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已經強制將中文報紙《星島日報》的美國子公司註冊為外國代理人。雖然《星島日報》對此提出異議,但是《星島日報》美國分公司於8月23日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提交的文件,仍然不得不在「由外國政府、外國政黨或其他外國委託人所有」一欄內打勾。

星島日報》在被美國司法部定性為中共「外國代理人」後,為何只有少數香港媒體報道呢?對此,香港製造網絡電視(MIHK TV)創辦人歐陽永權(老鱷)8月26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分析,因為中共還沒想到怎麼去說,「通常它們一定會有一個方向、方法去自圓其説的。」

中共靠文宣控制當地人的思想言行

老鱷認為,中共是靠文筆、靠宣傳起家的。「它一定知道在這個宣傳、在通訊的渠道,它一定是不能放棄,一定要抓住這幾個大山的,所以這是必然的事。它要控制當地人的思想言行,一定要靠本地的媒體或者它們要抓住一些的喉舌幫它們發聲,或者幫別人洗腦,或者是把它們的觀點靠大聲那樣去做。」

他補充,早在上一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時期,蓬佩奧負責的國務院已對不同的中國駐美的媒體定為外國使團。

事實上,被定為外國代理人並不影響這類報業在美國的新聞採訪。不過,老鱷說,「但是它們所有要請什麼人、租些什麼地方,財務是怎麼樣的,他的賬本要定期向美國交代,要給人家知道它的透明度,無論它的員工和財務。還有它們在美國當地租了些什麼場地都要給一個清單,清清楚楚讓美國人知道。」

海外華文報紙都是以中共的立場看事情

老鱷續說,華文報業存下來也會有一些「價值」,就是華僑看完之後,不知不覺就被洗腦了,就變成了做「藍絲」了。老鱷解釋說,因為他們吸收所有的資訊全部都是從中共的立場為出發點、一面倒的文章。老鱷以加拿大華文報紙舉例說,「你的立場應該以加拿大的本土利益或者觀點出發,但是你這份報紙其實是用中共的視角去報道某些事情,所以在某些情況下就是以中共的視點、利益、立場為依歸,而失去了從加拿大的角度去看一件事情。」

「所以很多的這樣的華人的老一代或者上一代,或者英文不是很靈光的人,主要靠這樣的資訊,就很容易被它們洗腦,他們也樂於變成要看一些中共喉舌,或者中共代言人的報紙得到他們的資訊。」但是現在許多網友未必會察覺,老鱷說。

以人海戰術壓倒支持民主的聲音

談及到他的本行網上媒體,他說,在現在的Youtube頻道裏有很多獨立的YouTube的KOL網紅,都是藍色的,甚至有很年輕化的趨勢。他們的viewership(瀏覽率)觀衆是異常的高,subscribers(訂閱)的人數也很多。「這個也是他們(中共),你也知道,有多少維穩費花在裏面,是要霸佔不同的渠道」。

「很多近年冒起來的年輕人,當然我不會說他們的名字,也不屑一提他們的名稱,但你要知道他們已經滲透進去。那就成了大家都在這個圈子裏面爭相發聲,那他們就靠聲音大,希望以人海戰術,聲音大而又凶惡把你們的聲音壓下去。」

老鱷說,在Youtube頻道,他們的影片推出來了,「有的人是不經意的接觸了這些東西的,聽多了,然後他會覺得這些影片聽著也挺有意思啊,就會改變了他的視野的方向。」當然傳統的網民就當然會嗤之以鼻,不理會他們這些東西。「問題是你會發現,多了人去參與的時候,我們傳統黃色的,在香港支持民主的KOL的,我們的影片就會在這個大海被淹沒了。」

加拿大、美國都是中共進行大外宣的地方,加拿大的華人怎樣去選擇傳媒呢?現在身處加拿大的老鱷說,「你沒有辦法的,有很多情況就是:始終你要聽本地的新聞的時候,除非你英文很好。」但這些華文電視台、電台偏向報道本地歧視的東西,「如果你聽得多這樣的媒體,其實你會頭昏腦脹。」很多醒目的從香港或大陸過來的人,如果不想受中共的宣傳感染,他們有自己的方法,「你看現在互聯網的世界這麼大,他能去吸收到資訊。」

要接觸外面的世界 不要被中共滲透的團體框住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現在黃藍之爭或者所謂歧視華人等都是為了挑起民眾的情緒,共產黨就是造成問題的真正元兇。

對此,老鱷說,如果你不接觸外面的世界,只局限在自己的社團裏面,它(中共)就很容易控制你。「香港出來加拿大,來溫哥華這邊那些所謂的僑領、所謂的同鄉會、社團已經滲透到差不多了⋯⋯要走出個世界,走出個社團,社區,就知道環境是什麼。」

「所以我經常都跟朋友說,去到海外生活的最好就不要理會那麼多,關於中國呀香港呀等國内的事情,你應該關心更加多加拿大或者美國,英國本土裏面發生什麼事,你做一個中國人在加拿大人,做一個美國人,做一個英國人,你放棄這個中國人的身份,因為你已經宣了誓取得她們的護照,做了她們國家的子民。」

