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6日,在英國蘭開夏郡(Lancashire)黑池(Blackpool),人們沿著海灘散步,享受陽光。(Paul El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3月16日,在英國蘭開夏郡(Lancashire)黑池(Blackpool),人們沿著海灘散步,享受陽光。(Paul El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一項研究顯示,太陽可能是近幾十年來地球氣溫升高的主要原因,而不是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CO2),這個結果與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結論截然相反。

這篇同行評審論文,由來自世界各地的二十多名科學家編寫,得出的結論是,之前的研究沒有適當考慮太陽能在解釋氣溫升高中的作用。

這項新研究的發布正值聯合國IPCC發布第六次氣候評估報告,名為《AR6》,該報告再次聲稱人類二氧化碳排放是全球暖化的罪魁禍首。報告稱,人類的責任是「明確的」。

但新研究對這一假設提出了嚴重的質疑。

氣候科學家和太陽物理學家們稱,IPCC對二氧化碳的指責是「不成熟的」,他們在新發表的論文中認為,IPCC指責人類二氧化碳排放活動,造成氣候變暖的結論,是基於「太陽總輻照量的片面和不完整的數據」。

多位作者在一系列電話和影片採訪中告訴大紀元,事實上,全球氣候組織在其有影響力的報告中,所包含的觀點、研究和數據,似乎表現出刻意和系統性的偏見。

論文的主要作者康諾利(Ronan Connolly)博士在一次影片採訪中告訴大紀元:「根據已發布的數據和研究,可以證明所有的變暖都是由太陽引起的,但IPCC使用不同的數據得出相反的結論。」

他補充說:「IPCC堅持要強行達成所謂的科學共識,因此他們似乎決定只考慮那些支持他們說法的數據和研究。」

從政策角度看,其影響是巨大的,特別是在這個涉及數萬億美元的領域,而且提出對全球經濟進行重大重組之際。


2013年10月30日,德國雲達(Werder)附近的一個太陽能發電廠後面,豎立著風力渦輪機。(Sean Gallup/Getty Images)
2013年10月30日,德國雲達(Werder)附近的一個太陽能發電廠後面,豎立著風力渦輪機。(Sean Gallup/Getty Images)

論文研究了太陽和二氧化碳

根據這篇新論文,利用美國政府和其它來源的公開數據集,很容易解釋近幾十年來觀測到的所有變暖現象,只需使用到達地球的太陽能的變化即可。

該論文認同,若使用聯合國選擇的數據將意味著人類將在很大程度上要承擔氣候變暖的責任,但該研究包含了多個圖表,表明只要選擇聯合國沒有使用的不同數據,就推翻了IPCC的結論。

這項由十多個國家的專家發表在國際科學期刊《天文和天體物理學研究》(Research in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簡稱RAA)上的研究,如果得到證實,將對IPCC及其關於人類二氧化碳排放是全球暖化唯一、甚至主要驅動力的結論,造成毀滅性打擊。

雖然該論文呼籲進一步研究,以解決相互矛盾的數據和研究之間的差異,但作者們令人信服地表明,根據所使用的數據,大部份甚至所有的氣候變暖完全有可能與人類無關。

這篇論文使用16種不同的太陽能估算值,稱為「太陽總輻照量」,將這些數據與19世紀以來對北半球溫度的25種估算值進行了比較。

例如,將美國太空總署(NASA)太陽監測衛星「ACRIM」的太陽數據,與可靠的溫度數據進行比較時,幾乎所有的變暖都是太陽造成的,與人類活動幾乎沒有任何關係。

(譯者註: ACRIM,Active Cavity Radiometer Irradiance Monitor 空洞變化輻射計及輻照率監測器,用於監測太陽總輻照率的變化)

然而,該研究論文的作者們表示,出於最陰暗的原因,聯合國選擇忽略NASA ACRIM的數據和其它數據,而支持假設人類對氣候變化負責的數據。

聯合國IPCC的報告,包括最近發布的第六次評估報告,一直將觀察到的變化歸咎於人類活動,如所謂的「溫室氣體」排放。科學文獻中的許多研究都同意IPCC的立場。

然而,這項題為《太陽對北半球溫度趨勢的影響有多大?一個正在進行的辯論》(How much has the Sun influenced Northern Hemisphere temperature trends? An ongoing debate),引用了其它幾十項研究,這些研究指出,太陽,而不是人類活動,才是氣候變化的主要驅動力。

