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發展先進武器的競賽正在加劇,儘管這是一場起點不同的競賽,中共跑道前方的目標基本上沒有超過美軍現有裝備的水平。但美軍仍然感受到危機,美軍正在為應對包括中共在內對手的技術競爭,尋求更多資金。

據美國《國防新聞周刊》報道,新任美國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Frank Kendall)8月13日表示,他將在2023財年的預算中尋求更多的開支,以開發下一代技術,目標是對中共快速發展的軍事技術實現有效的威懾。

空軍預算文件顯示,空軍「下一代空中優勢」計劃的目的是開發更先進戰鬥機(第六代)。圖為空軍第五代戰機F-35A。(U.S. Air Force)
空軍預算文件顯示,空軍「下一代空中優勢」計劃的目的是開發更先進戰鬥機(第六代)。圖為空軍第五代戰機F-35A。(U.S. Air Force)

在討論下一代技術有哪些產品會威脅到對手時,肯德爾舉例說,如F-35的第四階段升級計劃,該計劃將提高其計算能力並增加新的武器和感應器,以及美國空軍正在進行的機密的下一代空中優勢(NGAD)項目,包括已經部份披露的B-21轟炸機計劃等。肯德爾認為,必須不斷思考其它將對未來敵人構成威懾的東西。

美國國防部已經公布了其2022年的預算,其中包括對下一代空中優勢計劃的投資。美國空軍正在尋求另外15億美元來支持下一代空中優勢計劃,與之前獲得的資金相比,大約增加了6.23億美元。

作為空軍部的負責人,肯德爾認為需要剝離一些不需要的基地和老舊的軍用飛機,集中資源實現下一代裝備現代化。

美國空軍下一代空中優勢計劃的核心是美國空軍的第六代戰鬥機,也被稱為F-X,美國空軍計劃用它取代F-22猛禽。

美國雷神情報與太空公司(RI&S)的專家和工程師正在研究未來美國空軍新戰機的那些提供技術優勢的各種系統。他們正在設計包括感應器、通信、武器和電子戰等系統,這些系統將為第六代戰鬥機提供所需的技術優勢。

雷神公司的專家預測,第六代戰鬥機可能有一個能做多種工作的設備,它將取代現今飛機上通常看到的不同系統。這個包括軟件在內的設備,可以在以納秒計算的時間內完成不同的任務。雷神公司的先進任務系統主任傑森克拉克(Jason Clark)說,不再有雷達,不再有電子戰,不再有無線電,一個多功能硬件,可以做所有的事情,並且可以非常迅速地在各種功能之間切換,瞬間就可以完成。

第六代戰鬥機的電腦處理能力將達到驚人的水平,基本上把今天飛機上的複雜任務電腦變成了飛行數據中心。雷神公司通信和空域管理系統業務發展總監湯姆里斯(Tomek Rys)說,下一代多功能系統將比以前的系統產生更多數量級的數據。由高性能、堅固耐用的處理器組成的機載計算集群,有效地將數據中心置於空中。這些系統將利用人工智能,將數據實時轉化為訊息,以作出更快的決策。

第六代戰鬥機的飛行員可以通過一個被稱為有人-無人組隊(MUM-T)或忠誠無人僚機的概念,得到自主飛機的幫助。潛在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可以讓無人機支援有人駕駛飛機,形成作戰編隊。一個飛行領隊可以指揮4或8架飛機,分別完成任務。自主任務能力可以讓無人機具備完成類似有人駕駛飛機的任務能力。

未來的戰鬥機可以在航空母艦上自主降落。這種類型的技術已經在結合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作戰需求。雷神公司國際業務發展總監馬塞洛卡瓦坎蒂(Marcelo Cavalcanti)說,使用未來加密算法,安全地引導飛機在全天候和地形條件下精確著陸,目標是讓飛機能夠自主降落,這項技術也支持垂直起飛和降落(VTOL)飛機。

小故障和設計選擇會影響到未來若干年的成本和進度。一條連接所有可用數據的數碼線可以幫助軍方更準確地預測成本和性能。雷神公司未來飛機系統和技術高級主管康恩多赫蒂(Conn Doherty)說,利用數碼工程使整個供應鏈互聯互通,建立飛機製造商和供應商互連的雙向數碼接口。這將極大地減少周轉時間和錯誤,從而獲得更好的解決方案。對未來幾十年的生產、營運和維護成本有一個更精準的掌控。