憤慨支聯會被指控「外國代理人」 香港法治精神盡失

目前,中共對香港各界泛民團體的打壓日趨升溫。警方25日以國安法43條,去信約10名支聯會常委及相關人士,要求提供資料。消息指,警方認為有合理理由相信,支聯會屬「外國代理人」。

老鱷表示,這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是將「大陸法」強加在香港的法律上,為什麼呢?在「香港的普通法,你要將我入罪,你一定要提出這一個證據,證明你犯法,現在它就強硬將這個『大陸法』強加在香港的法治裏面,因為什麼呢?你現在要拿出證據來證明你沒有罪,他(支聯會)都沒有跟外國代理人接觸過,現在就冤枉他有跟外國人有交收、有接觸,但它們又沒有任何的證據提出來,總之你交不出證明你清白的你就有事。」

「香港的法治及普通法已經完全沒有了,就是將大陸那一套直接進來,變成一國一制,我覺得是很卑劣的,就算『支聯會』他們怎樣提供證據、資料文件,證明他們是無辜的呢,我想大陸都不會放過他們。這樣其實都很坎坷。」老鱷很擔憂支聯會的未來。

老鱷直斥對支聯會的指控是冤枉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些很令你憤慨,這個情況就是講拳頭硬,誰拳頭硬、誰惡,誰正確,根本就是完全失去法治精神。」

歌手何韻詩不畏被國安 繼續向前行

積極參與民主運動的歌手何韻詩原本9月份演唱會門票已售罄,不過,有報道稱,她已被國安盯上。何韻詩則表示「演唱會會如期舉行」,並表示不用太擔心,相信許多報道是在散播恐懼。

老鱷說,中共在10月1日國慶(國殤)之前當然要做一些動作,「因為有了港區『國安法』,就將很多的反活動分子,團體啊這樣的聲音的勢力撲滅了它,就是一連串的動作。大家對何韻詩小姐的人身安全,還有她這一個演唱會做不做到成功,都有一個疑問的,這一個態度是很合情合理的,當然大家都擔心她。」

與何韻詩的爸爸素有交情的老鱷在電話中詢問何Sir「你怎樣看你的女兒啊?」回答是將一切交托在信仰上。老鱷說,他們相信自己做的沒有錯,會繼續向前走,不會屈服,「當然我會幫他們祈禱,希望他們大步攬過。」

但是何韻詩是加拿大籍,老鱷說,即便中共要針對她,它要計算政治成本,「而何小姐也是一個國際上,去過美國的國會,發過言,聽證會,如果她作為一個加拿大人,因為她表達她對於正義、對香港發生的事件是正確的,交代給全世界而被受到一些逼迫,也都會影響到孟晚舟的審判事件,就變了兩國之間多了一些拗撬,中共在這裏也都會有一些衡量。」

民主黨不參選被警告是與北京對抗

香港民主黨將於下月決定是否參選年底的新立法會選舉。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坦言,該黨選舉政治的路已盡;民主黨的主流意見亦是傾向不參選;社民連亦表明不參選。不過,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中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則撰文針對民主黨,警告若民主黨全面禁止成員參選,等於與北京對抗,是「死路」一條。

老鱷坦言,真是很不幸,很替他們淒涼。「我們經常有個說法就是『有強姦無焗賭』,原來現在是有『焗選』的,你不選都不行,否則你就走一個很錯誤的一步,後果自負,講到明就是威脅它。」

「在香港有參選、有選舉和被選舉的自由,他們明不明白什麼叫基本法,他們好像完全都不明白這個基本法。」老鱷說,中共現在在煽惑民主黨內的個別黨員,以不代表民主黨的身份參加選舉,他指,剛收到消息,「好像有四名的羽甲有這樣的興趣,就是不理黨的指揮棒,以個人的名義不代表民主黨去參選。」

他又分析說,「現在後面的人要上位,又沒有機會,你現在又不給他參選,那我從政來幹什麼呢?可能有些人會有這樣的想法。」

中共以民主黨的參選做政治花瓶

為什麼當局一定要民主黨參選呢?老鱷解釋,它這個止暴制亂,它怎麼也要做一場大戲出來,「說真的,就算中國共產黨它現在不給我們說它一黨專政,它(中共)經常說在國家裏面還有很多不同的政治團體,也有一些人是在爭取民主的,一樣是存在的,在澳門裏面也有反對黨。」

老鱷補充,反對派其實全部都是政治花瓶,「所以它需要這些政治花瓶去配它的劇本、配合它們在螢光屏裏吹噓,當別人說它獨裁的時候、打壓民主的時候,它說不是的,也有民主黨參選,用這些東西來混淆視聽,這些狡猾的花言巧語是見慣不怪的,這些骯髒手段。」@

節目播出:8月26日
文字更新:8月30日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