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電商平台本來是風聲水起,但是對於亞馬遜上的一些中國跨境電商來說,今年卻是最糟糕的一年。從今年5月份到現在,亞馬遜一直持續的封號風暴,已經涉及了5萬多戶中國跨境電商,損失超過千億元。

而在中國的跨境電商中,有35%都是來自於深圳,本來,很多商戶都是信心滿滿的要「一年買下深圳灣豪宅」,但如今卻是暴富神話一夜破滅。不過,就在亞馬遜上的中國電商的一片慘淡中,目前有傳聞說,中國最神秘的百億級電商平台快要打敗亞馬遜了,這個平台是誰呢?它真的能打敗亞馬遜嗎?還是中共的一種造勢宣傳?

3天前,深圳政府和跨境電商開了個座談會,那麼,深圳政府會推出甚麼樣的救助措施呢?另外,在7月初的時候,中共剛出台了一個針對跨境電商的「意見書」,這對跨境電商又到底是好是壞呢?在這次封號事件中,亞馬遜表示,被封號的中國電商大多都是因爲違規被封,但中共此時在對美貿易方面表現強硬,又是甚麼意思呢?

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亞馬遜這一輪封號潮,主要來自於亞馬遜開始對商家違規行為進行整治,在5月初的時候,亞馬遜曾發出官方聲明,強調要保證出售的商品是正品,對違反平台規則的行為,亞馬遜是零容忍,並且會快速採取暫停或者是撤銷銷售權限的措施。

之後,亞馬遜又分別在5月中旬和6月中旬發布聲明,強調亞馬遜的政策,明確提到不可濫用評論,表示將有專門的團隊進行監測、調查。而與此同時,一大批的中國跨境電商陸續被亞馬遜封號。

先是5月份的時候,亞馬遜封號了一些主營電子產品的商家,到了6月份,又擴大到了服裝賣家。一些知名的中國跨境電商,華南頂級大賣家,像是年營收達到20億、有「亞馬遜三傑」之稱的帕拓遜,還有像是傲基科技、澤寶等等都牽扯其中,除了涉及數十家十億級的頭部大賣家之外,還涉及幾十家腰部賣家,累及賣家數量超過5萬。

從亞馬遜的反覆聲明中可以看到,這次整頓的對象已經十分明確,主要針對「虛假評論」,並且這樣的清掃行動,還會繼續嚴打下去。

不過,儘管亞馬遜的規則明確,現在還是有中國電商不怕封號。幾天前,有位觀眾跟我們頻道提到,他買了一個價格28美元左右的電子產品,過程中收到的信息顯示,如果用戶能給好評,將會贈送20美元的禮品卡。但他說,這個產品只用了一天,第二天就不好用了,後來就退貨了。但是,雖然退貨了,但他的禮品卡依然好用,並且現在那款產品還漲價了。

我們之前的節目中曾提到,這種違規行為背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爲有些大型電商和上市公司簽署了超十億的對賭協議,在資本的壓力下,電商免不了要採取一些「手段」,試圖在亞馬遜的電商「叢林」中殺出一條「血路」。

此外,要想在幾百頁的搜索中出現在前幾頁,在幾萬、幾十萬的商家中脫穎而出,不了解亞馬遜的規則,也是不行的。

根據雨果跨境網整理的「亞馬遜店鋪排名規則詳解」顯示,影響亞馬遜產品搜索排名和類目排名的關鍵指標是:銷量、好評率以及績效指標。三者綜合成績越高,搜索排名會越靠前。這也解釋了為何在亞馬遜的嚴格監管下,不惜重金買好評的商家還是存在的。

深圳跨境電商協會的會長對媒體提到,中國電商向消費者提供卡片或是禮物用來換取好評是相當普遍的情況,這些做法在亞馬遜平台上已經有5、6年了。不過,這位會長認爲,亞馬遜是選擇在中國電商正在平台上迅速發展的時候趕走他們,這不合理。

不過,很多大陸律師界人士認爲,對於高度依賴亞馬遜的中國跨境電商,合法合規經營才是長久發展之道。另外,也認爲中國賣家還存在不重視知識產權,或是不了解平台所在國稅法等等問題。

這一波「封號潮」的重災區,無疑是深圳,據深圳跨境電商協會的數據,深圳市有超過四萬家公司從事跨境電子商務業務,大約佔到中國相關行業的35%。8月13日,深圳市商務局緊急召開了跨境電商企業座談會,據大陸媒體報道,深圳政府會很快出台對跨境電商的支持政策,並提到,深圳會引導商家採用獨立站方式,避免過分依賴亞馬遜平台。

事實上,深圳市已經在幾天前發布過一項通知,鼓勵跨境電商,建立獨立於亞馬遜平台之外的、由賣家自行建設並且有獨立域名的購物網站,並對擇優企業提供200萬人民幣的資金。但是,獨立站必須是在2019年1月1日之前上線運營的,而且,從去年7月到今年6月期間,平均每個月的銷售額要在30萬美元以上。

可以看到,深圳市政府對於背後有資本支撐的跨境電商,仍要大力扶持。不過,問題來了,為甚麼深圳政府如此積極的對待被封號的跨境電商?而通知所提到的「獨立站」是甚麼?其中又透露出中共怎樣的政策方向?

