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多個區縣正遭受洪災,城口縣8月29日發生山泥傾瀉,周邊三處居民樓瞬間倒塌。當地民眾向《大紀元》記者披露了官方未報的內情,包括山泥傾瀉之前出現異象;當天災難本可以避免,其中涉及政府的責任;在救援方面,中共央視的報道不實。

中共央視8月30日報道,29日「下午5時左右,城口縣治平鄉山泥傾瀉,發生局部滑塌,滑塌體約7800立方米,兩棟房子倒塌;6時左右,山泥傾瀉再次發生局部滑塌,滑塌體約1000立方米,另一棟房子被摧毀。」

知情人:山泥傾瀉前出現異象

大紀元記者8月30日採訪到上述影片中倒塌房屋屋主的親屬陳女士,她向記者披露了一些官方未報道的事情。

她了解到,29日發生山泥傾瀉之前,倒塌房屋所在地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29日下午兩三點鐘的時候,雨勢仍然很大;就在那時,當地村民都聽到了一個聲音。

「對面山裏有個很大的東西在嗷嗷叫,不知道是甚麼,把村民嚇死了,很大的聲音,村民都聽到了,叫了好久。叫完以後,就發了洪水,兩邊的山和樹都夷平了。四點多的時候,村民家後邊就山泥傾瀉了。」她說。

民房倒塌涉政府責任 官方推諉

陳女士介紹說:「倒塌房屋的後面是政府修建的一個環山路,環山路後面的一塊地是很陡的一個坡,多少年前就勘測過,說會有山泥傾瀉,但(政府)沒有採取甚麼措施,也沒有具體的結果。」

「既然(政府多年前就知道)危險,那他們修這麼大的房子,建房子才兩年,合同也能批下來(城口縣政府批),怎麼不說呢?現在感覺好像政府倒是早有預測一樣,結果呢,責任撇得挺清的。」陳女士說。

陳女士親屬的這套倒塌樓房於2019年末修建完成,有一千多平方米,修建和人工費大約上百萬。她說:「剛建好的房子,花了夫妻倆大半輩子的心血,現在甚麼都沒了,他們靠種地、養豬為生,沒有太多收入,蓋房子很不容易。」

受害者目前在親屬家暫住,官方尚未提補償事宜。陳女士說:「(屋內的東西)甚麼都沒拿出來,只有一個手機,連充電器都沒有,現在都是靠老鄉捐助衣服甚麼的。家裏甚麼都沒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這樣老住在別人家也不行啊。」

大紀元記者30日致電城口縣政府,詢問上述情況。第一次致電,城口縣政府值班室工作人員說「商量後回覆」;第二次致電,對方說「採取投親靠友的方式進行安置,是村民的意願」。

對於「政府勘測有危險,卻批准村民的建房合同」這一點,對方沒有直接回答,稱:「這是一個觀測點,並不是說它馬上就會滑。讓村民跟我們反映。」

央視報道不實 村民實屬自救

對於此次民房倒塌,中共央視的報道稱,三座房子倒塌前,當地幹部勸附近村民離開,又稱「29日16時40分許,駐守地質隊員發現前緣有變形跡象,判斷發生山泥傾瀉的可能性大」。

而陳女士透露,當時的實際情況是:她的親戚(影片中倒塌房屋的女主人)首先發現危險。

她說:「她看到房屋後山的石頭滑下來,打到了房屋後面的雨蓬,然後房後的石頭圍牆倒塌,把雨蓬壓倒了;她預感房子可能要倒,打電話給政府人員,政府人員到的時候,房子也全部被泥石流衝倒了,然後村幹部才讓人撤離。」

「要是(事情發生在)晚上的話,人就沒了。」陳女士說,「被毀的有三家,另外一家就是影片裏右手邊的小房子也倒了,那裏是一個人住,低保戶。人都跑出來了。」

根據大陸媒體報道,此次重慶洪災嚴重,城口縣地處「三峽庫區生態經濟區」。而地處三峽庫區腹地的巫溪縣,水位暴漲,民居和商戶被淹。還有,三峽庫區腹心的雲陽縣、三峽庫區小江支流回水末端的開州區,均是重慶市受災嚴重的區域。#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