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人道支援基金停止運作 秘書處10.31解散

「612人道支援基金」昨日(18日)宣布將停止運作。基金信託人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歌手何韻詩、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許寶強昨日(18日)舉辦記者會。

吳靄儀表示,因負責保管並提供收支服務的「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將停止運作,因此基金將沒有銀行戶口可用。基金將會有秩序地停運,以減輕對求助人的衝擊及對公民社會的震盪。

2019年6月成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為所有「反送中」運動中受傷、被捕等人士提供人道支援。根據612基金網站上的最新報告,截至今年7月31日,基金共獲得逾2.53億元捐款,帳戶結餘僅約186萬元。截至今年6月30日,基金直接服務人次超過2.36萬人,主要為法律費用資助。

吳靄儀說,基金衷心感謝26個月以來風雨同路、一直捐款支持基金的香港市民,令他們在最壞的時代亦得到最大的鼓勵;同時亦感謝求助人及其家人對基金的信任,以及感謝幫助基金支援求助市民的機構和個人,包括數以百計的醫護、律師、社工、教牧義工等。

吳靄儀表示,對基金未能完成任務深感遺憾,但「行咗咁遠,已經係香港人創造嘅歷史奇蹟,我哋係足以自豪」。612基金只是其中一個民間力量,香港仍有無數大或小的民間支援,只不過是形式不同。

吳靄儀說,「爭取公平公義,同埋每個人係法律之下應享有嘅人權同自由,永遠係香港民間社會嘅共同目標同希望。」

塔利班重新掌權 阿富汗女性擔心回到最黑暗的日子

8月15日,塔利班攻佔了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讓阿富汗婦女重拾起在塔利班政權統治下的恐佈記憶。

據英國「inews」15日報道,阿富汗最年輕的女市長加法里(Zarifa Ghafari)說,她很可能會被極端組織殺害。

27歲的加法里在2018年成為第一位女性市長後,收到來自塔利班的眾多死亡威脅,並面臨多次暗殺威脅。她的父親加法里將軍(Abdul Wasi Ghafari),於去年11 月 15 日在家門口被槍殺。

加法里說:沒有人可以幫助她或她的家人,她只能坐在這裏等待伊斯蘭激進份子來殺死像她這樣的人。

法媒「FRANCE 24」14日引述消息指,塔利班正挨家挨戶調查並編列12到45歲的未婚或喪偶的女性清單,計劃將她們強制「婚配」給塔利班士兵。許多湧入喀布爾的難民也描述,塔利班如何要求他們交出婦女和女孩,強制她們淪為性奴隸。

美國記者暨婦女權利活動家阿利尼亞德(Masih Alinejad),13日在推特上分享了一名阿富汗女孩陳述其心聲的畫面,並寫道:「一個無助的阿富汗女孩的淚水。正當塔利班在這個國家取得政權的時候,她的未來越來越黯淡。」

這名女孩一邊哭一邊說:「我們並不重要,因為我們出生在阿富汗。我忍不住哭泣。我必須抹去我的眼淚才能拍攝這段畫面。沒人在乎我們。我們將會在歷史中慢慢死去。這不是很可笑嗎?」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15日表示:「對婦女、少數民族和人權倡導者深感擔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亦呼籲國際社會團結起來,保護那些擔心回到最黑暗日子的婦女和女孩們。

戰術和宣傳一如中共大外宣 自曝塔利班學《毛選》

8月16日,塔利班發言人在BBC直播節目中突然致電女主播,宣稱塔利班「是人民與國家的僕人」,將會「確保喀布爾人民的財產、生命安全,尊重婦女權利,並准允女性接受教育」等。不過,塔利班發言人沒有排除實行石刑、截肢等極端刑罰的可能性。

然而,基於塔利班以往殘暴的高壓統治,以及對女性權利的踐踏,許多人對塔利班的表態感到懷疑,認為這是其試圖拉攏人心的表現。

更有許多網民指出,塔利班的宣傳口徑和中共如出一轍,極具欺騙性。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之初,也曾向資本家和知識份子承諾「不會秋後算帳,共同重建國家」,但幾年後就開始不斷發動政治運動,對他們進行殘酷的清洗。

另外,塔利班依靠「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堅持20年「游擊戰」最終奪取政權的過程,也被網民們認為是師承中共。而塔利班奪權後「搶大戶」、奪人妻女和殘暴屠殺的行徑,也令人聯想起中共當年在所謂「解放區」的恐怖統治。

中共大外宣、被指有江派背景的多維網17日發表文章提到,塔利班由阿富汗農村起家,從1990年代開始閱讀《毛澤東選集》,兩次從農村包圍城市。

此外,2010年廣東黨媒《南方周末》對阿富汗的實地採訪報道中也提到,毛澤東的《論持久戰》已成為塔利班的「軍事秘笈」。

中國機場現阿富汗「劇情」流亡人士:都想逃離恐怖政權

近日,阿富汗突然變天,當地民眾湧入機場,希望擠上飛機逃往美國。而同樣的「劇情」,也正在中國上海機場上演。

大陸媒體「第一財經」日前報道,上海浦東機場出境大廳內,中國留學生排起千米長龍,有人從上午9時排隊,直到下午1時才拿到登機牌。中美航線的票價也隨之飛漲,進入8月,經濟艙機票已經漲到2至3萬元,商務艙更是達到7至10萬元。

有推特網民把香港近期的離港潮和近日阿富汗的逃亡潮,與上海浦東機場的出國潮做出對比,引發許多民眾共鳴。流亡海外的商人陸先生說,「這個對比很有意思,從形式上有相似之處,本質上,大家都想逃離恐怖政權。」

