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昨日閉幕 香港奪6面獎牌創最好成績

2020東京奧運昨日(8日)晚間舉行閉幕禮,港隊一共收穫1金2銀3銅6面獎牌,創下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

美國在最後一天的賽事中奪得三金,以39面金牌,共計113面獎牌,位居獎牌榜榜首。中國則以38面金牌,共計88面獎牌居於第二位。

有不少大陸網民,在微博上熱烈討論這場中美獎牌爭奪戰。有網民稱:「不要忘了我們是三個代表團」,中國國家隊加上中國香港隊和中華台北隊,金牌數就是第一啦。

但也有熱門評論表示:「刪了吧,別黑中國了,哪個代表隊算哪個代表隊的獎牌。要點臉」「別丟人了小粉紅,你去讓體育總局給你加上啊。」

全紅嬋奪金牌為母治病 退役前途堪憂

14歲中國女運動員全紅嬋獲得東京奧運會十米台女子跳水冠軍後,自稱努力訓練是為了給媽媽治病,被中共官方當作「正能量」宣傳。

全紅嬋賽後受訪時,她自稱拚命訓練就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好病,並透露自己從來沒有去過遊樂園和動物園,賽後很想玩玩遊戲,吃辣條。在中國社交媒體上,這段受訪影片很快被標記上「忠孝兩全」的字樣,融入中共官方的「正能量」敘事中。

這一波「正能量」滿滿的炒作,難掩全紅嬋奪冠背後殘酷的社會現實。全紅嬋未成名前家庭貧困,母親和爺爺常年生病,卻借不到錢治病。而她奪金爆紅後,地方政府和企業紛紛表達「關懷」,許多親戚和自媒體人都趕來蹭熱度。全紅嬋媽媽在接受陸媒採訪中哭著說:「現在才知道家裏有這麼多親戚,全冒出來了。」因為不堪其擾,全紅嬋一家閉門謝客。

如今已經14歲的全紅嬋提到母親的病時,自稱「我不知道那個字怎麼讀,不知道她得的甚麼病」。在記者問及其「性格特點」時,她反覆詢問,竟然不知道「性格」一詞為何物。

中共多年來將體育競賽高度政治化,將一些出身低微的運動員訓練「為黨國爭光」的工具,卻很少考慮他們退役後的前途。陸媒報道顯示,許多曾為國家隊效力的運動員,退役後因為一無所長,被迫做苦力,甚至有曾經的冠軍因偷盜或搶劫入獄。

近日,一張前體操冠軍張尚武的照片熱傳,顯示他身穿中國國家隊體育服,手拿寫有自己名字的牌子,在地鐵車廂乞討。

張尚武身高一米五一,12歲入選國家體操隊。2001年,張尚武獲得北京第21屆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吊環冠軍,2005年6月,他因雙腳跟腱斷裂退役,退役後沒有固定生活來源,曾因偷竊三度入獄,曾在北京、天津等地賣藝維生、變賣金牌。

網民留言說:「張尚武,如果他沒受傷,如果那個教練不逼他去練全能,如果社會善待他,他就不會淪落到去偷竊成為如今模樣,但是沒有如果,他們為國爭光一身傷病,用青春換來國家榮光,生活卻如此悲慘。」

有民眾表示,張尚武只是大陸眾多運動員的悲劇之一。

華為5G晶片只能當4G用 上半年收入降29%

8月6日,華為公布業績顯示,今年上半年的銷售收入同比去年下跌29%,第二季度收入同比跌近40%。其中,智能手機等涉及消費者業務產品的收入幾乎減少一半。

今年第二季度華為手機的出貨量驟降,七年來首次跌出大陸市場前五名;上述業績公布後,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稱,華為的目標是「活下來,有質量地活下來」。

美國從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均對華為祭出制裁措施,主要是因應華為的中共軍方背景和涉嫌竊取美國企業的機密。美國的制裁令限制了華為5G手機,導致5G晶片只能當4G用。

另外,華為手機業務不僅面臨晶片問題。華為的「鴻蒙系統」(HarmonyOS)今年6月2日發布至今,兩個月來大陸沒有手機廠商予以使用。

今年初以來,全球多國開始加速拆除華為的電信設備。

以美國為例,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7月13日通過一項19億美元的計劃,用這筆資金幫助美國通信營運商拆除華為和中興等被認為威脅美國國安的企業設備。

