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指暑假移民潮後學生人數或再減 倡小班縮至21人

教育局9月2日公布最新《小學概覽》,據《立場新聞》統計,新學年全港小學少55班,全港共有54間小學縮班,佔整體小學數目逾一成;增班則有23間小學,佔4.4%。

津貼小學議會主席胡艷芬校長昨日(6日)在港台節目表示,《小學概覽》列出的小一開班數字,是教育局在今年3、4月間發給各校的通知開辦數量。胡艷芬指,今年6、7月間還有很多小朋友隨家長移民,待今年9月中教育局要求各校「點人頭」後,才知道今年實際收生人數,9月中可能會再縮班。

胡艷芬表示,在「點人頭」後會與教育局商議,希望將小班教學的班級人數調低至21人。她認為,應有兩年過渡時間,讓學校超額的老師多服務一兩年,等學生人數穩定後再作安排。

隨著香港政治氣氛轉差,大批家長今年帶子女離港。

今年5月帶著讀中學的兒子移民美國的Mina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移民的原因主要是兒子的成長與教育,一方面感到香港的教育逐漸大陸化,而「反送中」運動後覺得香港不再安全。

她憶述,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曾經與兒子一起遭遇催淚彈;家住西灣河的她也聽到警方實彈射擊堵路抗議學生的槍聲,感到恐怖。

山東一小學要求房產超60平米才能入學引爭議

近日,山東一所小學以房產面積不夠大為由,拒絕一些新生入學,引發家長不滿和社會關注。有業內人士向大紀元透露,在炒房盛行的大陸,這種情況早已存在,持續下去將導致教育不平等問題進一步惡化。

根據大陸《瀟湘晨報》報道,山東省菏澤市經濟開發區多位業主表示,今年8月在網上報名菏澤市第一實驗小學時,校方以他們的房產「套內面積不足60平」為由拒絕了孩子的入學申請。

家長們表示,許多人因為看中小區的教育資源才買房,也有很多是經濟條件有限才購買了小戶型,批評學校這樣的招生政策是「嫌貧愛富」。也有網民留言說:「窮人的活路在哪裏?」

事件曝光後,菏澤市教育局和菏澤市第一實驗小學互相推諉。教育局說,該校是自主招生,招生條件由學校確定;而該校負責招生的工作人員則說,這一規定是「上級部門要求的」。

大紀元記者9月5日從菏澤市房產中介柳先生處獲悉,「房產面積不低於60平米」這一要求以前也有,只是沒有報道,沒有形成輿論。

大陸房地產開發企業中層管理人員李女士5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套內面積不低於60平米」意味著家長要買70多平米的房子,才能符合學校的要求。李女士說:「政府為甚麼不去制定這個法律呢?那就說明那邊買房子對於他們政府來說是重要收入之一,政府不願意失去這樣的一塊(土地)財政收入。」

此外,她亦擔心,再這樣發展下去的話,貧富差距造成的教育不同等,會拉得越來越大。

李女士說,有錢人買得起好房子,窮人買不起,當局通過貧富差距限制一些人上不了好的學校,輸在讀書的起跑線上。另外,政府再通過嚴厲打擊課外教育,把學生參加校外補課來彌補學校差距的路給封了。李女士質問:「你說你教育要平等,你教育怎麼平等?」

二手房頻出調控令 專家:中共懼怕次貸危機

中共對房地產調控再次出手,今年大陸各地二手房限價令頻出。

據陸媒「第一財經」報道,8月31日,廣州市住建局發布通知,首批公布了熱點區域96個樓盤的二手房參考價格。據統計,目前東莞、成都等二線城市,以及三亞等三線城市,也都相繼建立了二手房參考價格機制。

據中國財經網7月2日報道,2021上半年房地產市場調控密集。據中原地產研究院統計,今年前5月各地房地產調控次數已超過234次。

至於當局為何今年頻頻調控房地產?天鈞政經研究員任重道9月4日對大紀元表示,一般房地產三年一個周期調控,這一次時間比較長,已經超過了五年,說明中共高層不再把放鬆房地產調控作為應對經濟下行的手段,因為房地產泡沫實在太大了。

大陸某投資銀行內部人士鄭義9月2日對大紀元表示,過去是炒房,房價不停地高,今天2萬,明天3萬;現在是已經跌得無下限了,比如恒大為了還債,甚至低於成本價都賣。他形容這就相當於房地產上出現大量的通貨膨脹,現在已經控制不了了。

任重道指出,「中共現在的手段就是限跌令,不讓房價跌那麼多,甚至不讓它下跌」,因為房價下跌就會形成一種負資產,加上經濟和就業形勢不好,收入減少,所以人們就會棄樓斷供,不願意再去還貸款,而一旦個人按揭出現斷供,就會引發次貸危機。

習近平天天露面《南華早報》重提「歷史詛咒」

中共接連打擊私企巨頭和娛樂業,顯示出經濟轉左的跡象。從8月30日到9月3日,習近平天天公開露面,宣示其政治經濟政策。

彭博社日前列舉了習近平最近一周的公開活動,包括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第十九屆六中全會事宜,通過強化反壟斷等經濟政策,以及宣布將在北京設立證券交易所等。透過一系列活動,習近平向民眾宣示中共對中國政府、社會和經濟的絕對主導地位,使之成為推行「共同富裕」的基礎。

