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採取極端封城防疫措施,對人民的生活、工作、學習造成嚴重傷害。江蘇揚州已封閉一個多月,日前又通報新增確診病例,解封遙遙無期,網民紛紛喊話「封久了人會瘋啊」。

8月27日,江蘇揚州官方通報新增1宗本土確診病例,來自封控管理小區。與病人相關的150多名密切接觸者已全部集中隔離。

然而,由於中共一貫掩蓋疫情,外界對於揚州官方通報的確診人數普遍存在質疑,認為實際感染人數可能遠遠高過官方數字。

截至目前,揚州及周邊城市已經封閉一個多月,疫情遲遲沒有「清零」,解封遙遙無期,民眾生活、工作、學習都受到嚴重影響,怨聲載道。

民眾揭露當地政府疫情造假,表面上劃分高、中、低風險區,但實際全部被封閉,民眾不能外出、快遞也收不到。

有網友在微博評論區說:「我就想問問這個封城的措施要持續到甚麼時候??一輪又一輪的核酸沒完沒了……快遞能通嗎?工資能發嗎?貸款怎麼還?封門封路封小區就萬事大吉了?」

有網友批評:「高風險、中風險、低風險、封閉小區一律足不出戶,劃了風險幹嘛的。」「憑甚麼其它地方的也要陪跑?那之前封的小區封的街道劃風險有甚麼意義?這是打自己臉呢?」

也有網友感到焦慮:「求求政府可不可以精準管控,很多人還要上學工作養家,不要一刀切啊,甚麼時候能看看民生現狀,天天焦慮的不行了,封久了人會瘋啊!」

還有網友說自己快要憋瘋了:「真的對揚州沒這麼失望過,本來打算定居的,結果這次疫情看到了太多太多讓人傷心的地方,物價翻倍,zf(編者譯:政府)一刀切,一個多月了,還要求我們足不出戶。」「已經麻木了,生活各種不便利,再封下去人真的要瘋了,啥時候能解封,啥時候能回歸正常生活。」

鄭州女士:集中隔離像坐牢

除了揚州,河南鄭州也爆發疫情,尤其是鄭州第六醫院(鄭州六院)發生院內感染,染疫者眾多,去過該院的民眾都被強制集中隔離。

老家在河南信陽的江女士6月30日至7月7日在鄭州六院住院。7月10日,她到湖北省工作了一個月,8月17日回到河南信陽。

鄭州六院出現疫情後,江女士主動上報自己去過該院,沒想到此後她每天被數十個電話騷擾,無法過安寧日子。

江女士8月26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從8月5日開始,省市縣鄉村層層都打電話來做流調。我天天接了一、二十個電話,說你啥時候去過鄭州……河南和湖北兩邊都打電話。」

「我說拜託你們想問甚麼問題,你一次性問完,你不要一會兒又來問我,我說我都被搞成神經病了、精神恍惚了。」江女士表示,電話每天沒完沒了地打來,「天天電話響,我都害怕。」

經過20多天的折騰,江女士最終在8月18日被拉去集中隔離了,事先並沒有通知她。

江女士說,她家有個孩子生病了,身體不太好,她申請居家隔離卻被拒絕。她表示「在這裏隔離思想壓力大,也吃不下,沒有胃口。說一句不好聽的話,這跟坐牢沒兩樣。」

「我們太冤了,去過六院的人,都成罪人了,都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江女士說:「不是我一個人,大家受到的待遇跟我差不多,飽受折磨,哪個壓力不大呀?把你控制在那一個房間,你不自由,要憋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