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周一(8月16日)在白宮東廂就阿富汗局勢發表講話,捍衛他的撤軍決定。

「我不會誤導美國人民,聲稱只要在阿富汗多花一點時間就會有很大改觀。我也不會逃避我對我們今天的處境以及我們必須從這裏向前邁進的那份責任。」拜登說。

拜登堅持他的阿富汗撤軍決定是正確的。他說,塔利班佔領阿富汗的速度比預期要快,但是美國20年前派兵進入阿富汗的目標已達到,現在是時候離開。

「我是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責任由我承擔。」他說。

以下是演講全文(英文見這)。

下午好。我今天想談談阿富汗不斷發展的局勢,上周發生的事態,以及我們為應對迅速演變的事件已採取的舉措。國家安全團隊和我一直在密切關注阿富汗的局勢,並迅速採取行動,執行我們為應對各種突發事件而制定的計劃,包括我們現在看到的快速崩潰。

我一會兒會更多地談及我們正在採取的具體步驟。但我想提醒大家,我們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美國在阿富汗的利益是甚麼。

近20年前,我們帶著明確的目標進入阿富汗:抓住那些在2001年9月11日襲擊我們的人,並確保阿蓋達組織不能利用阿富汗作為基地再次襲擊我們。

我們做到了這一點。我們嚴重削弱了阿蓋達組織和阿富汗的實力。我們從未放棄對奧薩馬·本·拉登的追捕,我們抓住了他。那是十年前的事。

我們在阿富汗的任務從來就不是國家建設,不是創造一個統一的、集中的民主國家。

我們在阿富汗的唯一重要的國家利益今天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防止對美國本土的恐怖襲擊。

我多年來一直主張,我們的任務應該集中在反恐上,而不是反叛亂或國家建設。這就是為甚麼我在2009年擔任副總統時反對增兵的提議。

這就是為甚麼作為總統,我堅決要求我們把重點放在2021年我們今天面臨的威脅上,而不是昨日的威脅。

今天,恐怖主義威脅已經遠遠超出了阿富汗。索馬里的青年黨、阿拉伯半島的阿蓋達組織、敘利亞的支持陣線、試圖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建立哈里發並在非洲和亞洲多個國家建立附屬機構的伊斯蘭國(ISIS)。這些威脅值得我們關注並提供資源。

在我們沒有長期軍事存在的多個國家,我們對恐怖組織進行有效的反恐任務。

如果有必要,我們在阿富汗也會這樣做。我們已經發展了反恐超視距能力(over-the-horizon capability),將使我們緊盯牢住該地區對美國的直接威脅,並在必要時迅速果斷地採取行動。

當我上任時,我繼承了特朗普總統與塔利班談判達成的一項協議。根據他的協議,美軍將在2021年5月1日之前撤出阿富汗,也就是我上任後三個月多一點。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軍隊已經從大約1萬5,500名美軍縮減到2,500名駐軍。而塔利班正處於自2001年以來最強大的軍事狀態。

作為你們的總統,我必須做出的選擇是,要麼貫徹執行該協議,要麼準備在春季戰鬥季節中重新與塔利班作戰。

5月1日之後就不會停火。5月1日之後沒有保護我們部隊的協議。5月1日之後,沒有美國人傷亡的穩定現狀。

只有一個冷酷的現實:要麼落實撤軍協議,要麼衝突升級,讓數以千計的美國軍隊重新投入阿富汗的戰鬥,並蹣跚進入衝突的第三個十年。

我堅定地支持我的決定。在20年後,我深刻地認識到,從來沒有一個撤出美國軍隊的好時機。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仍然在那裏(駐軍)。我們清楚地知道風險的存在。我們為每一個突發事件做了計劃。

但我總是向美國人民承諾,我將對你們坦白。事實是,這確實比我們預期的要快。

那麼發生了甚麼?阿富汗政治領導人投降了,逃離了這個國家。阿富汗軍隊崩潰了,有時都沒有去嘗試戰鬥。

如果有的話,過去一周的事態發展加強了現在的結論——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參與是正確的決定。