使用通用的感應器接口,實現外部訊息與飛機上電腦的溝通。通用接口的意義在於可以容納未來各種不同的新的感應器硬件接入系統。雷神公司先進電子光學首席工程師珍妮弗本森(Jennifer Benson)說,對於感應器來說,幾乎是即插即用,不管我選擇一個電子光學感應器還是選擇一個紅外感應器。這些設計全面提高了感應器的模塊化水平和通用性。

美國下一代空中優勢戰鬥機計劃高度保密,儘管它已完成了首次試飛,但人們對計劃的細節還是知之甚少,包括氣動外形、動力裝置、隱身性能、飛機性能及武器系統的詳情都是在猜測。我們可以從上述專家的描述對第六代戰鬥機有一個大致的印象。

首先是系統功能的模塊化設計和多功能硬件的高度集成,使戰機對全空域的戰場態勢感知能力在範圍、深度、效率和靈敏度上都發生了質的變化。

自由的感應器組合、驚人運算能力的電腦、靈活的武器系統配置以及人工智能和自主無人機的作戰協同,為新一代空中優勢戰鬥機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戰鬥空間,進而可能改變未來的空戰樣式。

6月16日,美國空軍參謀長小查理斯布朗(Charles Brown)將軍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上說,準備取代F-22猛禽的戰機將是一種多功能戰鬥機,該戰鬥機的主要作用將是空中優勢,但也能打擊地面目標。他說,與F-22戰鬥機相比,NGAD戰鬥機將有更大的航程和武器載荷,這將使其能夠在印太地區遠距離作戰。

這些細節與美國空軍兩年一度的採購報告中公布的概念圖相吻合,該報告推薦的方案與F-22相比,採用了更徹底的翼身融合體設計,可為武器艙和燃料箱留出更大的內部空間。

去年9月,空軍最高採購官員威爾羅珀(Will Roper)說:「我們已經在現實世界中建造並試飛了一架全尺寸驗證機,而且我們打破了紀錄。我們已經準備好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去建造下一代飛機。」

2020年9月15日,美國空軍首次對外證實,秘密設計研發、建造第6代戰機原型已試飛,震驚國防界。波音曾於2013年發布第六代戰機概念圖。(維基百科)
2020年9月15日,美國空軍首次對外證實,秘密設計研發、建造第6代戰機原型已試飛,震驚國防界。波音曾於2013年發布第六代戰機概念圖。(維基百科)

2020年9月,該戰鬥機已經完成了設計、開發和測試,並進行了試飛。該機有可能將於2030年實現部署,接替F-22,成為美國空軍的當家利器。

相比之下,中共加快其空軍裝備現代化的手段卻是建立在偷竊的基礎上。2019年5月,五角大樓指責中共利用網絡盜竊和其它不正當的方法來加強其軍事力量。

美國軍事分析家彼得蘇休(Peter Suciu)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上撰文說,不可否認的是,北京已經把它(J-20)放在心上,特別是涉及軍事硬件的時候中共總是拿它來炫耀。

據《亞洲時報》報道,2007年,洛歇馬丁公司曾發現中共黑客一直在竊取與F-35項目有關的技術文件,而類似的盜竊事件也發生於澳洲一家F-35的分包商,該公司的網絡遭到中共黑客的攻擊。

蘇休表示,基於這些入侵事件,中共似乎已經獲得了關鍵的信息和技術數據,這些信息和數據已被用於生產J-20。另外,J-20的開發是在F-22亮相後才真正開始進行。F-22的痕跡在J-20戰鬥機上顯而易見,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基於從洛歇馬丁公司的F-22上竊取的設計。

仍在修修補補的J-20還在追趕F-22的路上,中共尚未露面的H-20轟炸機也無法與美國的B-2轟炸機相比。而美軍B-2的地位很快將被更先進的B-21代替,F-22也很可能將在未來10年內被下一代空中優勢戰鬥機取代,中共與美國在飛機技術方面的差距比以前意識到的要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