近月來,中共監管部門動作頻繁,私企巨頭屢遭打壓,阿里巴巴等互聯網科技企業首當其衝。響應當局「共同富裕」口號,阿里巴巴已宣布投入1000億元人民幣。但9月3日,阿里香港股票繼續暴跌。

9月4日,阿里巴巴旗下的《南華早報》發表評論稱,中共當局在經濟管理方面依然沒有擺脫「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詛咒,每當最高層直接出面推動經濟轉型,必然造成經濟全面收縮。

日前阿里性侵案發酵時,中共官媒曾發文敲打阿里,聲稱「資本絕不能控制媒體」。而早已被馬雲收購的《南華早報》,此時公開唱衰習近平的經濟政策,顯得耐人尋味。

共產黨的「計劃經濟」歷來被認為是經濟發展的巨大阻礙,中共數十年的施政更驗證了這一點。

時政評論員慕岳9月6日在大紀元撰文指,中共本身就是一隻與人類普世價值格格不入的怪物。它對市場經濟天生敵視,但又需要藉助市場來為其聚斂財富,優化資源配置,為政權保駕。

對於習近平接連提出「共同富裕」等帶有「共產」色彩的經濟政策,慕岳強調,國進民退,用極權重組市場,殺富濟貧,只能製造新的貧窮和更加的不穩定。

他指出,中共若真的心繫百姓,首先是放權於民,政府民選;二是開放市場,生產要素自由配置;三是政府減稅減支,提振經濟;四是尊重勞動者人力資本,合理化一次分配;五是實施官員財產公開制度,將權力關進籠子,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慕岳說:「中共做得到嗎?顯然不可能。等待它的也只能是歷史的淘汰。」

浙江前警察幫父舉報貪官 遭傳喚被迫逃亡

浙江省台州市,黃岩分局前二級警員王珂,因父親舉報當地一供銷社及所屬加油站違法經營等問題,遭到分局領導打擊報復被迫辭職。9月5日晚,分局治安大隊警察到其家欲傳喚王珂卻落空。

5日晚上,正在逃亡路上的王珂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警察去他家裏時,他正好在外,他的母親受到驚醒在電話裏哭著告訴他,治安大隊的人帶著傳喚證在找他,讓他將網上發的(舉報)內容刪了,他們在新房子裏等王珂,母親叮囑他不要回家。

王珂說自己不想回家被抓,只能逃往其它的地方,希望外界和媒體給予關注。

王珂原是台州市公安局黃岩分局二級警員,其父多年來舉報院橋供銷社及下屬的兩家加油站違法經營、偷稅漏稅等問題,但未得到解決。

王珂說,這兩年,分局一直想通過整他而給他父親施加壓力,停止舉報。他說:「我也是經過父親的事情才逐漸明白社會上的一些道理,以前沒經歷過,也看不透。」他還幫助父親將舉報材料發布在網上。

今年8月11日,擁有法學學士學歷的王珂決意離開公安局,很快轉行做其它工作。他表示:「在中共體制下,當個領導你多多少少都要出賣靈魂哪,我不想這樣去做。」

揚州解封僅一天又封路 民眾怒斥「朝令夕改」

因中共病毒疫情而長期封城的江蘇省揚州市,9月3日終於宣布解封。可是,第二天,揚州官方突然又要求主城區人員和車輛不得離城。很多民眾被困在高速路口,怒斥政府「朝令夕改」。

揚州官方發布通告稱,從3日開始調整主城區封控小區管理措施,不再實行出入證管理,飽受封城之苦的民眾本以為可以恢復一些正常的生活,但是9月4日,揚州市再度發布通告稱:主城區人員和車輛原則上不得出城,特殊情況持通行證,才能進出。

官方這一剛剛解封又再度封鎖的做法,讓民眾非常氣憤,揚州居民反映,3日揚州高速路開始放行,但僅幾小時之後,各高速路口再次被關閉。有的民眾排隊排了幾個小時,卻最終被攔住。

長時間的嚴厲封鎖,民眾飽受其苦,民怨四起。按照5日最新的中共官方數據,大陸目前共有三個中風險區,其中之一就在揚州主城區的城北街道。而當地疫情的真實情況,外界仍然難以了解。

日本首相接班競爭者:抗共為首要任務

日本首相菅義偉9月3日表明不尋求連任總裁後,作為接班競爭者之一的岸田文雄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表示,對付中共將會是他政府的首要任務。

自民黨總裁菅義偉3日在黨務會議上說,「自己希望專心在防疫對策,所以不會參選總裁(黨主席)選舉」,這意謂他將在9月底卸下首相職務。

自民黨總裁選舉預計9月29日舉行投開票,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為四位可能接任的角逐者之一。

據中央社報道,岸田文雄近期接受專訪時曾表示,為了保護「自由、民主、法治與人權等基本價值,我們將和與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合作,如美國、歐洲、印度和澳洲,以對抗專制體制」。

9月2日,岸田文雄在接受「日經亞洲」專訪時表示,經濟安全為他的重要議程。在華府與北京競爭科技主導地位的同時,日本、美國、台灣和南韓正極力協調,以確保半導體等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物資的供應鏈安全。

岸田文雄說,「我們必須從不同角度考慮國家安全,而不只是武力,我將以經濟來保障我國的地緣政治利益。」

在國防方面他指出,具有攻擊敵軍基地的武力,才能在面對攻勢時保護人民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