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天氣反常,經常行雷閃電,一天晚上又再次雷電交加,筆者回想自己小時候非常害怕行雷,曾經有一次聽見一下非常猛烈的雷響,嚇得立即哭着從房間衝到客廳找爸媽。那時候我應該已經有9歲了,便被爸媽笑了一翻。

如是者,直到20多歲都害怕行雷,終於有次在大學的課堂中被雷聲嚇得大叫了一聲,便立即被身邊的好同學恥笑。我一直都害怕兒子小卡索也會害怕行雷,於是便趁早跟他解釋閃電和打雷的原理,免得像我般,先被鬼片靈異片洗腦。

前幾天的晚上,又來雷電交加,我太太打趣般問小卡索怕不怕打雷。小卡索最近變得很老積,說:「當然不怕。」我太太於是說:「媽媽怕啊!你快來抱住媽媽。」小卡索已經長大了,已經不像以往般會隨時走來抱着媽媽的。

我本在期待小卡索今次又會想甚麼藉口來拒絕媽媽,怎料,他忽然一本正經地以安慰的口吻說:「你只要幻想那些雷聲是那些死了的人跟你在說話,你就不會害怕了。」我想他可能有些誤會,這不是更可怕嗎?他接着立即補充說:「是那些您很喜歡,但死了的人。」

我明白了。然後我太太問:「那你幻想是誰經過雷聲在跟你說話?」小卡索說是前年離世的太婆,他很喜歡太婆的。比較理性的我繼續問:「你聽得明白嗎?」他說:「不明白㗎!」然後我再問:「那閃電要幻想成甚麼?」他又一面正經地回答:「閃電是訊號來的,用來提醒你準備聽他們說話啊。」

聽完很想笑,但又不想打擊到他。不過,我頗欣賞他學會了怎樣去想方法來面對害怕的事情,也學會了去關心和安慰別人,這些都是值得作為父母去欣賞的。而對於我來說,他不怕行雷的確是讓我感到欣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