中共7月30日宣布收緊對普通護照的簽發,令日後中國人想要出國難上加難。

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8月17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人蜂擁出國的主要原因,是國內政治形勢嚴峻,政治氣候讓他們感到瑟瑟發抖,人心惶惶都想逃亡,有點像現在發生在阿富汗的情形。

一位正在給孩子辦理出國簽證的大陸商人,17日對大紀元說:「這個跟香港的移民潮很類似,現在中國處於閉關鎖國的關口,這個門一旦關掉後,今後很難再開,中國今後的情況是越來越嚴峻,這一批走的不會再回來了。」

這名商人還表示,現時中國大陸「不僅政治方面,目前它的經濟形勢上可以看出,不論它怎麼說好,它的數據說得怎麼漂亮,它不會再好起來。前幾年經濟形勢還行,在國內還能生存,現在民間都出現『躺平』的心態,說明對生活絕望了才開始『躺平』」。

今年7月,中共在多個省份開展農業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的綜合合作試點。外界擔憂,這是中共閉關鎖國,重新實行「計劃經濟」的信號。

新版「公私合營」:國企入股抖音和微博子公司

近來,中共不斷加大對私企巨頭的打擊力度,被指是「國進民退」的舉措之一。據外媒消息報道,不久前中共網信辦旗下國企已通過入股的方式,躋身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和微博子公司微盟的董事會。這顯示新版「公私合營」仍在秘密推進。

路透社與美國商務網媒The Information引述交易紀錄指,今年4月30日,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將1%的股份出售給國資控制的網投中文(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消息人士透露,網投中文憑藉這1%的股權,取得了讓中共政府任命字節跳動一名董事的權力。

The Information分析,這起交易讓中共政府得以更深入地了解字節跳動的內部運作,也令外界關注中共官方將對整個字節跳動施加多大影響。

字節跳動旗下擁有國內抖音和海外版抖音(TikTok)。字節跳動回覆路透社稱,上述交易「不涉及」TikTok。

此外,路透社引述微博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指,也是在今年4月,網投通達(北京)收購了微博國內主要子公司北京微盟1%的股份,並因此得以任命一名董事進入微盟的三人董事會。微博沒有立即回應路透社的置評請求。

近年來,中共官方打著「國企混改」和「幫助私企度過難關」等旗號,不斷收購私企股份。同時中共強制私企建立黨支部,並推動黨委書記進入公司管理層。這些舉措被指為新一輪「公私合營」運動。

北京入股字節跳動 美參議員魯比奧促拜登將TikTok移除美國

在北京政府間接入股字節跳動的關鍵子公司之後,美國聯邦參議院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8月17日,發表了一份聲明,要求拜登總統在美封殺海外版抖音「TikTok」。

魯比奧表示,儘管TikTok過去一再否認與中共政府有任何關聯,但現在該政權間接成為東家,有意通過TikTok將長臂伸向海外。

華盛頓在今年6月撤銷對TikTok和微信的禁令。魯比奧說:「拜登政府不能再假裝TikTok沒有受制於中國共產黨。迄今為止,TikTok很明顯對個人私隱和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拜登總統必須立即採取行動,將字節跳動和TikTok軟件從(美國)移除。」

北京擬再推反壟斷新規 香港科技股集體重挫

8月16日,中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了《禁止網絡不正當競爭行為規定》的徵求意見稿(簡稱「意見稿」),聲稱要進一步阻止企業利用技術手段和其它不正當競爭方式壟斷市場。

輿論稱,這表明中共當局試圖進一步強化對中國科技巨頭的管控與約束。當天,包括騰訊和阿里巴巴在內的科企股票應聲大跌,其中跌幅最大的達7.4%。

「意見稿」明文規定,企業經營者不得利用限流、遮蔽或下架等手段,影響其他經營者的交易機會;企業不得收集、分析交易方式與內容。按照新規,企業經營者還要配合監管部門調查和處罰等。

當天,香港恒生指數低開低走,收盤下跌1.66%,香港股市上大型科技股板塊則集體重挫,在香港上市的多家中國大陸企業的股價均大跌。其中,嗶哩嗶哩股價下跌7.4%。

美國之音報道稱,中共當局對私營企業的大規模整治引發了全球投資者的關切,「人們普遍對中國未來的企業創新和在資本市場的融資能力表示擔憂」。

索羅斯拋售中概股:中共體制註定失敗

據路透社報道,滴滴出行今年6月在美國上市之前,有多家著名的對沖基金對之注入大量資金,但由於中共政府對滴滴迅速採取管制措施,致使其股價暴跌,其中不少資金有可能被套牢。

億萬富翁索羅斯(George Soros)的資金也被套牢,日前,索羅斯已減少了對中概股的投資。

據彭博社14日報道,索羅斯旗下的投資公司「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出售了7700萬美元的百度公司股票,和4640萬美元的唯品會控股有限公司(VIPS)股票。索羅斯的公司還清倉了騰訊旗下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N的股票,總股數約165萬股。

為何索羅斯會作出這些決定?上周五他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習近平的獨裁統治威脅著中國,他正在打造極權主義封閉社會,這導致了最近金融市場的動盪,也註定了他的失敗。

索羅斯認為中共領導下的馬克思主義將走向失敗,因為它為了加強黨的控制而不惜破壞市場。但「獨立公司」和「黨的指揮」,兩者無法共存。

越來越多的美國公司跟索羅斯一樣,選擇適時退出中國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