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官場震盪,包括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在內的多名官員先後落馬,此事在網絡上炒得沸沸揚揚,據說和螞蟻金服有關。杭州是馬雲的出生地,是阿里巴巴、螞蟻集團的總部,而落馬的杭州官員都屬於習近平的「之江新軍」,因此有分析認為,這次杭州反腐行動是反習派在打擊習家軍。不過,也有人說,螞蟻金服是習近平叫停的,杭州這些官員,可能是因為沒站好隊被習近平敲打。還有人說,浙江有錢的商人很多,中共國庫空虛,這是敲打那些有錢人學習馬化騰大筆捐款,等等。

那麼到底周江勇和馬雲是甚麼關係?他的落馬是習近平的意思?還是反習勢力的行動呢?而在浙江官場震盪的同時,河南也出事了。

周江勇落馬的原因

21日晚,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委通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

而在通報發出的前兩天,就是8月19日,浙江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副書記馬曉暉主動投案了,而再往前一個月,在7月22日,已經退休7年的浙江省委前副秘書長、接待辦主任張水堂也主動投案。

這連串的事件,無疑是在浙江官場投下了幾顆炸彈,而官場的風浪,又扯出了螞蟻金服。在周江勇被抓的當天,總部位於上海、擁有官方背景的澎湃新聞轉載了《中國基金報》的消息,聲稱在浙江的一家科技公司去年計劃進行IPO前,周江勇家族就搶先購買了股份。相關的兩篇文章隨後又都被撤下。

儘管爆料的消息沒有點出這家科技公司是誰,不過,大家自然地還是對號入座,認定是螞蟻金服。

隨後,在第二天,自媒體上又出現了一篇文章,指浙江這一連串的高官出事是和當地一名女律師胡敏春的檢舉有關。

胡敏春實名舉報,說去年11月,浙江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計劃被緊急叫停。而在這家公司上市之前,周江勇家族搶先購買了5億元(人民幣,下同)股份,後來IPO被叫停,周江勇家族獲得5.2億元的退款。杭州另外一個領導家屬購入了5,000萬元的股份,獲得了5,200萬元的退款。舉報還說,浙江牽涉此事的官員有很多。

舉報中沒有點明的,上市未果的浙江金融科技公司,也自然指向螞蟻科技集團。而在同一天,中國有影響力的雜誌《財經》也引用了社交媒體上的說法,文章用大篇幅介紹了周江勇和阿里巴巴的關係。

文中提到,周江勇曾經多次對阿里巴巴紮根杭州表示感謝,在2019年9月,杭州市委、市政府還舉行公開儀式,授予了馬云「功勛杭州人」的榮譽稱號,周江勇還為馬雲頒發證書和印章。馬雲則在致辭時說,「杭州政府和阿里巴巴之間,代表了一種全新的政企關係,一種親情關係。」

不過,對於媒體的這些報道,8月22日,螞蟻集團發布「嚴正聲明」闢謠,否認相關人員入股的事情,也否認「與謠言中提及的律師事務所及律師開展過任何形式的業務合作」。

那麼這位實名舉報的女律師是甚麼人呢?其實,她也是有來頭的。

胡敏春,浙江誠航律師事務所的主任,曾先後擔任幾十個地方政府和企事業單位的法律顧問,負責審核當地政府重大項目招投標及合約等業務。而她的另一個身份,是寧波市原海曙區區委書記褚孟形的妻子。

更為複雜的是,今年6月1日,胡敏春的丈夫褚孟形剛剛因為「嚴重違紀違法」受到審查,胡敏春隨後開啟撈人行動。外界盛傳說,胡敏春四處運作的目標就是張水堂,而周江勇、馬曉暉等人,是胡敏春寄予厚望的保護傘,傳言說,胡敏春向周江勇和馬曉暉等官員尋求幫助,但是沒得到實質的援手,於是就實名舉報了,這也就有了我們剛才講到的這些故事。不過,這些內幕我們目前無法核實。

據舉報信中說,胡敏春和她的律師團隊,不僅代理了一些客戶突擊入股涉事的公司,還參與了該公司IPO失敗後的善後工作,包括一些資金的路徑安排。

反習勢力火燒習家軍

不過奇怪的是,在胡敏春舉報後,張水堂、馬曉暉選擇了主動投案,而周江勇一個多月了,也沒出事,為甚麼呢?

