老太太就暈過去了。」

她還表示:「他們對待我們就是滅絕人性。今天下午A座3單元一個老太太,近80歲了,是聾啞人,患高血壓,就被工作組的人活活地釘在屋子裏面,把門鎖給破壞了,他老伴兒遛彎兒回來進不去屋了。報警時,崔各莊派出所的警察說,香江北岸邊所有住戶的門,他們工作組可以隨便釘、隨便鎖,屋裏無論出了甚麼大事,都是清退組來負責,警察不管,說朝陽區政府已經放話了,開鎖公司不准給開門、換鎖,要是想開鎖,就去跟工作組簽協議,把房子交給他們就給開。」

住戶:政府要用這塊肥肉賺大錢

陳女士對記者說:「他們為了搶房,連我們的死活都不顧了,警察的意思就是,出了人命不怕,有工作組擔著,背後可能有更大的有權的人在操縱,因為這是一塊肥肉,這裏周邊的地價比較高了。」

「現在就是要把老百姓攆出去,他們不管我們是否合法持有居住權,就是要斷你生路,而且是政府撐腰的,背後肯定有更大的勢力在支持他們。」

陳女士還向記者透露,2018年清退了該小區D座,但至今無人入住,「他們清退出來後,應該把需要居住的人安排進去呀,但是一直空著,北京這種房子特別多,都在政府手裏控制著,老百姓沒房住。」

「他們(政府)沒錢的時候,利用賣房把老百姓手裏的錢收走了,等這個地段升值了,他們又想賺錢,就利用各種特權把你轟走,他們再利用這個房子。」她說,「你去找他們(政府)談,他們是出了門的老賴,他們就是劣跡劣跡斑斑的,你說你與虎謀皮,能把這個皮謀下來嗎?現在就沒人相信它。」

趙先生也表示:「大家都知道這個事,其實他們是相互勾結的,因為從整個企業背後的連帶關係是可以查到,立根和農工商公司都是屬於鄉政府下面的企業,這塊地的產權是農工商的。」

大紀元記者致電朝陽區崔各莊政府熱線(綜合辦),對方稱:「農工商聯合公司是鄉里的農村集體企業,這個房子屬於公租房,不能租賃的,應該由公租房(管理部門)統一出租的」,「合同不太清楚」,該人讓記者去諮詢經濟辦,拒絕提供清退組的電話,並否認有暴力清退情況。

記者致電崔各莊經濟辦,接電話的女士稱:「你的問題,我解答不了。」

記者致電8位清退組工作人員,5人未接聽,兩人接聽後拒絕回答、掛斷電話,一人稱「我只負責簽約,其它一概不知道」。

記者致電崔各莊農工商聯合公司辦公室,對方一概稱「不知道」;記者致電崔各莊政府辦公室的兩部電話,以及北京市朝陽區政府辦公室的網上公開電話,均無人接聽。

陳女士表示,現在小區住戶發出的信息被屏蔽,甚麼消息都發出不去。她說:「我們只要把這些內容發到網上,就被『和諧』了,根本就發不出去,說明他們很早就把各個方面都買通了,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就這樣下去,朝陽區政府、崔各莊政府裏面會扯出好大一幫子人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