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本月10日在壓力下宣布解散後,繼續遭到大陸中共官媒及本港親共媒體發文狙擊,包括「港獨」質疑、教協是否藉解散「逃之夭夭」等。教協過去平均每年處理超過3,000宗教師求助或投訴個案;教育界關注,教協解散後未來教師或求助無門。有政治學者憂慮,教協解散會引發骨牌效應,打擊其它公民社會組織。

前教師:不看好教師會找「教聯會」協助 憂投訴越做越差

成立已近半個世紀的教協,近年平均每年處理超過3,000宗教師求助個案。教協解散後,教育界關注,在爭取權益、處理投訴等方面,未來教師或求助無門。

僅有4.2萬會員的教聯會,與教協相比少了一半人數。未來教聯會能否取代教協功能?老師是否願意向教聯會求助?在「反送中」運動期間被擊中右眼的前教師楊子俊11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直言,教聯會過往政治立場偏親北京,難令老師對其有信心。

楊子俊說:「除了有關薪金、合約外,更多(個案)是關於(教師)被投訴教學内容、政治問題等。教聯會政治立場鮮明,很難讓老師信服,他們一直都是親北京的聲音。如果(教師)遇到一些政治方面的投訴,很難信任教聯會的服務,我也不看好大家會貿然找他們協助,甚至可能怕他們讓整個投訴越做越差。」

他表示,教協作為全港最大教師專業團體,教師「有甚麽事情最先都是找教協」,即使部分投訴個案最後結果不如預期,但教師在爭取權益道路上一直有教協協助,是他們的心靈支柱。

教協宣布解散後  教聯會窮追猛打

教協本月10日在壓力下宣布解散,親北京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會)會長黃均瑜11日晨在一電台節目表示,不明白教協為何那麼快走到這一步。又批評教協從來沒有與「分離主義」和「港獨」割席,更批評教協曾表示與失德教師「永不割席」。不過,黃均瑜的言論遭一名退休教師在同一節目中質疑,補充說教協已清楚表明反對「港獨」。

大陸官媒:解散未必可以「逃之夭夭」

教協解散後,大陸中共官媒和香港親共媒體繼續對其進行抨擊,強調教協即使解散,也「罪責難逃」。中通社引述身兼港區人大代表的香港與內地法律專業聯合會會長陳曉峰,稱教協在國安法實施後的種種行為,其「管理層不要以為解散了便可『逃之夭夭』,相信香港有關執法機關會繼續跟進調查」,若教協有人涉及犯法行為,當局定會追究。他又稱,若教協資產是曾由違法行為獲利而來,收取遣散費人士或有「洗黑錢」之嫌。

國際特赦:教協解散遭攻擊 突顯教育界表達自由空間急劇收窄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組主任羅助華(Joshua Rosnezweig)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教協解散遭受攻擊,突顯教育界的自由表達空間急劇收窄。中港政府在壓制政治反對派後,再加強力度打壓具有強大動員能力的民間團體,對仍在運作的工會是一個令人不安的信號。

傳「下個目標」為職工盟  劉細良:失去公民社會

《東周刊》引述消息人士稱,當局整治教協之後,「下個目標」可能是職工盟,警方國安處正對其進行調查。對於教協解散,職工盟認為未來工運路不平坦,但會繼續緊守崗位。

對於教協的解散,教協會員、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指出,教協會員基礎深厚,財政實力雄厚,歷史悠久,加上創會會長司徒華曾與北京當局有合作,在此背景下仍要被迫解散,相比其它規模小的工會或民間組織,自然會更加恐慌,造成寒蟬效應,更可能出現骨牌效應,被迫選擇解散,最終削弱公民社會。

香港時事評論人劉細良曾指,中共今次批鬥教協,並非僅針對教育界,而是針對整個公民社會,旨在取締教協、職工盟和支聯會三個最具影響力的民間組織,讓香港人失去公民社會的保護。當港人成為單一個體受到迫害時,「再無一個專業工會可以保護他們」。

教協擁有9萬5千名會員,於1973年成立,是一個由香港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各級學校教師組成的工會,是香港最大的單一行業工會及參與會員最多的民主派組織。其定位除了是工會,爭取教師權益外,還是教育團體、社會團體和民間團體。

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教協接連受建制派及親共媒體抨擊,儘管教協退出職工盟和全球惟一教師工會聯會的「國際教育組織」,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以推動教師正確認識中國等,但最終努力無果而宣布解散。@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