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江蘇揚州發生一名男子強行沖卡,遭到多名志願者毆打事件,引發民憤。揚州市民還表示,當地封閉時間太久,期間亂象頻生,民怨極大。

男子強衝卡遭踹頭踹胸 民眾:志願者沒有資格打人

8月22日,揚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發通報稱,8月21日上午10時35分左右,揚州汊河街道胡莊花園居民江某騎電動車自西向東行至薛樓橋卡口處時,不執行防疫相關規定強行沖卡,被志願者攔下後,先行動手打志願者,隨即雙方發生糾纏。江某已送醫院治療。當地紀檢部門已介入調查等。

極目新聞22日報道,21日晚,揚州陳先生(化姓)反映,揚州當地一男子因要外出,和卡口疫情防控工作人員(志願者)發生衝突,最後被幾名防控人員打倒在地,最後送醫。陳先生表示,這件事已經在揚州當地傳開,不少人認為志願者沒有資格打人。

網絡熱傳的現場片段顯示,5名身穿紅色馬甲的男子抓住一男子,分別控制其手腳,令其躺在地上。一穿紅馬甲的男子用右腳踹地上的男子的頭部和胸部,致其當場短暫昏迷,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最後該男子被人背著送到救護車上。

8月21日,揚州市民康先生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透露:事發地汊河街道胡莊花園的居民告訴他的鄰居,胡莊花園到薛樓橋有兩道卡口,那名男子騎車直接闖過了第一個卡口,守第一卡口的人趕緊通知第二卡口的人,第二卡口的人做好準備攔他,男子到達時先打了志願者,然後5個志願者將他按倒。

康先生認為,志願者們對男子打得太狠了,往頭上踹,這是往死裏打。這也證明揚州政府的管理疫情的能力太差。

大陸一名匿名律師受訪時表示,現在大陸的奇怪現象很多,比如打疫苗,說的是自願,但是執行起來就是強制,甚至比抓犯罪份子還厲害,帶有人身污辱的性質,相關部門和人員過度地使用權力,導致民眾有怨恨心理,心裏不滿。但老百姓普遍不太懂其中的法律問題,只是覺得侵犯了他們的自由行動的權利和尊言,就容易產生矛盾。

他說,因為權利的界限不明確,對於這些參與防疫的人(包括一些保安、志願者),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權利的界限在哪裏,就隨意地強令別人如何做,這種行為對居民來說已經構成傷害了。很多人隨意地無限擴大自己的權利,隨意地侵犯民眾的權利,必然會引起衝突。

這宗事件在網絡引發極大民憤,網民認為,男子闖卡不對,但志願者對男子踹頭、踹胸實屬惡劣。

「在已經制服男子的情況下,還踹人家太陽穴和心臟部位,志願者應該這麼做嗎?」「控制住就行了,踹頭和心臟部位,是想要人命!」

「總是報道有人不配合,有人闖關卡,能不能先心平氣和地問問人家是為了甚麼事闖卡,如果是可以幫助人家解決問題,我相信也沒有人非要闖卡。」

「嚴重關切處理結果,還老百姓公道!!嚴懲打人者!」

揚州封控太久 引發民怨

康先生還對記者表示,他居住的地區是中風險區,已封控20多天了。人們被關得太久了,都很壓抑,很多人家裏的儲備菜吃完了,買菜卻遇到麻煩。

「市民買的菜,質量特別不好,都是爛菜。還缺斤少兩不夠數。我們只能在社區指定的店買菜,不能自己訂購。很多人家裏已經沒有儲備了,也只能買這些爛菜,不然沒吃的。」

「花50元買的平價菜應該是18斤,我稱了一下才14.6斤!馬鈴薯有的長芽,有的爛了,能吃嗎?我看了下膠袋包裝,寫著『宏信龍』。」

康先生指,現在政府封控管得越來越嚴,以前病例多的時候也沒這麼嚴。誰知道是怎麼回事?政府是怎麼管理的?

8月20日,揚州邗江區梅嶺街道的侯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我們這兒從7月31號開始超封閉管理,隔壁一個單元有一個確診者,整個一個單元的居民於31日晚被拉走隔離,至今(8月20日)還沒有回來。剩下兩個單元共計八戶居民,核酸檢測皆為陰性。」

侯先生說,自己的奶奶已住院了,爺爺一人在家需要照顧,但因為封鎖,家人無法去照顧爺爺。

「爺爺血壓高,本來就因中風落下腿腳不便的後遺症。醫生詢問過狀況後說,他這樣的狀況最好住院。我們唯一的期望就是能讓我父親去照顧爺爺。」「但是現在想出小區,去照顧老人根本不可能,報告給相關部門,他們是來回踢皮球。」

「我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能解封,每天早上都看新聞,看揚州又有多少確診病例等。希望情況趕緊好起來。」

據官方22日通報,21日的24小時內,大陸新增本土病例4例,其中上海3例,江蘇1例。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的作為有目共睹,因此外界普遍不信官方數據。#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