我們先來看看第一個問題。

今年1月的時候,中共海關總署統計分析司司長李魁文提到,疫情期間,跨境電商進出口貿易額逆勢反升,成為穩外貿的重要力量。2020年前三季度,通過中國海關跨境電商管理平台的進出口額超過180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2.8%﹔而全年驗放進出口清單有24.5億單,同比增長63.3%。另外,李魁文還提到,海外倉是跨境電商發展不可缺少的環節和平台。

8月2日,網經社電商研究中心發布了一份「2021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數據報告」,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的市場規模達到了6.05萬億元人民幣,從出口結構來看,跨境電商出口佔比是77.5%,交易額佔中國貿易貨物進出口總值的33.48%。

由此可見,中共當局早已關注中國跨境電商對中共出口和經濟的作用,也打起了跨境電商的主意。

7月2日的時候,中共政府網發布國務院辦公廳的一份文件,《加快發展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的意見》,文件提到,中共要擴大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試點範圍,而且透露了中共要在跨境電商領域打造國家隊的意圖。

文件中說,由中共商務部牽頭十多個部門,要用新技術、新工具支持外貿發展,還提到,到2025年,要扶植10家左右出口超千億的內外貿一體化市場,打造一批知名品牌,進一步提升產業價值鏈水平,增強對外貿和國民經濟的帶動作用。

我們看,跨境電商雖然表面上得到了中共的扶持,但眼下的情況是,一波行業整合風暴已無法避免。

《中國證券報》報道說,隨著跨境電商監管進一步趨嚴,跨境電商行業將迎來全面洗牌。一些被封號的企業遭受的影響較為明顯,利潤承壓,而一部份龍頭企業有望進一步強化行業地位,市場集中度將提升。

我們接下來說第二個問題,深圳政府讓跨境電商選擇「獨立站」開展業務,這些獨立站是甚麼?

記得前段時間,有媒體報道說,有一家中國南京的電商平台已經快要打敗亞馬遜了,這家平台是誰呢?它就是SHEIN,SHEIN 2008年在廣州成立,是一個經營時尚品牌的跨境電商,公司以非常低的價格,將中國製造的產品銷往歐美,媒體形容爲「中國最神秘的百億元企業」。《商業周刊》在6月份的一篇報道中提到,2020年,SHEIN的營收達到100億美元,文章還說,這些琳瑯滿目的便宜衣服,讓消費能力有限的歐美年輕人趨之若鶩,更顯得亞馬遜的東西貴多了。

不過,SHEIN目前的主營商品還都是以服裝爲主,這和綜合性購物網站的亞馬遜相比,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或許未來SHEIN也可能會借著服裝,拓展平台經營內容,但從目前來說,要說SHEIN能打敗亞馬遜,還只是一廂情願。這或許是中共目前為打造自己的電商平台的一種造勢需要吧。

除了SHEIN之外,一些媒體還提到,有不少中國的跨境電商已經轉向投資AliExpress,,就是阿里巴巴旗下的電商平台——全球速賣通,還有eBay、Shopify等平台。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對於打造海外電商業務產業鏈,中共的政策已經開始逐步出台;海外的平台似乎也已經成型;而經歷封號風暴,目前有不少跨境電商,也開始有撤離亞馬遜的趨勢。如果再結合近期,中共在對美貿易方面的強硬態度,我們財商天下認爲,中共表面上是讓跨境電商和亞馬遜脫鉤,實質上,還是要擺脫受制於外國的局面,中共想通過打造自己的電商平台,獲得海外市場的控制權,控制自己的產業鏈,並利用中國在供應鏈上的優勢反制美國,藉機脫鉤。

不過,中國電商用刷單換好評這樣的經營模式,雖然在亞馬遜上能夠突圍一時,但在自己打造的平台上,大家都這麼幹,會不會造成中國電商之間的加劇競爭呢?同時,我們看到,隨著變種病毒疫情在中國大陸的蔓延、擴散,中國的出口也可能會面臨新的阻力。@

策劃:財商研究所
撰文:李沺欣、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繪圖:R1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