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逼起的移民人群中,不只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還有在香港生活了較長時間的大陸「港漂」。他們放棄了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另尋自由地落腳,前阿里巴巴高級技術人員William是其中的一位。

William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講述了他從北京來香港工作,親眼所見與大陸不同受到啟蒙,多年後又回大陸發展,最後留到美國的故事。他表示,十年前剛踏進香港時,這裏還是非常好的、高度自治和高度文明的地區,但沒想到這麼快一切都被中共毀了。他哽咽道,「心底裏不願意相信,連香港也已經真正變成了中國大陸的一部份。」

香港集會遊行令他震撼和啟蒙

William表示,他2011年來到香港,後來在中港兩地生活。剛來不久,他的老闆便帶他去了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當時還是挺震撼的,也很好奇,就覺得很多東西真的是跟你的印象中完全不一樣。」

「那一兩年,正好是中國出了很多問題,包括那個溫州的動車案,死了很多人,然後就那麼被掩蓋掉了。當時觸動非常大。」

他記得,2014年雨傘運動時,在金鐘人非常多,「在公路的道上,還專門開了一半的路,給這些行人去抗議。」2019年反送中上街的人更多,「可能從幾萬人,幾十萬人到百萬人聚上街,我當時覺得還是非常非常的震撼的。」

在香港待了幾年後,因為中國有個不錯的機會,他離開香港回到大陸工作,「但在大陸待了兩三年,我也確實對於中共那個體制已經很不適應,所以最終選擇了離開。」

2020年初,他帶家人來美國旅遊,遇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兩岸通航出現很多問題,「最後就決定留在美國了。」

憶香港曾經的高度文明

中港邊境的經歷,讓William感觸深刻。他表示,他在香港工作時,有很多同事是廣東人,他們不少人每天住在廣東、深圳,上班時過邊境去香港,大家覺得很滿意。「在廣東,大家都知道曾經的這種混亂,特別是有小孩子的,偷孩子的、搶孩子的,其實在廣東都是非常非常的多。」「因為我當時是住在香港,他們基本上會在周末或晚上把孩子帶到香港來玩,他就比較放心。」

「在香港帶著孩子,放他去跑、去哪裏玩,家長基本上不用擔心孩子會丟的。但是你即使在深圳、在北京、在上海,我相信沒有一個家長敢讓孩子離開自己太遠的,假如說看不見你會很害怕、會很擔心你的孩子可能就被偷了,所以我覺得香港這種高度的文明,是大家非常嚮往的一點。」

他直言,十年前的香港「當然是非常好的」,因為她有「基本上真正的自治」,大家還在一個「非常夢幻的民主」中。「你會覺得不管中國大陸政策怎麼變,香港50年不變,起碼我們這兩代人會覺得我是安全的。以為有一個防火牆,這是鄧小平保證過的,那大家會覺得我在香港生活是沒問題的。」

國安法從根本摧毀香港司法和民主

令他傷感的是,「港版國安法」把這一切美夢都打碎了,「原來你可能覺得,在大陸受到一些欺壓或什麼的,那麼你在香港或者在台灣,你還可以做一個正常人,有委屈可以去打官司,有司法的保護。但是它這次是從根本上摧毀了香港的司法和民主。」

現在機場每天排長隊,眾多香港人被迫移民到海外,經歷與親人分別的痛苦。「反送中或者這種修例,它要強行地改變香港基礎的法律,我覺得真的是把所有的一切都打破了。」他認為,由於香港的淪陷,目前整個中國進入了一種沒有民主的黑暗。

「現在中國(中共)政府它也擔心,香港的外資真的繼續再走的話,中國的經濟撐不住,特別是外匯這方面的壓力,所以你看到它最近沒有敢再去表決相關的一些法律了。但是我覺得它可能是一個緩慢而持久的。」他相信,有的香港人現在不是太害怕,是因為真正大陸的很多法律還是沒有到香港,「其實只要一個政策變了,肯定是很多人會走的。」

習提共同富裕  阿里巴巴即投千億支持

習近平8月17日在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上提到「共同富裕」,第二天騰訊就宣布,捐出500億人民幣助力,9月3日阿里巴巴又宣布為其投入1000億人民幣。而阿里巴巴今年4月剛被罰款182億,馬雲現在何處都是一個謎。

William在阿里巴巴工作中發現,這個最把價值觀掛在嘴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價值觀卻都是假的,實則為了利益什麼都可以幹出來。習近平提出要「共同富裕」,阿里巴巴便豪捐1000億為其助力,更是諷刺,「有種生活在虛幻中,非常的不真實。」「但是我跟很多朋友聊天,大家都說,這是政治。」

「如果你生活在矽谷、西雅圖,你的公司是微軟、Facebook,這種事情是不可想像的。這其實根本講出了體制的不同:一家美國的互聯網企業,那可能比市長,比議員的影響力還大,因為你非常有價值的提供了就業機會,並且是專業的高收入的就業,其實是任何政治家或者官員,用你的納稅人的稅收。」

他強調,因為是納稅人的錢養活了政府,所以應該是人民告訴政府怎麼做,但中共整個顛倒過來,「它是拿了你的錢,欺壓著你,然後還要告訴你該怎麼做,最後還要你跪下來。其實它就是想摧毁你的所有的信念和尊嚴,到最後讓所有人都無條件的,不可以懷疑政府做的決定。」

文革2.0懲治異己 可悲的看笑話群眾

從今年7月「滴滴事件」開始,中共連續整肅了金融界、教培界、娛樂界,其喉舌《人民網》8月29日稱,中國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革命」。這被外界稱為「文革2.0」。

William覺得,現在發生的很多事,確實讓人們感到震驚和迷惑,但每一件事又都不算是「新聞」,「如果大家去讀讀歷史的話,你覺得現在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驚訝,也不意外,其實這跟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是一樣的,就是通過這種人鬥人,搞階級分化。」

對於趙薇等娛樂圈明星被以「政治原因」封殺,他看到,很多朋友聊天時對其持看笑話的態度,覺得這些明星賺太多錢因而應該被懲治,「但是他沒有想過,懲治是依據的什麼法律?」他覺得這些人比較可悲,「沒有法治意識,自己被中國政府(中共)當作槍使、去愚弄。大家有些人是不在意,有些人是不知道。」

他最後提到,大紀元的社論《九評共產黨》,首次提出了中共是「邪靈」的概念。「我當時以為是一個修辭、一個比喻。但是現在看來,特別是這個病毒,對全世界已經禍害了18個月、快兩年了,說這樣的一個組織、政黨是個邪靈,我覺得其實是一個陳述句。」@

節目播出:9月2日
文字更新:9月6日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