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近出版的一本新書揭露了北京強迫調查專家否決實驗室洩漏可能性、震驚世衛(WHO)的內幕,以及為何世衛總幹事譚德塞開始公開謹慎表揚中國、私下施壓。

這本名為「餘震:疫情政治與舊國際秩序的終結」(Aftershocks: Pandemic Politics and the End of the Old International Order)的新書由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學者托馬斯‧賴特(Thomas Wright)和拜登政府國防部政策副部長科林‧卡爾(Colin Kahl)共同完成。

《華盛頓郵報》周四(8月19日)撰文介紹了書中的武漢實驗室洩漏內幕。

世衛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溯源小組負責人、丹麥科學家本‧安巴雷克(Ben Embarek)在武漢共停留了四周,其中包括隔離二周。他在2月9日的新聞會上說,該調查小組已經裁定人畜共患的間接傳播是「可能的」,而實驗室洩漏是「極其不可能的」,不值得進一步調查。

這一結論令他在日內瓦的同事感到「震驚」,因為他們不相信前往武漢的團隊有機會或數據來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

書中說,世衛組織在日內瓦的資深工作人員聽到這個說法時極為震驚,其中一位告訴本書作者,「我們都從椅子上掉了下來」。

書中透露,當時譚德塞就向調查小組表示了這一看法,但調查組卻「辯解」說,中共官員的壓力讓他們選擇了妥協。

據悉,當世衛調查組前往中國進行溯源調查,就調查地點與中國官員進行談判時,中共官員就向專家組提出,如果一定要去武漢進行調查得有一個前提,就是不再提出進行下次溯源調查建議。

安巴雷克說,中共官員根本不想提及實驗室洩漏問題。

譚德塞的質疑,貌似絲毫沒有影響到世衛的調查結論。世衛3月的報告仍重申實驗室洩漏「極其不可能」。

書中說,譚德塞隨後告訴中共駐日內瓦特使,他要說出報告真相,「即使中國(中共)不喜歡它」。

隨後,譚德塞在世衛的新聞會上公開表示,在中國的病毒溯源調查「範圍不夠寬」,也缺乏「及時、全面的數據分享」。

不過,譚德塞在中國問題上的轉變已太遲,沒有贏得批評者的支持。與此同時,世衛與中共官方的關係也漸行漸遠。

中共官員7月份批評世衛把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並表示,他們不會接受在中國進行第二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並指責美國向世衛專家施壓。

中共的喉舌媒體《人民日報》、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等在7月底紛紛轉載一個名為威爾遜‧愛德華茲(Wilson Edwards)的瑞士生物學家報道(見這),此人稱,世衛最近成立的「新型病原體起源國際科學諮詢小組」是美國施加政治壓力的結果。

在瑞士駐北京大使館8月10日發表公開聲明反駁,經查證、根本就不存在中共官媒報道的該瑞士生物學家後,中共官媒的文章突然從其網站撤下,呈現404頁面。該文仍在中國網絡上大量流傳,但瑞士官方的聲明卻被中共官方屏蔽。

8月12日,世衛發表下一階段溯源調查聲明(見這),敦促中國分享與最早的中共病毒病例相關的原始數據,以恢復對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並發布信息以解決有爭議的實驗室洩漏理論。

同時,世衛表示,拒絕接受「溯源調查被政治化」或者「世衛組織向政治壓力屈服」的說法。

曾前往武漢、負責調查的安巴雷克也說,調查人員應該尋求有關武漢市疾控中心一個實驗室的更多信息,對該實驗室進行更仔細的審查。該實驗室位於發生第一宗已知聚集性感染事件的市場附近。

安巴雷克透露,3月「極不可能」的實驗室洩漏措辭是與中國同行進行了48小時的緊張談判後達成的,他本人會更傾向於將實驗室發生事故的可能性僅僅描述為「不太可能」。

他上周在丹麥公共電視台TV2製作的一個紀錄片中說,一名實驗室員工在野外取樣時被感染,屬於病毒從蝙蝠傳給人類的可能假設之一;同時,被懷疑攜帶中共病毒的那類蝙蝠沒有一隻在武漢的野外生活。

他說,唯一有可能接近這類蝙蝠的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僱員。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8月13日反駁世衛的最新聲明說,必須「尊重」3月份的報告結論——實驗室洩漏極其不可能,以後的調查必須在中方參與的報告基礎上開展。

在8月18日的媒體發布會上,世衛組織緊急情況負責人邁克‧瑞安(Mike Ryan)說,世衛一直在幕後、努力提高對下一步溯源調查的信心。

「我們在這方面取得了進展,但我必須承認,這並不容易。」他說。#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