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統計局8月中旬公布的統計數據看,中國的經濟增長大幅度放緩,經濟處於下行周期,正在從滯脹階段轉向衰退階段。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北京當局的監管重拳仍然在連環出擊,讓中概股和眾多行業接連受創。

讓人迷惑的是,為甚麼在中國經濟動能全面減弱時,中共當局還要全面整頓、甚至打擊多個行業呢?我們知道,中共做事可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雖然看似眼花撩亂,其實這套亂拳的背後有一個共性,那就是要把經濟重心調整到中共當局想要的地方去。

增速全面放緩 經濟從滯脹轉向衰退

整體來看,中國7月的經濟數據超預期回落,工業、服務業、投資、消費、出口的增速都在放緩,而主要經濟指標全面回落,雖然有疫情和汛情短期衝擊的因素,但本質上還是因為經濟復甦動能衰減,內需不足。

例如:7月的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4%,創近一年來新低,比6月份回落1.9個百分點;7月的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7.8%,比6月份回落3.1個百分點。

從投資來看,1至7月份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增長10.3%,比1至6月份回落2.3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4.3%,低於2019年5.7%的同期增速,主要是受基建和房地產投資拖累。

其中,1至7月基建投資同比增長4.6%,兩年平均增長0.9%,比1至6月份回落1.5個百分點,顯著低於2019年同期的2.91%。主要是因為當局嚴控地方隱形債務,地方政府融資難度加大,投資基建項目的積極性明顯降低,前7個月的地方專項債發行,僅完成了全年目標的37%。所以,7月的基建投資兩年平均同比增速出現負增長。除了受到疫情和汛情影響外,主要是財政資金支出不足。

而1至7月的累計房地產投資同比增長12.7%,比1至6月份回落0.2個百分點,顯著低於2019年10.6%的同期水平。

房地產投資疲弱,是因為監管層延續了房地產市場的嚴管態勢,多地推出了更嚴厲的限購政策,比如杭州就規定,非杭州戶籍,需要繳納4年社保或是個人所得稅才能購買1套住宅。同時,多地也上調按揭利率,收緊按揭審批,所以房地產銷售持續下滑,7月的商品樓銷售同比下降了8.5%。

另一方面,為了降低「三道紅線」的壓力,近幾個月來,房地產企業一直在加快施工,因為項目竣工後,就可以確認預售款,銷售數據就能上去,槓桿率才能降下來一些。

但是,在樓企融資不斷收緊、房地產銷售承壓的時候,房地產企業的拿地熱情、開工意願和施工強度都出現了下滑趨勢。我們從數據來看,7月房地產竣工同比增速為4%,而新開工面積和施工面積的兩年同比增速都是負值,分別是-6.5%和-7.8%。

而製造業雖然在恢復,但速度仍然偏慢。例如:1至7月份製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7.3%,兩年平均增長3.1%,比1至6月份加快1.1個百分點,但7月份製造業投資的兩年平均增速是2.8%,比6月回落3.2個百分點。從分項來看,7月汽車消費同比下降1.8%,可能和「缺晶片」有關。而之前PMI(採購經理人指數)的回落和弱勢,已經預示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擴張力度正在逐步減弱。

從出口來看,7月出口同比增長8.1%,遠低於6月份的20.2%;1至7月的累計出口同比增長仍然保持在24.5%,比上半年回落了3.6個百分點。而且,海外需求的不確定性也在加大,PMI新訂單、新出口訂單、在手訂單等都在7月出現了下滑。

從消費來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5%,比6月份大幅回落3.6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速也比6月份回落了1.3個百分點。這主要是受到疫情影響,消費活動受限。同時,7月份的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1%,比6月份上升0.1個百分點。16至24歲人口的調查失業率是16.2%,比6月份上升0.8個百分點;25至59歲人口的調查失業率是4.2%,與上月持平。

不過,在消費、投資、出口等「三駕馬車」全面放緩的同時,物價指數卻仍然處在高位。7月的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增長9%,漲幅超過預期,比6月份擴大了0.2個百分點,再度處於近13年來的新高。

而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1%,也高於預期。其中,食品價格同比下降3.7%,非食品價格同比上漲2.1%。不過,食品價格下降,主要是因為豬肉價格同比下降43.5%,而雞蛋、食用植物油和淡水魚的價格則分別上漲了18.3%、9.5%和30.9%。

由於在經濟下行的同時,通脹仍然處於高位,所以「滯脹」的特徵明顯。而且除了剛才提到的各項經濟指標之外,一些經濟先行指標,比如製造業PMI、PMI新出口訂單、房地產銷售和投資、社融信貸M2等,都在7月回落,所以中國經濟正轉向衰退的市場預期正在加強,比如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就認為,中國目前處在經濟周期的滯脹後期和衰退初期。

而路透社報道,中共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尹中卿表示,中國經濟目前面臨「三升」、「八缺」,必須關注「三個放緩」以及「三個不夠」的問題。

「三升」,是指原材料價格高位運行、國際運輸價格持續攀升、以及人民幣匯率不斷升值,這3種情況同時出現較為罕見,它將導致企業的成本上升,利潤空間收緊,輸入型通脹風險上升。

而近期在「三升」碰頭的同時又出現了「八缺」,不僅缺港口,還缺船、缺艙、缺箱櫃,再加上缺單,因為企業不敢接長單,還有缺晶片,而且已經波及到汽車、電子等行業,另外還有缺工,主要包括工程師、熟練技工,還有缺電,因為水電來水偏枯、火電出力減少。