據論文作者們稱,這些不同的科學觀點被IPCC故意壓制,沒有反映在聯合國IPCC的報告中,也沒給予充份的解釋。

IPCC的一位發言人對大紀元否認了該聯合國機構的錯誤行為,並表示新的研究報告在審議的最後期限後被接受出版了。

RAA的這篇論文顯示,自19世紀末北半球開始收集可靠的數據以來,地球溫度就已經有所攀升。

然而,聯合國這份有影響力的評估報告還受到了另一個挑戰,甚至IPCC使用的溫度數據也受到了新論文和其它報告的批評。

除其它問題外,該研究還突出了IPCC使用城市和農村地區的數據來估算全球溫度變化的方法存在明顯缺陷。

作者們稱,由於眾所周知的「城市熱島」效應,加入城市數據會導致人為的溫度上升偏差,這一點必須考慮進去。

基本上,由於人類活動和建築,城市往往比農村氣溫高,因此,周圍有城市發展起來的溫度站會顯示由城市化引起的人為溫度上升,而不是全球暖化。

IPCC 否認了這些問題,認為城市化在估算氣溫上升中,只發揮了非常小的作用。

為甚麼會有明顯的偏見?

當被問及為甚麼這些觀點被忽視,甚至被壓制時,論文的主要作者康諾利認為,「確認性偏見」(confirmation bias)在起作用,「確認性偏見」指人只考慮支持他們偏見的信息,康諾利說這種偏見影響了所有科學家。

他說,雖然「確認性偏見」可能在IPCC選擇要考慮和包括的數據及研究中起作用,但很難完全確定。他對IPCC只考慮「支持選定的說法」的數據和研究表示擔憂。

康諾利補充說:「他們是故意這麼做,還是僅僅是因為確定性偏見,很難說。但很明顯,支持IPCC觀點的數據被挑選出來,而與之相矛盾的數據被排除在外。」康諾利是環境研究和地球科學中心 (CERES) 的計算化學博士。

康諾利還表示,IPCC忽略了與其結論相矛盾的近期關鍵論文,甚至否認存在任何此類的新論文,儘管IPCC的主要科學家們在自己的工作中引用了這些論文。

例如,2015年在著名的《地球科學評論》(Earth-Science Reviews)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相關論文:《重新評估19世紀以來日照變化對北半球溫度趨勢的作用》(Re-evaluating the role of solar variability on Northern Hemisphere temperature trends since the 19th century),該文得到了IPCC第一工作組聯合主席、中國研究員翟盤茂(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的正面引用。那篇論文指出,城市的熱效應問題並沒有得到適當的解決。

然而,IPCC在最新的評估報告中聲稱,「近期沒有文獻」會改變其結論,即城市化問題在全球陸表溫度明顯上升中所佔的比例不到10%。

當被問及為甚麼在其最新報告中,沒有提及2015年被其領導人引用的一份主要期刊上的研究、以及其它關鍵論文時,IPCC的一位發言人在諮詢翟盤茂後告訴大紀元:「關於引用的決定取決於章節組的作者,而不是聯席主席。」

聯合國機構的一位發言人告訴大紀元,他要求翟盤茂答覆,但在報告出版之前,不可能有任何回應。

在另一個例子中, IPCC歪曲了康諾利2019年參與的一項關於積雪覆蓋的研究,錯誤地暗示該研究顯示四季的積雪都在減少。事實上,這項研究表明,秋冬季的積雪更多,而目前的氣候模型對四季的預測都是錯誤的。

康諾利認為,部份問題在於IPCC的使命是找到科學共識。

「這在開始可能是個好主意,但在科學界有不同意見的情況下,試圖強行達成一個草率的共識,遺憾地阻礙了科學的進步,這是無益的,並導致對結論的不合理信任。」康諾利在接受採訪時告訴大紀元。

為了解釋聯合國報告中缺乏各種已發表的科學觀點,該研究引用了研究人員和論文,提到「可能會干擾政治目標的科學結果是不受歡迎的」。


這份來自NASA的照片顯示,2012年12月31日,太陽表面的一次噴發。(NASA/SDO via Getty Images)
這份來自NASA的照片顯示,2012年12月31日,太陽表面的一次噴發。(NASA/SDO via Getty Images)

系統性偏見……還是蓄意欺騙?

