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我的蘋果手機中安裝了一個倒計時應用程式,提醒我需要採取行動的重要日期和事件。我認為我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時間可能會受進一步限制,因此每一秒都彌足珍貴。

作為一個生活在香港的香港人,此時此刻,在講述香港故事的旅途中,時間流逝的感覺是超現實的。從今以後,紀念「六四」的燭光悼念和「七一」集會都會被禁,而一直以來組織這些活動的團體都在政治壓力下被迫關閉。 

8月1日生效的《入境條例修正案》賦予移民官員禁止人們進出香港的無限權力。在未來的「突發新聞」發生之前,我們還不知道其全部影響。

一個已經不自由的香港還剩下甚麼?最近本人有機會與前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大律師交流。她因涉嫌違法、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授權的活動」,即是紀念「六四」鎮壓燭光守夜活動,而被拘留幾周。法庭審判定在十月,所以接下來的幾周時間對她來說是寶貴的。

自去年「七一」以來,像「港版國安法」這樣不公正的法律強加在所有港人身上,港人還能重獲自由嗎?答案非常明顯,因為我們現在目睹了過去幾個月大批港人離港移民去英國和加拿大。這個趨勢不會停止。

但真正令人擔憂的是,在「一國兩制」模式已瓦解的情況下,香港是否會實施資本管制?眾所周知,中國公民每年兌換或購買外幣的金額有5萬美元的限制,匯出中國的錢也有限制。香港即將「完全融入」中國,局面將是災難性的,特別是對熱愛自由,現在被暴政打壓的香港人。

中共根本不在乎,甚至謊稱香港在2019年大規模社會運動後已恢復「正常」。獨裁政權將所有反對派都收了監,而香港法院的裁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嚴厲得多。為爭取自由而戰的議員和活動人士的所有夢想都破碎了。保守估計,他們要在監倉至少一兩年之後,被「港版國安法」指控的案件才會出庭審訊。

國安局每年預算約為80億港元。為甚麼預算這麼大?人們普遍認為,未來將會有更多的鎮壓,而鎮壓可能會廣泛而深入地滲透到商業領域。經濟犯罪可以被捏造,「港版國安法」可能會被濫用,成為當權者向守法公民勒索錢財的一種方式。而對於那些反抗所有不公正法律和香港法院不公正判刑的人來說,他們幾乎沒有辦法為自己辯護。上訴過程成本高昂,被拘留者的生命和家庭在上訴過程中面臨進一步破碎。

鄧小平一手策劃的「一國兩制」模式,已經換成了2.0版本。而現在大多數人都看得很清楚:這個2.0版本是假貨。如果說「一國兩制」1.0版本好像一塊真正的勞力士手錶,你知道它的市值,比如基本款Submariner價值1萬美元。2.0版本是山寨產品,10美元以下可以買兩件。假貨沒有內在價值和時間價值。

在「一國兩制」山寨版中,遊戲規則被中共重新制定,並且最終決定權歸屬中共。公平的說,香港的基因已被完全改變。港人大逃亡正在發生,企業都制定了不同形式的應急計劃,以對沖香港的政治不確定性。更極端的撤離計劃現都正在醞釀之中,沒有任何國家希望看到其公民因在香港的所謂「行差搭錯」而被扣為政治人質。

如我之前提到的,大量來自各行各業的香港人已因「港版國安法」而被拘留或指控。可以看到,過去一年,香港立法會以穩定社會、維護秩序的名義,在沒有任何阻力的情況下,忙於修改法律法規。人們也普遍認為,美國拜登政府不會過多干預香港問題。在香港,本地共產黨官員忠實執行非法拘禁政治犯,意味著不再實施「紅蘿蔔加大棒」的方法來安撫任何人。

中共對「穩定」的定義有多種形式,但主要是圍繞進一步打壓人權,加大對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士的攻擊。隨著《蘋果日報》的消失,以及大多數政治活動家和民主派議員被拘留,中共已準備好針對香港已被扼喉的最後幾家媒體。這一次是針對網絡媒體。對於大部份仍在發聲的政論人士來說,為了避免被捕或官方報復,他們已經搬離香港。

之後,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被關押的政客公開宣布退出香港政治,以盼香港法院對他們所犯的「罪行」會寬大處理或重獲自由。他們被毫無根據的指控長期拘留。這樣精神折磨令人士氣低落,但在國安法審判之前宣布退出政治可能根本沒有多大幫助。

中共在西藏和新疆臭名昭著的鎮壓政策現在已經有效地在香港實施。進一步收緊新的管制措施將適用於全港各行各業。這一次,香港的最終死亡是真實的,而獨裁統治則稱之為「新的開始」。◇

(本文為翻譯,英文原文刊登在 the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