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岳陽市汨羅市法輪功學員付淑梅被中共劫持到洗腦班僅兩天,就突然肚子痛、大汗淋漓、昏死過去,從此落得半身不遂。

8月20日,明慧網報道,2017年,付淑梅因為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錄像。自元月份開始,汨羅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公安國保、派出所、社區等人員每天上班就開兩輛車來她家騷擾。她女兒要她到外面避一避,她去了另一個女兒家住了七八天。

回來後,那幫人還是天天開兩輛車來她家騷擾,一共長達10個月。

2017年11月上旬(中共「十九大」期間)的一天晚上約9點鐘,付淑梅在陽台上收衣服時,看見一輛白色小車停在樓下,有5男1女圍在車邊。這時一個男的朝她指著說:「就是她。」。

4個男的找到在樓下開小商店的她的女兒說,要送她媽去「學習」。她女兒不了解實情,就把他們帶進家。

他們讓付淑梅去「學習班」。付淑梅說:「辦學習班?我不去,你們自己學,多學點。你們迫害法輪功,對你們自己不好。」

他們說:「您配合一點我們,我們這個時候連晚飯還沒吃……」她想著可以多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於是就坐他們的車去了。

洗腦班設在汨羅市「好來烏」賓館。付淑梅一進去,就看見一掛香蕉、兩個蘋果、兩個梨子、一把糖粒子、一杯芝麻豆子茶。他們「招待」她吃喝。她喝了那杯茶。

這時有十來人圍著她,有照相的,有跟她說話的。有一個人問她是否還看法輪功的書。她說:「這麼好的書怎麼不看?看了20年了。」此人不停地給她照相。

第三天,社區的女主任說:「付淑梅不舒服,送她回去。」

付淑梅回家後就肚子就痛,吃了飯痛得倒在床上,尿失禁、大汗淋漓,人昏死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她醒後發現全身冰冷。接下來的5天,她沒吃沒喝,瘦了15斤。

女兒陪她去了醫院,汨羅醫院不收。她被送到長沙,醫院量出她的血壓高壓280,馬上送她去急救室,被診斷患了胰腺炎。那時她已半個月滴水未沾。

從此,她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

報道說,付淑梅在被綁架前感覺身體很好,可在洗腦班裏被關了兩天後身體就出現了嚴重的症狀。那杯茶裏是否下了毒?

付淑梅,74歲,以前因家裏經濟條件不好,拚命幹活,落下了一身的毛病,來例假時劇烈的頭痛,平常就肚子痛、背痛,更嚴重的是長期便秘,可無錢治病。

1997年黃曆9月初的一天,經一好友介紹,她跟著學煉法輪功。3天後,她身上的不適全都消失了,從此她走入了修煉。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付淑梅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失去了往日平靜幸福的日子。每到「四二五」(1999年4月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和平請願)、「七二零」(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就會有人來騷擾她。

在付淑梅上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之前,已有4位汨羅市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那裏。他們是:楊建(男,五十多歲)、向金華(男,六十多歲)、吳曉明(女,五十多歲)、彭棟彬(女,62歲,退休醫生)。

洗腦辦人員用種種迫害手段來迫害他們,24小時放誹謗法輪功的光碟、謾罵法輪功、逼寫「三書」(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

「洗腦班」是中共法律之外的黑監獄,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採取剝奪睡眠、疲勞戰、車輪戰等手段對他們進行精神折磨,達到「轉化」(放棄修煉)指標。

中共有不計其數的洗腦班,中央、省市縣和鄉鎮以及各個單位、學校、工廠、軍警都有自己的或聯合的洗腦班,大大小小的,臨時的、長期的,一期又一期,把一批批法輪功學員綁架進去迫害。

從付淑梅因不放棄修煉在洗腦班的遭遇可見中共洗腦班的邪惡。#

明慧網原文:湖南老人付淑梅遭洗腦班迫害兩日後半身不遂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