美國軍隊不能也不應該在阿富汗部隊自己都不願意打的戰爭中作戰和犧牲。我們投入超過1萬億美元。我們訓練和裝備了一支約30萬兵力的阿富汗軍隊,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裝備。這支部隊的規模比我們許多北約盟國的軍隊都要大。

我們給他們提供了他們可能需要的所有工具。我們支付他們工資,為他們空軍提供維護,這些都是塔利班沒有的。塔利班沒有空軍。我們提供了近距離空中支援。

我們給了他們一切機會來決定他們自己的未來。我們不能提供給他們的是為這個未來而戰的意願。

有一些非常勇敢和有能力的阿富汗特種部隊和士兵。但是,如果阿富汗現在無法對塔利班進行任何真正的抵抗,那麼再過一年,或再多一年、五年或二十年,美國軍隊繼續駐紮當地也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

以下是我的核心觀點:在阿富汗自己的武裝部隊不願意的情況下,下令美國軍隊出戰是錯誤的。阿富汗的政治領導人無法為了他們人民的利益走到一起,無法在關鍵時刻為他們國家的未來進行談判,即使在美軍仍駐留在阿富汗、為他們承擔戰鬥的重任時,他們也不會這樣做。

我們真正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和俄羅斯——最希望的就是美國繼續將數十億美元的資源和注意力無限期地投入到穩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當我6月在白宮接待加尼總統(Ashraf Ghani)和阿卜杜拉主席(Abdullah Abdullah)時,以及7月我再次與加尼通電話時,我們進行了非常坦誠的交談。我們談到了在美軍離開後,阿富汗應該如何準備打他們的內戰。肅清政府中的腐敗,以便政府能夠為阿富汗人民工作。我們廣泛地談論了阿富汗領導人在政治上團結的必要性。

他們沒有做到這一點。

我還敦促他們開展外交活動,尋求與塔利班達成政治解決。這一建議被斷然拒絕。加尼堅持認為阿富汗部隊會戰鬥,但顯然他錯了。

因此,我不得不再問那些主張我們應該留下的人:當阿富汗軍隊不願意時,你們還要讓我派多少代美國兒女去打阿富汗的內戰?還有多少生命——美國人的生命——值得這樣付出?阿靈頓國家公墓還有多少無盡的墓碑?

我很清楚我的答案:我不會重複我們過去犯過的錯誤——在一場不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衝突中無限期地停留和戰鬥,在一個外國的內戰中加倍努力,試圖通過美國軍隊的無休止的軍事部署來重塑一個國家。

這些都是我們不能繼續重複的錯誤,因為我們在世界有重大的重要利益,我們不能忽視。

我也想承認這對我們許多人來說是多麼的痛苦。阿富汗看到的場景令人心碎,特別是對我們的退伍軍人、外交官、人道主義工作者這些在當地投入支持阿富汗人民的人。

對於那些在阿富汗失去親人的人,以及在阿富汗為我們的國家戰鬥和服務的美國人來說,是深深的、深深的內在傷痛。

對我來說也是如此。我和其他人一樣長期經歷這些問題。我經歷了阿富汗戰爭——從一開始到結束,從喀布爾到坎大哈,到庫納爾谷。我去過那裏四個不同的場合。我與當地人民見面。我與領導人交談過。我和部隊在一起,我親身了解到在阿富汗甚麼是可能的,甚麼是不可能的。

因此,現在我們專注於甚麼是可能的。

我們將繼續支持阿富汗人民。我們將以我們的外交、我們的國際影響力和我們的人道主義援助來領導。我們將繼續推動區域外交和參與,以防止暴力和不穩定。

我們將繼續為阿富汗人民、婦女和女孩的基本權利大聲疾呼,就像我們在世界各地大聲疾呼一樣。

我一直很清楚,人權必須是我們外交政策的中心,而不是邊緣。但做到這一點的方法不是通過無休止的軍事部署。而是通過我們的外交、我們的經濟工具和號召世界加入我們。

讓我介紹一下目前在阿富汗的任務。我被要求進行授權,而且我也授權了,6000名美軍部署到阿富汗,目的是協助美國和盟國的文職人員離開阿富汗,並將我們的阿富汗盟友和需要幫助的阿富汗人疏散到阿富汗境外的安全地帶。