另一位研究作者,宋威利(Willie Soon)博士回應了這些擔憂,認為忽視太陽活動就相當於忽視房間裏的大象。

這位CERES的天體物理學家痛批IPCC為「卡通科學而非科學」,實質上指責IPCC這個聯合國機構在蓄意欺騙。

他在關於這個問題的一系列採訪中告訴大紀元:「我認為最新的IPCC報告將繼續誤導大多數毫無戒心的公眾,讓他們無法知道IPCC並未公平、客觀地審查過去8年發表的所有相關科學文獻。」

曾在哈佛大學史密森天體物理中心,研究太陽和地球氣候關係長達三十多年的宋威利,也對IPCC的《決策者摘要》(Summary For Policymakers,SPM)進行了抨擊。

「毫無疑問,《決策者摘要》的報告草案又向所有人兜售了另一個公然的謊言,那就是二氧化碳導致了地球上所有的溫度變化,儘管他們繼續掩蓋這樣一個事實,即我們新的全面的研究論文得出的結論是,所有這些結論不僅不成熟,而且實際上被混淆並誤導。」

「我們的科學評審表明,日照量的變化是一個可信的重要因素,可以解釋大多數溫度計數據的觀測變化,」宋補充說。「那麼為甚麼IPCC現在還在玩這種幼稚的捉迷藏遊戲,同時認為我們都可以永遠被他們的小把戲議程所蒙蔽?」

宋說,他希望對太陽和氣候之間關係的系統審查,能夠幫助科學界回到一個「更現實的方法」來理解地球氣候系統的變化。

「是時候制止IPCC濫用科學了。」他總結道。

順帶提一下,同樣由於太陽活動的變化,宋認為全球氣溫可能在未來幾十年下降。


2015年11月25日,中國山西省的一家燃煤電廠冒出滾滾濃煙。(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5年11月25日,中國山西省的一家燃煤電廠冒出滾滾濃煙。(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甚麼是氣候變化?

研究報告的共同作者、地球物理學家、匈牙利科學院院士薩卡教授告訴大紀元,新的評審論文是恢復「氣候變化」科學定義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薩卡認為,在過去30年裏,這個定義已經被扭曲,他認為科學界必須記住,科學不是基於權威或共識,而是基於對真理的追求。

這位地球物理學家解釋說:「氣候變化的定義在1992年被扭曲,與科學不符。」他指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將自然原因排除在氣候變化的定義之外。

事實上,氣候變化一詞在過去,而且也必須再次,不僅包括人類造成的變化,還應包括幾十年或更長時間內發生的溫度、降雨、風暴等其它因素的自然變化。

薩卡在強調這項研究的意義時向大紀元解釋說:「模糊氣候變化的傳統定義,為將氣候變化歸因於人為排放鋪平了道路。」

但是不應該如此。他認為,即使不是科學家的門外漢也應該努力發現真相。

他說:「如果人們能系統地詢問政治家、決策者和記者,他們口中的氣候變化是甚麼意思?就能夠決定誰在渾水摸魚。」」


2012年7月8日,受熱帶風暴「艾爾莎」影響,紐約市降下暴雨。(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12年7月8日,受熱帶風暴「艾爾莎」影響,紐約市降下暴雨。(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外界的觀點

甚至IPCC的一些評審員也對主流說法表示懷疑,並支持宋威利和其他人的工作。

在大紀元聯繫到IPCC認可的評查員、澳洲的布拉迪(Howard Brady)博士時,他稱讚宋和該研究報告背後的其他作者的工作「可能是最好的」。

布拉迪承認自己缺乏關於太陽的專業知識,他抨擊了IPCC及其模型。

他指出,除其它擔憂外,IPCC「仍然預測會有更多的風暴,即使風暴正在減少」,「IPCC仍然稱海平面在加速上升,而實際上海平面並未上升」。

多年來,許多IPCC的科學家都不同意他們同事提出的觀點。

例如,已故的莫納博士(Nils Axel Morner)曾擔任IPCC海平面審查員,他經常指責聯合國機構出錯,這些錯誤很可能是出於政治原因,而非科學原因。

大紀元聯繫的另一位對新研究和IPCC最新發布的報告有深入了解的外部專家,也表示了嚴重關切。

氣候學家克里斯蒂(John Christy)是阿拉巴馬大學亨茨維爾分校大氣與地球科學的傑出教授,他指出:「IPCC報告顯示了對模型模擬有很高的信心,但報告中也指出模型很難代表真實的大氣狀況。」

