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胡昊清(Michael Hu)第一次觀看美國神韻藝術團演出時,就被深深地打動了。其中的舞蹈《紅眼石獅》,讓他又驚奇又震撼。後來的事實證明,那一刻改寫了他的人生之路,也改變了他的世界觀。

2021年的9月初,胡昊清將參加第九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他回憶當時改變他命運的舞劇:「那是啟迪人心的,因為是講關於德行的故事。」「所以我也想上台演出,告訴人們,作為一個人,你要有一個良好的道德;如果你沒有,那麼就會有壞的事情找上來。」

學中國古典舞  了解傳統文化

可是,當他第一次被父母帶去夏令營學舞蹈的時候,他卻打退堂鼓了。

「幾乎都是劈叉,我那時候一點也不喜歡。」胡昊清說。所以到了2016年,在選專業的時候,他是打算學吹小號的。可在最後一刻,他還是轉到了舞蹈系。

「第一年的時候,我們基本就是練拉筋劈叉這些基礎的東西,剛開始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後來,等你身體變靈活了,並開始學習更多的動作和技巧的時候,我覺得還挺酷的,就繼續跳了。」

在紐約飛天藝術學院,胡昊清接受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和正宗中國古典舞訓練,經過了日日夜夜的艱苦訓練,他逐漸成長為一名傑出的青年舞蹈演員。這對於在美國長大的他來說,是一個重塑世界觀的過程。

「我是在美國長大的,我不理解中國的五千年文化⋯⋯學習中國古典舞對我來說有些困難,因為老師總講有關中國的元素。」胡昊清認為,每個舞蹈動作背後,包含傳統文化的內涵,這是他理解動作的難點。他說:「一個動作有很多種做法,因人而異,所以一切一樣又不一樣;每個動作都需要配合你放在裏面的情感,所以你不只是做動作,根本上是你把你的情感揉到你的動作中。」

來自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第九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選手胡昊清。(愛德華/大紀元)
來自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第九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選手胡昊清。(愛德華/大紀元)

學習失傳的絕技「身帶手、胯帶腿」

在紐約飛天藝術學院,胡昊清學習了一種失傳的絕技,叫做「身帶手、胯帶腿」。如果掌握了這個技巧,舞蹈演員的動作會顯得更加舒展、大方,更能表現人物的心理,而且讓觀眾看起來演員跳得更輕鬆、自在,似乎不費吹灰之力。

「你要從你的身體發力,然後一路到你的手,也就是你的身體先動,然後再是手,就像女子的水袖舞一樣,袖子伸出去之後,袖子就像你的手一樣,但是實際上你用力的點在你的身上。」胡昊清說,「因為這部份是你身體的核心,在中間這個地方,所以,你一旦從這裏開始,實際上你就是在使用你的心在跳。」

在跟老師學習這個技藝的過程中,胡昊清逐漸體會到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玄妙。

「你得持續地去『想』,」他說,「這很難,因為它不是一個固定的要求。」胡昊清認為,這個要求,難以用語言解釋,更需要用心領會。「不是說你達到了這個要求,就做到了;也許有很多途徑讓你做到,但是它們又看上去是不同的。」所以,這種技巧有時是有經驗的演員可以做到的,有時是那些像一張白紙般純淨的、沒有任何觀念的新手做到的。「我認為,剛開始的第一步,主要的任務就是去『想』。」他強調,如果不去「想」,一定是無法做到的。

然後就是不斷地練習,「你做甚麼事情的時候還需要耐心,就像常言講的,『偉業非一日之功』,你需要持之以恆。」

霸王項羽和在神面前的謙卑

這次新唐人舞蹈大賽中,胡昊清將在「垓下之戰」的故事中,表演自刎烏江的霸王項羽。在大陸無神論的教育中,人們談起這一段歷史,很多人都會批評項羽「性格上的軟弱」。然而,多年受中國神傳文化教育的胡昊清,對此有另一番理解。

來自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第九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選手胡昊清。(愛德華/大紀元)
來自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第九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選手胡昊清。(愛德華/大紀元)

「項羽作為中國歷史上偉大的大將之一,他戰敗了。他在過程中也想過為甚麼失敗?他後悔的是,沒有在有機會殺掉劉邦的時候殺掉他,他對此深深痛悔。」胡昊清說,「但是同時他又接受了他的命運,雖然他是那樣一個霸王,但是老天不讓他當皇帝,所以他接受了。他跟他的下屬說:『天亡我也,非戰之罪』。所以,了解了這些之後,他寧願死也不投降。」

胡昊清說,他想通過這個舞蹈,傳遞給觀眾一個信息,那就是「神」的存在。

「無論你多麼強大,或者你認為你多麼了不起,你都逃脫不了你的宿命。」他說,「總有一些想不到的事情破壞了你的計劃或你的甚麼事情,所以,在你之上還有高於你的存在,那是影響你生命的力量。」

在用心揣摩角色,用心學習中國傳統文化,並用「心」去跳中國古典舞。在這個過程中,胡昊清也學到了中國古人推崇的美德,比如「謙卑」。

「人一定要謙卑,因為在你之上有更高的力量存在。」他說,「即使你認為你是最好的,但實際上,還有比你更強大的東西。」他舉例說,每當碰到在課堂上,他自我感覺跳得很對,但偏偏被老師批評說他做錯了的時候,他就想,「這不是你發光的時候,你應該聽老師的,這是課堂,老師說了算。」

這次參加新唐人的古典舞比賽,是胡昊清第一次參加世界級大賽,也是第一次體驗跳獨舞。那麼這應該是他發光的時候了吧?他卻仍然謙卑地說:「我只想多積累些舞台經驗」。

來自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第九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選手胡昊清。(愛德華/大紀元)
來自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第九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選手胡昊清。(愛德華/大紀元)

胡昊清認為,參加大賽不是為了名次或者拿獎,「我們參加比賽就是為了提高技藝,而不是和別人競爭。就是和自己比賽,比前些年做得更好。」

胡昊清的變化,讓他的父母看在眼裏,喜在心頭。「他們說,我變成了更好的人,更加有耐心了;因為經過了所有拉筋、劈腿的痛苦後,你會感覺其它的事情都是小事情。」練習舞蹈,讓他的身心有了脫胎換骨般的改變。即使生活中遇到了其它苦難,他也覺得「真的不是那麼痛苦,簡直甚麼也不算了」。

在日常訓練之外,胡昊清也經常在世界各地進行中國古典舞的演出。雖然很辛苦,但他覺得平日的一切辛苦和汗水都在看到觀眾的那一刻得到了補償。因為典雅純正的舞蹈,帶給觀眾美的享受,也讓他們領略到中華傳統文化的深厚內涵。

「舞蹈如此美,人們也都看懂了,意識到演出比他們想像得還要美。」胡昊清說,「我最幸福的時刻,就是演出結束、大幕拉開的時候,當我聽到、看到觀眾們的時候,我知道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2021年第九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9月4日至5日在紐約進行複賽和決賽,可以購票現場觀看,也將有電視和網絡直播。詳情請見:https://dance.ntdtv.com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