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改選部份執委在即,特首出口術,說如果律師會「背離專業搞政治」,政府就會與律師會割蓆!這顯然是政府要在律師會改選投票之前意圖影響選舉結果的伎倆。可笑的是,現在究竟是誰在一個專業團體的會務上「搞政治」?

「搞政治就是背離專業」這種說法,近期成為喉舌媒體及政府打擊公民社會的說詞。之前對教協,更早之前對一些醫護界的新興工會、對過去兩年組成的獨立公務員工會組織,對大律師公會,也是作出論調類似的指控。

只要高官作出這種「搞政治」的指控,或者官媒開聲,就無需理會客觀事實,屈得就屈。事實上,同樣的修辭方程式,只要把「政治」兩個字改上所謂「威嚇」,所謂「煽動」,或者胡亂說所講的是假消息或假新聞,都可以成為差人或者國安署介入做嘢的理由!大家心知肚明,這才是威嚇和煽動。以這種方式挑動社會對立矛盾,而不理客觀事實;恃住有權,又控制住各種喉舌,話你係就係,誰在不斷發放不實及誇張的指控?顕然而這些才算是假消息及假新聞!

與專業相關的工作,能夠不涉及政治嗎?什麼才是政治?律師公會講法治,要求政府問責,算不算是政治?教師鼓勵學生獨立思考,培養批判性思維,指出政府的錯誤,這些算不算是政治?難道這些求真、落實教育精神的行為,一句「搞政治」,便可以抹煞,便可以否定?

政治就是眾人之事,先賢早有定論!在今天這個社會,也已經成為常識。作為一個文明社會,涉及公權力的行使,涉及資源分配的各種社會福利及服務政策,涉及政府公共政策的制定,涉及官員行為的操守及政府的處事方式,全部都是政治,全部都是與個人的與公民的利益相關,為什麼不能夠講?教育事務也好,與法律及保障法治相關的討論也好,醫護人員對官員行為的批評也好,公務員工會對公共行政的要求也好,都是眾人之事,都是政治。

政府動輒以「搞政治」作指控來打壓各類組織及公民社會團體,本身就充滿了矛盾,也違反了最基本的政治倫理,更不符合現代社會的政治問責精神!這種動輒拿「搞政治」作出指控,以此作為威嚇及取締公民社會的團體的理據,一方面是把涉及每一個人權益的及涉及每一個人選擇的政治污名化。如果政治真的是這麼污糟邋遢,第一個應該被否定的就是專搞政治的政府。

今天這個政府事事政治掛帥,不惜打壓市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無限度、不制約地擴大公權力來威嚇社會各界,選擇性及針對性地運用法律條文,造成的不公義不公平,才是最低水平的政治!這才是最應該被否定的政治,是政府自己行為把政治污名化!

另一方面,不許人講政治,抹黑「搞政治」,是不是政治只能由政府包攬統銷?在一個有效率的、有意義的代議制度之下,如果市民能夠透過合理的制度及選舉過程選出自己的代表,授權過程完成之後,從政者便可以取得政治上的認受性。大部份人便會如常地生活,如常地營生,誰會天天講政治?誰有興趣跟政府搞這種低水平的政治?另一方面,有誰會低水平到會認為關注一下教育議題,講講市民的基本權利,討論一下法律的改革,就會變成「搞政治」!

胡適先生早就說了,要年輕人出來干涉政治,反映了政治出了大問題!過去兩年香港發生事,充分說明了這一點。今天的權勢中人,自己天天在搞低水平的政治,卻要人人避開政治,以污名政治要人人收聲,要市民成為只能在被壟斷了的政治下做苟活的蟻民。

一方面污名化政治,一方面自己要壟斷及包銷政治,不許其他人搞政治,這是不是有點矛盾?如果政府的政治水平高一點,就應該明白最應該停止搞這種低水平政治的是誰!◇

鍾劍華鍾劍華

2021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