1967年出生在浙江寧波的周江勇,曾是一名中學老師,他的官運一直不錯,尤其在中共十九大前夕,周江勇先是擔任了浙江省委常委、溫州市委書記,不到一年,又升任了杭州市委書記。

周江勇被視為是「之江新軍」中的新生代成員。在落馬前一天,杭州市政府的官網上,還在報道著周江勇主持的會議。所以,周江勇的突然被抓,表面上毫無預警,這也讓民間猜測不斷,有觀點認為,這是反習勢力在打擊習家軍。

「之江新軍」是甚麼意思呢?之江,就是浙江的富春江,浙江也是習近平的權力發起地。習近平曾在2002年到2007年間,擔任過浙江省委書記,這也是習近平唯一主政將近5年的省份。因此浙江省的幹部也被認為是習近平的嫡系人馬,是習近平的重要班底之一,隨著習近平的權力上升到頂峰,也因此衍生出「之江新軍」這個詞,這些習派人馬也被稱為「習家軍」。

有《大紀元》評論員在文章中提到,周江勇被抓的時間耐人尋味,恰恰發生在近期幾個影響中共政壇的大事件之後不久,像是北戴河會議剛結束,中共13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剛結束兩天,李克強剛視察完鄭州洪災的第三天,中共國務院向鄭州派出水災調查組的第二天,還有,就是汪洋跑去視察西藏的第二天。

所以,一些評論認為這是今年北戴河會議結束後,各方勢力,主要是反習勢力和習近平之間較量的結果。一些推測認為,習近平在這次北戴河會議上並沒有佔到上風。

綜合中共政壇最近出現的這些異動來看,這很可能是江派和團派兩方勢力在夾擊習近平,想在二十大,把他拉下馬。胡敏春舉報後一個多月,周江勇看似沒有事,但不等於他能平安落地。幾股勢力暗中運作一段時間後,中紀委還是對他下手了。

在周江勇等人落馬後,主管中紀委的江派官員趙樂際開始對浙江進行整頓。8月23日,中紀委網站刊登了一篇新聞稿,提到杭州部署開展「政商關係突出問題」的專項治理,包括要求領導幹部要防止利益衝突,違規借貸要加強督查,另外,要規範領導幹部家眷子女經商辦企業的行為。而且,專項治理覆蓋近3年以來退休、離職的市級領導幹部。

那麼,浙江官場或許還會曝出新的落馬官員,至少在胡敏春的舉報中,還提到另一個參與入股螞蟻金服的人在溫州為官,後來又跨省當了副省級領導,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陳偉俊。從他的從政軌跡來看,陳偉俊曾是溫州市委書記,今年6月被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兼自治區常務副主席。而且,陳偉俊並沒有辭去溫州市委書記的職務,大陸媒體的報道稱他是:首次跨省履新!

從公開資料看,溫州的最近4位市委書記分別是:周江勇、陳偉俊、徐立毅、陳一新。從目前看,除了陳一新被調到政法委當秘書長尚且無事外,其他3位似乎都處境微妙。周江勇、陳偉俊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我們再來看看被調到河南鄭州當市委書記的徐立毅的情況。

李克強、趙樂際夾擊河南習家軍

河南大水過後,8月18日和19日兩天,李克強到河南視察,訓斥了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和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而這兩個人都是浙江本土人,也都曾在浙江為官。

這次李克強視察河南出現兩個反常:一是,視察被推遲了半個月,一些評論認為這是因為習家軍的阻撓。二是,調查組鼓勵群眾舉報,舉報截止日期是9月30日。這個形式更像是中央巡視組的流程。

現今的河南官場,不僅是國務院在調查,中紀委似乎也在插手,因為在國務院調查組進駐鄭州後,在動員會上,發現有中紀委的官員在場。這說明,李克強和江派人馬趙樂際合作,共同夾擊河南的習家軍。看來,河南官場可能也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和浙江相比,河南的習家軍表現上更為服軟,省委書記樓陽生表態要配合中央,說是不隱瞞、不推諉、不弄虛作假。有評論認為,習近平想保習家軍的陣營恐怕不容易,尤其是河南,因為河南的習家軍,都是最近才從外地調過去的,根基不深。比如,樓陽生是6月1日才入職,徐立毅是2019年才入職,而其他官員大多都是河南本地人,想要這些人在河南搞攻守同盟是很困難的事。

這些習家軍,之所以處境不妙,除了工作問題之外,可能也是北戴河會議之後的一個結果,就是習近平被其他派系的政治老人追責。

習近平打螞蟻的真正原因

根據外界的消息,這次周江勇是因螞蟻金服落馬,而打擊螞蟻集團的人又是習近平,所以有人猜測,是不是因為周江勇沒有遵從習近平,沒有與中央保持一致呢?

對於習近平為何要打擊螞蟻金服,今年2月,《華爾街日報》曾披露,習近平叫停螞蟻IPO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發現螞蟻集團背後的股權結構非常複雜,其中牽涉多個中共權貴家族,包括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以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的北京昭德投資。他們將從螞蟻集團的上市中獲得數十億美元的收益,而這些人都是習近平的政治對手。

此外,螞蟻集團的流動支付應用——支付寶,所擁有的10億用戶的大數據,將使螞蟻成為一家金融服務的巨頭。

如果螞蟻集團上市後,不僅讓習近平的政治對手賺得盆滿缽滿,而且還可能對整個金融系統造成威脅。因此習近平不僅打擊螞蟻金服,而且還要阻斷它背後的利益鏈。

而趙樂際利用胡敏春,牽出一系列「之江新軍」的官員,團派李克強主攻河南,其目的很可能都是打擊習派走的一步棋。離二十大越來越近了,中共各方勢力的卡位戰必將越發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