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香港國安法》實施,政府刊憲公布修訂《電影檢查條例》中對檢查員的指引。政府將提交條例修訂草案,規定電影檢查員須考慮影片上映會否危害國家安全。同時建議賦予督察權力,持法庭手令可搜查任何地方及進行執法。

就港府在電影審查政策上加上國安法紅線,25日《珍言真語》節目請來拍攝《十年》的導演歐文傑作專訪,解構香港電影工業即將面對的危機和變化。

歐文傑表示,一直以來大家都很擔心,電影業界甚至電影學系的學生,都已出現自我審查的情況,唯恐自己正在拍攝的電影會否違反國安法。因為電影完成後必須要經過電檢才能上映,若果未能成功通過,有可能需要罰款,甚至會面臨入獄風險。他質疑將來是否仍存在創作自由,更認為目前收緊電檢只是港府進行的第一步。對於現在政府用新電檢條例,這種「不義之法」去控制院線,或大家能夠看什麼電影,已離港移居加拿大的歐文傑表示並不意外。

政府逐步收緊紅線 觀眾將承受巨大影響

「香港政府一步一步由最初表示《國安法》只有一部分人受影響,後來拘捕越來越多人,又說不會秋後算帳,結果卻正在全部秋後算帳中,即使目前政府將《國安法》納入電檢,你可以想像,現在我們聚焦在電影,但可能將來整個文化界都會因應《國安法》有不同程度的審查出現。」

大陸的廣電局送審制度,歐文傑形容「非常朝令夕改」。例如與日韓國關係緊張,就會出現限韓令或限日令,就國家安全方面,中央會因應「它認為需要的改動去改動,那把尺在它手中,不由我們『話事』。」他也無法預測將來會否仍然有《理大圍城》、《十年》甚至《樹大招風》,而再拍類似的電影的時候到底能否上映?

歐文傑指如今政府就《國安法》推行的電檢制度並不限於香港製造的電影,而是包括所有在電影院放映的電影。不論是韓國或是荷里活電影,只要有關當局覺得有危害國家安全的意識,就不能上映。例如之前上映的韓國電影《逆權司機》就在大陸被禁播。他質疑在條例下,類似電影他日是否能在香港的電影院上映,認為修例「對香港觀眾日後能在香港觀看什麼電影也有很大的影響」。

電影工作者步步為營 稍一不慎即犯法

提到何謂違反國安法或危害國家安全的定義非常模糊,歐文傑指整條新法例,政府都為自己留有很多行政空間和彈性去處理。「政府可以無限擴大那把尺,亦都可以自己把尺縮細。」他舉例以往大陸電影都可能會出現所謂「擦邊球」的狀況,但現在大家是否說一些比較輕微「大膽」的議題就會評定為危害國家安全呢?其實上映一部電影當中有很多人參與,包括導演丶編劇,尤投資者會有很大決定權。無人會希望以一套大製作,或以許多人的生計去冒險,而日後會否因國安法而被檢控才是更嚴重的事。

「今日大陸仍有一些導演可以搞地下電影,甚至在伊朗也有一些導演在堅持拍攝,我相信將來仍然會有。但主流電影方面,大家將來會更加保守。」

然而在香港目前的法例下,只要沒有持有放影許可證件,就不能搞私下放映會。歐文傑認為香港目前面對的審查壓力甚至比大陸更加大,社會氣氛對政治很敏感,很輕易便被認定為煽動顛覆、危害國家安全。現在香港沒有人能肯定自己所拍攝的電影是否完全沒有違反國安法,例如觸及到一些社會議題的時候已經不太安全。另外無論是藝發局或賽馬會,之前曾借出部分場地給一些電影團體,播放過一些敏感題材的電影,現在已不肯再續租。

歐文傑坦言,即使未有新條例出台之前《國安法》已經存在,他知道一旦拍攝某些故事題材就會觸犯《國安法》。正因他們要繼續從事創作才身在海外,「才能繼續享有權利去做這件事,至少個人不會有危險。」反而仍然身在大陸想堅守創作和放映空間的電影人或團體所承受的壓力更加嚴重。

雖則如此,歐文傑並不完全悲觀,正如中共對媒體和電影一直有一套嚴格的審查系統,劇本要送審,上映前仍然要得到許可,但只要經濟許可或客觀條件配合,其實在電影工業上仍然可以發展,即使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依舊有很多大陸導演,「他們在審查制度下生活了許多年,很清楚那條線在哪裏,很清楚如何去創作,理解如何為自己找空間」。

電影人的兩個選擇:留下尋找空間或離開

「香港電影業目前要面對一個非常不習慣的景況,我們以前享有言論自由,有自由去說去做,有『一國兩制』的保護。」歐文傑指以前電影圈,可以拍任何題材的電影,只要不回大陸,不送審他就有絕對的自由,受《基本法》保障。當突然要面對「一國一制」的時候,大家都需要一個適應期。但市民和觀眾需要理解,到底扼殺電影業的一個可能性,最終會出現什麼後果。

歐文傑形容,全香港市民都經歷過2019年(反修例)運動、元朗白衣人事件、中大和理大事件。當一班紮根本土,對香港非常有感情,然後很想為香港發聲的電影人,去呈現這些傷痛畫面的時候,香港人可能是很有共鳴的。但對於極權政府來說就是違反國家安全,以經濟和行政手段,甚至恐嚇,令大家盡量不希望這些電影出現。

《理大圍城》在2020年的時候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電影殊榮,此前只能在部分藝術中心放映,直到一次機會能在電影院放映,不少市民都排隊購票支持。但正正可能掀起的風波太大,影院也遭受到壓力,《理大圍城》最終不能在香港上映。歐文傑感受過此前《十年》場場爆滿的感動,也希望為《理大圍城》出一分力。排除疫情、執行和地區的限制後,《理大圍城》最終即將能在加拿大上映。他亦希望日後能將更多香港電影帶到加拿大。

總括而言,談到如何應對政府對電影下的這條禁播紅線。歐文傑很直接的說:「要不找方法面對,要不就逃離。」因為法律是由政府去釐定,當你不能去推翻政權,就只能活在政權下尋找生存空間。因此他認為今日香港電影人要面對的,是很大的自身適應問題。@

節目播出:8月25日
文字更新:8月26日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