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里希特(Hartmut Richter)還是個13歲的孩子。他就站在街邊,眼見著那堵牆從無到有、從低到高逐漸凸起。像很多人一樣,他當時想的是,過幾天牆就沒了。沒想到這堵牆改變了周邊所有人的命運。60年後,他再度回首,當時的一切仍然歷歷在目。

那天的圖像印在腦子裏

1961年8月13日,正在放暑假的里希特,到西柏林親戚家去玩。他們在西邊的伯瑙爾大街(Bernauer Strasse)看到了柏林牆的起建。

里希特說,那鐵絲網的糾纏,邊防軍人的背影,這一幕已經深深印在我的腦子裏,如今一閉眼,腦海裏仍舊生動還原那天的一切,包括所有細節。

「明天肯定就會拆掉」

里希特還記得,他叔叔對著表哥說,「帶小傢伙去游泳吧,沒事的,明天(牆)肯定就會拆掉。」一開始,大家都認為這是暫時的。里希特還聽到街道拐角處的人們說,他們必須拆掉它,美國人會來處理的。

里希特回憶說,當時我父母已經無法來接我。最後,是紅十字會的一輛車把我和另外兩個孩子送回了東部。當時我以一種再平常不過的方式向親戚們告別,我想在秋季假期再回來看望他們。誰也沒想到這堵牆會矗立在那裏28年。

在此之前,許多人認為,如果事情變得非常糟糕,大家總是可以坐上火車趕緊跑。突然間,這不再可能了。沒過多久,我們就意識到東德政權是真的要把這裏封鎖起來,大家真的沒有自由了。

「我還以為自己生活在更好的德國」

在柏林牆建成之前,里希特被告知,自己是生活在一個更好的德國,並且他也相信,「東德才是我的家,那裏已經消除了人對人的剝削。」

那個暑假結束後再次開學時,里希特發現他最好的朋友已經不在了。很多孩子和他們的家人一起逃走了,因此兩個班級被合併了。隨後,老師給學生們講了一些關於「反法西斯牆」的事情,說是為了保護反資本主義者不受西方法西斯分子的侵害,必須建造這堵牆。

不過當時的一切讓里希特開始更多的思考,他不再是那個別人說甚麼都照單全收的孩子了。然後他明確拒絕加入「自由德國青年團」,那是他的第一次反抗。

逃離的想法無比強烈

在里希特16歲的時候,禁錮和壓抑已經讓他有了逃離的想法。而這個想法一旦產生,就如此強烈地生根發芽,再也無法遏制。里希特對自己說,無論如何,我再也無法長時間忍受這樣的事情,我必須逃離。

1966年1月,里希特第一次嘗試逃離,但被抓獲。後來里希特被獲准緩刑,以便完成職業培訓,但他沒有被錄取到高中。

里希特很清楚,如果他還想在東德進一步發展,就必須屈從於這個體制,但他不願意這樣,逃離這個「大監獄」的願望越來越強烈。

成功游過特爾托夫河

在里希特被關押時,一位年長的囚犯向他解釋過特爾托河(Teltow-Kanal)的邊境安全問題。於是,他有了新的逃離方案。

1966年8月27日晚上,里希特游過特爾托夫河成功逃脫。他說,「這完全是上天保佑,我事先並不知道我必須在水裏游四個小時。當我到達西柏林老檢查站Albrechts-Teerofen時,我已經虛脫了,不過心裏高興極了。直到今天我還每年慶祝8月27日,這一天甚至比我的生日都重要。」

自由不是白送給我們的

如今距離修建柏林牆已經60年了,再度回顧那段歷史,人們究竟應該獲得甚麼啟示?里希特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反思,自由不是白送給我們的,我們必須要捍衛它。

柏林牆真實見證了共產暴政的謊言與妄想,就在1961年6月15日,東德國務委員會主席兼SED(德國統一社會黨)黨領袖烏布利希(Walter Ulbricht)還信誓旦旦地在國際媒體面前宣稱,「沒人有築牆的意圖」。當時他大談和平與統一,但是幾周之後,柏林牆一夜之間就築起來了。

而到了1989年推倒柏林牆的前幾天,烏布利希的繼任者何內克(Erich Honecker)還在叫囂,這堵牆還會再矗立100年。柏林牆不僅見證了他們的謊言與妄想,還向世人見證了共產暴政的短命,只要每個人都勇敢地推一把,這堵牆很快就不復存在了。#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