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實施一年多,震懾程度比預期大,殺傷力跨界別,只要能聚集人群,政權容不下,難找到生存空間。誰會想到,中共港共以偽「國家安全」之名,把香港徹底改造。在被滅聲後的香港,更多人關心財產及人生安全,因為香港已不再安全。

香港貧富懸殊,樓市需要調整,但山頂區貴重物業,五萬元一呎「天價」已是很普遍。同樣地,相對平民化的深水埗,普通的數百呎實用面積舊樓,也要五六百萬元。人工不漲、通貨膨脹,誰人不想有改變?

香港變了「軍管」,任何選舉也沒有意義。新護法田飛龍又借題發揮,又係批不參選的前民主派議員繼續「攬炒」云云。13多億人口,短居香港的大陸人,用大陸思維,去抨香港價值,實在不敢恭維。鬥爭哲學鬥上腦,隨處可見,這也是香港的困境。

去到香港所謂的最頂層,林鄭「吹水鵝」確實令人失望,也只是Chief Executive On Paper only。讀過港大、劍橋,選特首時「押」自己丈夫住北京以示忠誠得到特首寶座,檯面上是毀滅者1號,但正如剛才所說,香港已變了「軍管」城市,財主佬也無心戀戰了。中共港共就是要找不同的切入點,污衊香港各界別不夠「忠誠」,分裂國家,煽動云云,所以今次不像六六至七六年的文革,完全「整頓」香港的速度會比預期快。

香港除國防以及外交外,不可實行大陸法律,這個論調已不存在。金融界及商界,最關心資訊及資金流通,現在有傳八月尾、九月初可能需要審查才可在香港出境,謠言滿天飛,但財主佬早已做好人生及資產配置安排,普通人要有最後的覺醒,對沖浩劫。「無極限」的改造,令我想起60多年前的西藏,不少人的記憶禁區,香港人知得極少。

了解西藏的歷史,你我更可以明白香港的處境。中共侵佔西藏的三部曲是:進入西藏、立足西藏、改造西藏(公路通車與1955年的西藏民主改革)。大家明白,香港人現在對未來的信心已很薄弱,也怕財產、自由、人權在沒有保障及在恐懼中被掠奪。找一個藉口,剝削了你我的生存權利,不斷「改造」、「取代」香港舊有的核心價值,直至蕩然無存。這一點,已令普通人及國際投資者深感不安。中共的「侵佔三部曲」殖插香港,兩制技術上已不存在;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構思也完全被淡化。我們在倒數當中,為「大時代」作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