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及商界,講求利益,原則上,也講求社會企業責任。文明社會,更講求賺錢之餘,取之有道,並不是「盜」,或廣東話稱「夾硬來」。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進入「清洗太平地」時代。專業團體、公民社會一一被殲滅、取締、停刊。個人及公司資產被凍結,多少人被捕,香港人活在恐懼當中。留守的傳媒,英文有Hong Kong Free Press, 中文的網媒,每個岌岌可危。最壞情況,香港封網,香港則萬劫不復,可以變作「臭港」。

數年前,2047香港監察在中環策劃了一論壇:「回歸20年,清洗太平地」。左中右、淺藍黃、前立法會議員如梁繼昌、林卓庭、毛孟靜、前港區人大代朱幼麟也有出席,我則作主持。剛才講述的前議員,兩位在獄中,一位返回會計界;開明建制近乎全部收聲,香港進入恐怖政治。

曾經是國際都市,香港現在沒有平衡各方的聲音,只有單聲道。現在的一國兩制,已經南轅北轍,DQ了鄧小平的偉大構思。香港本來是多元化:美女與野獸,生意佬及專業人士,有錢無錢,也可發聲。現在的軍管狀態,嚇壞資本家,個個尋出路。

那些年,中共護法王振民現為中聯辦法律部話事人。他會說到「一國兩制可能讓人產生幻覺」,《基本法》廿二條說明中央政府不得干預香港特區內部事務。新護法田飛龍,建制也冇面比了,甚麼「忠誠的廢物」,意味著清洗太平地,包括香港建制。在專制政權下,中聯辦說的,又是否真正北京的意思?鄧小平構思的一國兩制,問題已經不是可否會真正地延續,感覺上,完全被DQ了。

香港「防衛網」被攻破,這也是不爭的事實。現在香港出現逃亡潮,歷史被改寫中。結束前,讓我重提一國兩制的初心。我牽頭的2047香港監察,曾經上書北京,基本法「精粹中的精粹」,其實是要讓市場能夠不干預地運作。香港自開埠以來已是個中西文化匯粹的地方。香港吸取了中外的各方面優點,建立了一個非常獨特、華洋雜處的社會,擁有自己的一套在自由、法治、人權、宗教、道德、商業文化、社會廉潔各領域上的核心社會價值。「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就是要保持香港此獨特性。這獨特性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及商業中心的重要基石,獲得國際社會、企業及投資者所肯定。在語言文化方面,香港市民普遍地以廣東話作為自己的母語,我們絕不想看到官方用任何形式去貶低或取締廣東話的法律地位及市民的使用權,亦不應把大陸的規範漢字(簡體字)逐步取代中國傳統的正體字。

強權壓下,違背了鄧小平「一國兩制」1.0構思及實踐。我們只有盡力挽救,真實反映,拯救殘餘的「兩制」下半場。如果持份者不放下成見,逃亡潮只會繼續,打壓解決不到辦法,也只會增加,跨世代的怨恨。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願榮光歸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