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大陸以外設黑監獄,關押和迫害「異見人士」。一名年輕的華人女子披露說,在杜拜,她曾被關押在中共黑監獄8天。在那裏,她遇到了同樣失去人身自由的維吾爾族人。

這名華人女子就是26歲的吳歡(Wu Huan,音譯)。根據此前的報道,她的未婚夫王靖渝因批評中共被通緝。19歲的他被迫離開中國,結果滯留伊斯坦堡。後來,他試圖前往美國,但在杜拜轉機的時候,被阿聯酋警察攔下,並被關近兩個多月。獲釋後他又回到土耳其。

幾經周折,最終,他和前去營救他的吳歡在一個營救小組的幫助下,從阿聯酋經烏克蘭輾轉逃到阿姆斯特丹。目前,他們正在荷蘭尋求政治庇護。

王靖渝4月5日從伊斯坦堡飛往美國紐約,但在杜拜轉機時候遭到阿聯酋移民局抓捕,護照被沒收,失聯近一個半月,直到女友從大陸趕赴阿聯酋找律師營救後,日前外界才獲悉他被抓的消息,並引發了社會各界以及美國政府的關注。


5月27日,被阿聯酋警方抓捕近兩個月的19歲重慶青年王靖渝獲釋,並抵達土耳其。(王靖渝提供)
5月27日,被阿聯酋警方抓捕近兩個月的19歲重慶青年王靖渝獲釋,並抵達土耳其。(王靖渝提供)

吳歡告訴美聯社,她來到杜拜後,在酒店遭綁架,被中共關在一個由別墅改造成的黑監獄。在那裏,有華人對她進行審訊和威脅,逼迫她簽署法律文件,指控未婚夫騷擾她。在那裏,她還看到了同樣被關的維吾爾人。

按照美聯社的說法,「黑監獄」即秘密監獄,囚犯一般沒有罪名,沒有法律追索權,沒有保釋金或法庭命令。在中國,黑監獄通常設在酒店或賓館,多用來攔截對地方政府不滿的上訪人士。

該媒體說,雖然「黑監獄」在中國很常見,但吳歡首次證實了中共在境外設黑監獄。這反映了中共在如何越來越多地利用其國際影響力拘留或從海外遣返那些「目標」公民——異見人士、腐敗嫌疑人或少數群體。

美聯社無法獨立證實或反駁吳歡的說法,吳歡也無法確定黑監獄的確切位置。但是,記者通過她護照上的印章,一名華人官員對她審問的電話錄音,以及她從監獄裏給幫助他們的牧師發送的短訊證實,她所言不虛。

中共外交部否認了她的說法;中共駐杜拜領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美聯社聯繫杜拜警方、杜拜媒體辦公室和阿聯酋外交事務和國際合作部尋求置評,均未得到回覆。

台灣中央研究院助理教授陳玉潔告訴美聯社,此前她沒有聽說過中共在杜拜設有黑監獄。然而,這與中共企圖通過各種手段將異見人士帶回大陸的做法一致,包括通過簽署引渡條約等官方手段和取消簽證或對國內家人施加壓力等非官方手段。

吳歡講述黑監獄經歷

2月21日,王靖渝在網上發表了關於死在印度戰場上中共軍人的評論,一時在大陸的網上引發轟動。他因言獲罪,遭到中共的網上通緝,國內的父母也被抓。

王靖渝在杜拜被關後,吳歡前去營救。她說,5月27日,她在自己入住的Element al-Jaddaf酒店遭到華人官員的盤問,然後被杜拜警方帶到了Bur Dubai警局。酒店工作人員在接受美聯社電話採訪時拒絕確認吳歡曾在此逗留或離開,稱披露客人信息是違反公司政策。

吳歡說,她在警察局被關了三天,手機和個人物品被沒收。第三天,一名自稱李旭航的華人男子來看她。他告訴她,他在中共駐杜拜領事館工作,還問她是否收了外國團體的錢來反華。

吳歡回憶道:「我說沒有,我非常愛中國。我的護照是中國的,我是一個中國人,我講中文。我說,我怎麼能這樣做?」

中共駐杜拜領事館的網站顯示,「李旭航」是總領事。美聯社多次致電領館,尋求置評並直接採訪李旭航,未得到回覆。

吳歡說,李旭航和另一名華人男子一起把她帶出警局,後者給她戴上手銬,把她塞進一輛黑色豐田車。車上有好幾個華人,但她嚇得沒敢看他們的臉。

他們開車經過了杜拜華人社區——「國際城」。吳歡以前去杜拜時來過這裏。

開了半個小時後,他們在一條僻靜的街道上停了下來。眼前四一排排外觀一樣的大院。她被帶到一棟有三層樓的白色別墅裏,裏面諸多的房間被改造成一個個獨立的牢房。

她的房間裏有一張床,一把椅子和一盞白色日光燈,日夜開著。除了他們給她送飯,其餘時間那扇鐵門一直緊關。

吳歡說,在這種情況下,她失去了「時間感」,而且「沒有窗戶」,沒有晝夜之分。

她說,一名看守將她帶到一個房間,在那裏有人用中文審問她,還用「永遠不得離開」威脅她。期間,獄警們一直蒙著臉。

她說,有一次她在等候上廁所時看到另一名囚犯,一名維吾爾族婦女。第二次,她聽到另一名講中文的維吾爾族婦女喊道:「我不想回中國,我想回土耳其。」

吳歡說,她每天吃兩頓飯。如果想喝水或上廁所,她要向看守請示。每天最多可以上五次廁所,這要取決於看守的心情。

在被關的最後階段,吳歡拒絕吃飯,她又哭又鬧,力求獲釋。抓她的人要她做的最後一件事是用阿拉伯語和英語簽署文件,證明王靖渝騷擾她。

她告訴美聯社:「我真的很害怕,被迫簽署了這些文件。 我不想簽署這些文件。」

美國民間宗教權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於6月8日派營救隊伍到阿聯酋,次日成功把吳歡營救到烏克蘭,同一天該組織也把王靖渝從土耳其營救出來,兩人在烏克蘭會合,並最終於7月19日來到荷蘭阿姆斯特丹。

「對華援助協會」透露說:「過程很驚險,差三個小時,王靖渝和吳歡就可能遭中共特勤人員攔截。」

美國務院:繼續與盟友和夥伴協調 反對跨國鎮壓

美國國務院對吳歡具體案例或在杜拜是否有中共黑監獄沒有發表評論。

在給美聯社的一份聲明中,國務院說:「我們將繼續與盟友和夥伴協調,反對各地的跨國鎮壓。」

維吾爾人權項目通過公開報告追蹤了1997年至2007年期間從九個國家被拘留或驅逐的89名維吾爾人。該組織發現,從2014年至今,這一數字穩步上升,達到了來自20個國家的1,327人。

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阿聯酋地方當局逮捕了至少五名維吾爾人,並將他們遣返中國;2015年,泰國將一百多名維吾爾人遣返回大陸;2017年,埃及警方拘留了數百名維吾爾族學生和居民,並將他們遣返。

代表維吾爾族團體的倫敦維權律師迪克森(Rodney Dixon)說,他的團隊已經在國際刑事法院對塔吉克斯坦提起訴訟,指控當地政府協助中共驅逐維吾爾人。#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