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各國譴責塔利班武裝奪權的時候,中共則向塔利班伸出橄欖枝。有評論認為這是中共擔心其在「一帶一路」上的千億美元的投資打水漂。

8月18日彭博社發表專欄作家任舒立的評論說,阿富汗現在的動盪局勢令北京頭疼不已,北京擔心那裡的混亂不僅會蔓延到新疆地區,還會蔓延到巴基斯坦。作為習近平標誌性政策的「一帶一路」計劃的一部份,中共向巴基斯坦投資了巨額基礎設施項目,並向伊斯蘭堡提供了巨額貸款。

自中共從2013年啟動「一帶一路」以來,中共已向海外投資了數千億美元,修建道路、水壩和發電廠等。其兩大政策性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向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和歐洲的國家提供了約 2,820 億美元的貸款,以至於2020年中國資本賬戶首次出現逆差。
與中國和阿富汗相鄰的巴基斯坦是北京海外基礎設施建設的最大受益者。據報道,僅所謂的中巴經濟走廊就價值 620 億美元。巴基斯坦可能是中國在中亞的利益與印度洋航道之間的關鍵紐帶。

在過去10年中,中國的政策性銀行向國外發放了近 5,000 億美元的開發貸款,足以與世界銀行一爭高下。

但最近,北京開始擔心其在那裡的資產。 7 月 14 日,一輛中國巴士在巴基斯坦北部發生爆炸,造成 9 名在達蘇水電站大壩工作的中國工程師喪生。該項目由國有的中國葛洲壩集團有限公司牽頭。今年4月,巴基斯坦塔利班在中共大使下榻的酒店發動了自殺式爆炸襲擊。

一個月過去了,沒有人聲稱對大蘇襲擊事件負責。巴基斯坦上周將責任歸咎於阿富汗境內的塔利班。

中共試圖將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境內的塔利班區分開來。當被問及達蘇襲擊與塔利班之間的聯繫時,中共外交部在 7 月做出了一個有趣的回應:哪個塔利班?北京將阿富汗塔利班稱為「一支關鍵的軍事和政治力量」,但將巴基斯坦境內的塔利班視為恐怖組織。

7 月下旬,在阿富汗塔利班高調訪問北京期間,北京設法獲得了一項公開承諾,即該組織不會允許武裝份子利用阿富汗領土作為攻擊中國的基地。任舒立認為,僅這一承諾就表明中共對阿富汗的新統治者有多不安。

中共「一帶一路」在海外的巨額投資常常打水漂。委內瑞拉就是一例。

委內瑞拉曾是中國政策性銀行最喜歡的目的地。通過貸款換石油,中共押注該國的石油生產足以償還債務。到馬杜羅總統 2013 年任期開始時,中共向委內瑞拉提供了 400 億美元的信貸額度。

然而,在 2014 年至 2015 年期間,布倫特原油價格從每桶 100 美元跌至50美元;中共不得不推遲貸款償還期限,以幫助委內瑞拉人度過危機並提高石油生產能力,以免過去的投資打了水漂。迄今,委內瑞拉仍然拖欠中國300億美元貸款。
 
隨著中共病毒(Covid-19)在全球蔓延,中共的「一帶一路」面臨更多虧損。巴基斯坦外長4月份給北京的外交官打電話,提出緊迫的請求:巴基斯坦經濟嚴重衰退,政府需要重組數十億美元的中國貸款。

吉爾吉斯、斯里蘭卡和許多非洲國家也向北京提出類似的要求,要求重組債務、延後還款或免除今年到期的數百億美元貸款。
如果中共重組或勾銷這些貸款,可能會給中共的金融體系帶來巨大壓力,並激怒中國民眾。
 
任舒立分析,「一帶一路」項目連連虧損,原因在於其處理貸款的方式。世界銀行選擇貸款對像是根據國家風險溢價和要求回報率等具體指標,而中共似乎是憑直覺運作的。在選擇貸款對象的時候,北京不是檢查一個國家的信用歷史,而是試圖預測如果獲得足夠的投資和基礎設施,債務人會是什麼樣子。
 
然而,有學者指出,中共推出「一帶一路」的根本目的,不是為了經濟利益,而是政治利益。

前美國海軍部長吉姆·韋伯(Jim Webb)2021年2月撰文說,「一帶一路」是中共爭霸全球戰略的重要部份,中共通過「一帶一路」項目與亞非拉發展中國家建立經濟和外交聯繫,並以保護這些項目利益為由進行軍事滲透。

台大經濟系退休教授張清溪早在2018年5月的「一帶一路」因應策略座談會上說,「一帶一路」的目的,是為了解決產能過剩、鞏固能源供給、佔領戰略支點、影響各國政治,最終取代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成為世界霸權,恐怕還有摧毀人類文化的深層作用。
 
張清溪認為,相關國家的政治、民族、宗教問題,將讓「一帶一路」的政治目的受到考驗。比如經過中亞的鐵路,可能變成威脅中國安全的樞紐。

任舒立評論說,如果此次阿富汗的動盪讓一帶一路再受打擊,它將引發人們對「習思想」的更多質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