我們的部隊正在努力確保機場的安全,並確保民用和軍用航班的持續運行。我們正在接管空中交通管制。

我們已經安全地關閉了我們的大使館並轉移了我們的外交官。我們的外交力量在機場也同樣得到鞏固。

在未來的日子裏,我們打算把一直在阿富汗生活和工作的數千名美國公民運送出去。

我們還將繼續支持文職人員的安全離開,仍在阿富汗服役的我們盟友的文職人員。

我在7月宣布的「盟友避難行動」(Operation Allies Refuge)已經將2,000名有資格獲得特別移民簽證的阿富汗人及其家人轉移到美國。

在未來的日子裏,美軍將提供援助,將更多符合特別移民簽證條件的阿富汗人及其家人遷出阿富汗。

我們還在擴大難民准入,以涵蓋為我們的大使館、美國非政府組織和美國新聞機構工作的阿富汗人。

我知道有人關注為甚麼不早點開始疏散阿富汗平民。部份答案是一些阿富汗人不想早點離開,他們仍然對他們的國家充滿希望。還有一部份是因為阿富汗政府及其支持者不鼓勵我們組織大規模的撤離,以避免引發,正如他們所說的,信任危機。

美國部隊正像以往一樣專業而有效地執行這一任務。但這並非沒有風險。

在我們執行這次出發時,我們已經向塔利班明確表示:如果他們襲擊我們的人員或破壞我們的行動,美國的軍事將是迅速的,反應也將是迅速而有力的。如果有必要,我們將以毀滅性的力量保衛我們的人民。我們目前的軍事任務將在很短時間內、有限的範圍內切中目標——儘可能安全、迅速地救出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盟友。

而一旦我們完成了這一任務,我們將結束我們的撤軍。我們將在長達20年的流血衝突後結束美國最漫長的戰爭。

我們現在看到的事件可悲地證明,再多的軍事力量也無法提供一個穩定、統一、安全的阿富汗,在歷史上被稱為帝國墓地。現在發生的事情可能在5年前或15年後會同樣輕易地發生。我們必須誠實,我們在阿富汗的任務在過去20年中犯了許多錯誤。

我現在是第四位在阿富汗主持戰爭的美國總統,兩位民主黨人和兩位共和黨人。我不會把這個責任轉嫁給第五位總統。

我不會誤導美國人民,聲稱只要在阿富汗多花一點時間就會有很大改觀。我也不會逃避我對我們今天的處境以及我們必須從這裏向前邁進的那份責任。

我是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責任由我承擔。

我對我們現在面對的事實深感傷痛。但我不後悔我的決定——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並保持對我們在那裏和世界其它地區的反恐任務的關注。

我們在阿富汗削弱阿蓋達組織的恐怖威脅並殺死奧薩馬·本·拉登的任務是成功的。我們為克服幾個世紀的歷史並永久地改變和重塑阿富汗所做的幾十年的努力並不成功,如我所寫和所信的,它永遠不可能成功。

我不能也不會要求我們的部隊在另一個國家的內戰中無休止地戰鬥,造成人員傷亡,遭受破壞性的傷害,使家庭因悲痛和損失而破碎。

這不符合我們的國家安全利益。這不是美國人民想要的。這不是我們的部隊在過去20年中作出如此大的犧牲所應得的。

我在競選總統時向美國人民承諾,我將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介入。雖然這很艱難,很混亂,而且遠非完美,但我已經履行了這個承諾。

更重要的是,我向為這個國家服務的勇敢的男女作出承諾,我不會要求他們繼續在早就應該結束的軍事行動中冒生命危險。

當我還是一個年輕人時,我們的領導人在越南問題上就這麼做的。我不會在阿富汗這樣做。

我知道,我的決定會受到批評。但我寧願接受所有這些批評,也不願意把這個決定傳給另一位美國總統,又一位,第五位總統。

因為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對我們的人民來說是正確的決定。對冒著生命危險為我們的國家服務的勇敢軍人來說,這是正確的。這也是對美國的正確決定。

謝謝你們。願上帝保護我們的部隊、我們的外交官和所有在危險中服務的勇敢的美國人。

(拜登在演講結束後離開會議廳,沒有回答現場記者的提問。)#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