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從大筆投資中企中獲得了巨大利潤,但近月來中共卻讓其越發感到頭痛。這家日本科技集團的股價自3月份的峰值下跌約36%,部份沖銷了去年69%的漲幅。《華爾街日報》稱,中共對科技行業的監管風暴是引發股市拋售的關鍵原因。

今年7月,中共監管機構宣布對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進行網絡安全調查,並在滴滴在美國上市後要求移動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在中國的主要應用。滴滴的股價現在比6月份的首次公開招股低32%,而軟銀則是滴滴的最大股東。

軟銀投資組合中另一家最近上市的中國公司、「貨運版Uber」滿幫集團(Full Truck Alliance)也受到了衝擊。

軟銀行政總裁孫正義(Masayoshi Son)8月10日表示,在等待中共政府針對中國科技公司的監管行動執行之際,軟銀集團將暫停在中國的投資。

「在情況更加明朗之前,我們要拭目以待。」孫正義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在一兩年內,我相信新規則將創造新局面。」

中共監管給投資蒙陰影

當軟銀集團5月公布了創紀錄的年度獲利時,高管們指出,軟銀旗下「願景基金」的投資會帶來進一步獲利增長空間,比如對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和滿幫集團的投資。

這些公司當季於紐約上市,但中共的監管行動隨後衝擊了估值,這凸顯出軟銀面臨的中國風險,即使該集團尋求減少對其最大資產——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集團股份的依賴。

這一轉變給軟銀在中國的投資蒙上了一層陰影,中國約佔其基金投資組合的1/4。

軟銀旗下的「願景基金」周二公布了本財年截至6月30日的第一季度財報。第一季度利潤為2,360億日圓(21.4億美元),低於上季度利潤。第一季度的集團淨利潤同比下降了大約39%,至7,620億日圓(69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稱,中共監管的不確定性意味著軟銀投資的部份中企可能不得不推遲上市計劃。

阿里巴巴為軟銀最大拖累

不過,軟銀最大的損失來自「願景基金」之外。根據軟銀的計算,截至6月,其持有的1,100億美元阿里巴巴股份約佔其資產淨值的47%。阿里巴巴無疑是軟銀最賺錢的投資:二十多年前,軟銀只向該公司投入了大約2,000萬美元。

但目前,在中共的監管風暴打壓下,阿里巴巴成為了軟銀最大的拖累。自去年11月中共監管機構叫停阿里巴巴金融子公司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招股(IPO)以來,阿里巴巴股價已下跌逾1/3。

自那以後,阿里巴巴又被中共監管機構處以創紀錄的28億美元罰款。本周,對阿里巴巴公司一名經理的性侵犯指控引起了公眾的強烈抗議和警方的調查。

自今年3月以來,軟銀已回購了226億美元的自有股票,部份資金來自軟銀將其在阿里巴巴的股份貨幣化。

軟銀行政總裁孫正義表示,該公司目前還沒有新的回購計劃,但他每天都在考慮可能回購的時間和規模。

迄今為止,軟銀對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的大賭注一直在發揮作用。但隨著北京的風向轉向互聯網平台,這一戰略已經走到了頭。

投資者將密切關注,軟銀是否還能在沒有阿里巴巴和滴滴等公司的支持下取得巨大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