尹中卿提到,「三升」和「八缺」相互交織,導致供給端出現新的困難,加劇了經濟循環不暢問題。因此,接下來要高度關注「三個放緩」,就是消費增長放緩、投資增長放緩、和貨物出口增長放緩;此外,還要關注「三個不夠」,就是經濟恢復的程度不夠充份、進度不夠均衡、基礎不夠穩固。

也就是說,中國經濟的前景很不樂觀。雖然中國在今年完成6%以上的增長目標並不困難,但是從今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經濟保增長的壓力會逐漸增大。

中共要「脫虛向實」 並減少「美國依賴症」

但是,讓人迷惑的是,為甚麼在中國經濟動能減弱時,中共當局不僅沒有放鬆對房地產行業的監管,還接連出手整治其它行業,比如互聯網科技、教培行業、網約車平台等等,不僅得罪了眾多外國投資者,也必然會對國內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以教培行業來說,中國的校外培訓機構現在超過70萬家,從業人員超過1,000萬人,年收入是2.4萬億。但在「雙減」政策出台後,這些培訓機構遭受沉重打擊,有的大舉裁員,有的關門大吉。而且,這也讓背後的海外投資者損失慘重,並且導致在美國上市的其它中概股也大幅貶值。

那麼,中共到底為甚麼要這麼做呢?不光是美國的投行界看不明白,國內金融界也是眾說紛紜,有的說,是幫助家長減輕負擔;有的說,是為了讓中國人有經濟能力多生孩子;還有人認為,是政治內鬥,或是為了打擊資本勢力;也有的說,是為了與美國脫鉤。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的分析也認為,這是中共在內外交困的政經環境下,有意與美國市場脫鉤,全面轉向以內循環為主的經濟。而最近,旅美學者程曉農博士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專訪時,對此有非常精闢的分析。

程曉農博士認為,中共這一次的全面經濟整頓讓人眼花撩亂,看似沒有章法,但其實是在用「猴子打亂拳」的手法掩蓋它真正的目的,因為北京當局不能對社會公開表明自己的意圖,所以就悶著頭一路打下去,為的就是要把方方面面的經濟活動,調整到中共想要的一個方向去。

那是甚麼方向呢?他說,如果通觀這一次全面經濟整頓的選擇對象,可以發現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這些行業從事的是非必須的基本經濟活動,與中共當局的戰略大目標沒有太大關係。

而中共經濟上的戰略目標,就叫做「脫虛向實」。按照中共《人民日報》2019年9月的說法,就是製造業才是實體經濟,要把經濟資源投入到製造業當中去,糾正中國經濟出現「脫實向虛」的現象,因為從世界範圍看,一些國家之所以出現收入差距大、傳統產業衰弱、藍領失業增多等等矛盾,是因為實體經濟衰敗,產業的空心化。

而中共最近又重新開始追求「脫虛向實」,就是為了防範經濟領域裏最大的金融風險。因為在中共2017年整頓金融市場,打擊當時鄧小平外孫女的前夫吳小暉的安邦公司時,官媒就一致發聲說,這是「針對資金脫實向虛的資產泡沫化進行的金融反腐」。而針對房地產、P2P、螞蟻集團的一系列打擊,其實就是中共對金融泡沫的遏制。

那要「脫虛向實」,就要扶持製造業等實體經濟,所以其中一個方面,就是要把勞動力逼到製造業工廠去,例如:整頓送餐業、校外培訓機構,也可以讓這些行業的僱主減少僱用年輕人。因為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願意進工廠,很多都跑到這些所謂務虛的行業裏去了。因為缺乏工人,所以在建築行業裏女工的比例都在上升。

我們之前也曾多次提到,中共教委要把江浙地區的一些普通本科換成職業本科,還有,多個城市發文,要求普通高中不得舉辦復讀班,職業高中和普通高中將實行招生人數對半等等,其目的都是為了想讓更多年輕人學習職業課程,去做技術工人,為後續扶持實體經濟做準備。

而用重錘打擊校外培訓行業,也可以逐步減少赴美留學的人數,那麼這些家長原來用於子女出國留學的錢呢,也可以留在國內而不用花到國外,所以它又可以帶動國內經濟。

而且中共的「脫虛向實」,不只是有國內經濟背景,還涉及到國際背景,就是要減少「美國依賴症」。

在過去20年來,中共是對美關係方面撈足了好處,同時也形成了「美國依賴症」,主要包括3個方面,就是技術上依賴從美國偷盜,出口上依賴對美國市場傾銷,外匯上依賴美國的金融投資。

但是,從拜登上台後,中美關係並沒有改善,而這個「美國依賴症」,卻成了中共的三大軟肋。

所以,為了在中美抗衡中堅持下去,中共必須減輕對美國經濟上的依賴,而與美國的經濟切割可能就是先從中概股開始。雖然華爾街一直以為,中概股是牽動中共的一個「槓桿」,可以讓中共放低手段,但現在看起來,中共實際上可能已經做出了抉擇,那就是:哪怕中概股都玩完了,它也必須要減輕這個「美國經濟依賴症」。

也就是說,中共的連串監管亂拳,目的就是為了讓中國經濟「脫虛向實」,同時也是為了減輕對美國的經濟依賴,不知道這樣的看法您是否同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