他解釋說, IPCC稱,它們的模型準確地描繪了所有影響氣候的因素,在過去40年裏,除了人類排放以外,沒有任何其它因素可能導致氣候變暖。

「這顯示出傲慢和缺乏想像力。」克里斯蒂說,他還擔任地球系統科學中心的主任。

這位世界知名的氣候學家承認,他沒有時間閱讀這篇新論文或仔細審議最新的IPCC報告,他告訴大紀元,聯合國的模型甚至不能再現過去150年的自然變化,如20世紀上半葉的自然變暖。

他說:「他們也高估了過去40年的變暖程度,同樣,與現實世界不符。」

「如果它們沒有足夠的技能複製自然變化,並且在過去40年裏過高地預測大氣溫度,那麼它們又是如何被賦予這樣的能力,如此『明確』地告訴我們為甚麼會發生氣候變化呢?」他問道。

克里斯蒂博士在他的結論中直言不諱地說:「未來,這些模型肯定自相矛盾。」

這限制了他們的結果「屬於猜測性假設的範疇,而不是政策決定性工具」。


美國哈佛-史密森天體物理學中心物理學家宋威利。(宋威利提供)
美國哈佛-史密森天體物理學中心物理學家宋威利。(宋威利提供)

NASA和IPCC的回應

NASA氣候問題代理高級顧問、戈達德太空研究所(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所長施密特(Gavin Schmidt)在被問及這篇新論文時直言不諱。

他對大紀元說:「這完全是一派胡言,任何明智的人都不應該在這篇論文上浪費時間。」

他沒有回應關於新RAA論文中具體事實或推理錯誤的後續請求。

然而,即使是人為變暖假說的主要支持者施密特也承認,IPCC的模型是不準確的。

《科學》雜誌援引施密特的話說:「即使是短期內,你也會得到令人瘋狂的可怕和錯誤的數字。」

相比之下,IPCC通訊主管林恩(Jonathan Lynn)告訴大紀元,聯合國機構對其結論仍然非常有信心。

當被問及這篇新論文及其作者關於IPCC錯誤地指責人類排放的斷言時,林恩回答說:「IPCC並不尋求為任何事情責怪任何人或事。我們確實試圖將氣候變化歸因於其原因。」

林恩指著IPCC新報告的第三章,呼應了該聯合國機構的評估,即其審查的一萬四千多篇論文表明,氣候變暖是由人類排放推動的。

「2021年的新論文很可能挑戰IPCC的基本結論,即二氧化碳和人類排放是最近幾十年變暖的背後原因,」林恩在給大紀元的一份後續聲明中補充說。「但是,如果該論文被納入下一次評估,不太可能完全推翻這個基於其它數千項研究的結論。」

預計下一次IPCC評估將在五年多後進行。

IPCC新報告的作者之一科辛(Jim Kossin)慶幸地說,由於該機構的調查結果,人們對氣候變化「開始感到害怕」。

「我認為這將有助於改變人們的態度,」他說,「希望這會影響他們投票的方式。」


2019年7月23日,一對夫婦在英國布萊頓海灘享受陽光。(Mike Hewitt/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3日,一對夫婦在英國布萊頓海灘享受陽光。(Mike Hewitt/Getty Images)

原文:Study Finds Sun-Not CO2-May Be Behind Global Warming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一位屢獲殊榮的國際記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他與人合寫了《教育者的罪行:烏托邦是如何利用公立學校摧毀美國兒童的》(Crimes of the Educators: How Utopians Are Using Government Schools to Destroy America』s Children)一書,他還擔任「自由前哨媒體」(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行政總裁,並為美國和國外的各種出版物撰稿。#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