據彭博社今年5月報道,英國、法國等歐洲國家正在拆除華為的4G和5G設備,另外,澳洲、加拿大、印度等多國都拒絕使用華為的通信設備。

美團將被中共罰款10億美元 美經濟顧問並不意外

根據《華爾街日報》8月6日的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反壟斷部門準備對美團處以10億美元的罰款,理由是美團「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損害商家和競爭對手的利益」。知情人表示,官方可能在未來幾周內宣布這項處罰決定。

中共於4月10日宣布對阿里巴巴罰款182億元人民幣。當時市場就有消息說,下一個被罰的企業可能是美團。美團的市值在大陸互聯網企業中排名第三,僅次於阿里巴巴和騰訊。

4月26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宣布對美團進行立案調查,當局宣布立案調查之後,5月中旬美團總裁兼CEO王興在他創立的「飯否」平台上,貼出唐詩《焚書坑》,隨後被當局約談,並停止在「飯否」平台上發帖。當時,美團市值在兩天內蒸發了260億美元。

中共近期對中國私營企業採取了五十多項行動,其中包括反壟斷、金融、數據安全、社會平等,僅在7月份,投資者就因中共的這些新規而損失了一萬億美元。

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林賽(Larry Lindsey)8月6日表示,不應對中共打擊(私營)中企的新規感到驚訝,因為共產黨的主要任務就是控制,習近平不會容忍私營企業不受控。

林賽表示「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控制,而這些公司很多都在威脅著共產黨的控制。習近平和共產黨是不會容忍(這些)的,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來維持他們的控制(統治)。」

中共整頓教育行業 控制思想穩固極權統治

在大陸科技企業遭到打擊之後,中共的大棒又揮向了教育行業。

中共當局7月24日提出所謂「減輕學生工作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雙減」政策,叫停校外教育培訓機構。隨即有地方政府將培訓行業列入「掃黑」,甚至是「掃黃」項目。

8月5日,安徽含山縣一間培訓機構私下讓多名學生在一處房屋內補課。公安及戴紅袖標人員踢門闖入,當著學生的面,掐著老師的脖子將他拉出去。不少網民譴責官方暴力執法,「就算掃黃打非也沒有用武力的吧?」並指會給學生留下陰影。

含山縣官方微博6日發布情況說明稱,當局接到舉報,指有人違反防疫規定給學生補課。通報承認個別人員執法「簡單、急躁、不規範」,並稱該機構無辦學許可證,又因現在暫停校外培訓機構線下培訓的規定,該機構已被關閉並已立案調查。

此外,民辦學校亦成為中共嚴厲整頓的對象。中共國務院今年4月公布,自9月1日起施行修訂的《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將民辦學校轉為公辦學校。

據河南淮陽網8月6報道,河南省周口市一所擁有兩萬多名在校師生的民辦中學淮陽第一高級中學,於7月28日召開「民轉公」工作籌備會,最終決定正式將淮陽一高整體捐獻給當地政府。

江蘇、山西、陝西等地的多所民辦學校也已宣布轉成公辦學校。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現在要求將學校轉為公辦的最主要目的,是加強對思想的控制。他指出,「中共一直把這個教育控制得很嚴,控制教育就等於控制全民的思想,尤其是基礎教育這一階段,對於孩子形成世界觀、認識世界、怎麼去看待很重要。」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說,中共在所有的學校做政治宣傳,灌輸共產主義邪惡思想、馬列主義和習近平的思想等。「這些民辦及私立學校和補習班的老師有些自由度,自由發揮去講一些真正的東西,有些是中共不能容忍的,現在它就開始收緊,把所有這些可能傳播自由真相的渠道統統給堵上。」

謝田指出,中共對自己統治的危機感越來越強的時候,任何對真相、對真理的探求,任何不同的輿論和聲音都會對它構成威脅的時候,它就會步步收緊。「越來越把中國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1984》式的、全面控制下的警察國家,來禁錮中國所有人的思想和言論,達到它繼續統治的目的。」

騰訊再遭打擊 北京檢方起訴微信 還讓大家一起告

中共黨媒剛剛點名批評騰訊的網絡遊戲,8月6日,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又發出公告,指控騰訊的微信產品「青少年模式」不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相關規定,「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涉及公共利益」,因此對騰訊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公告還說,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法律規定的機構和有關組織都可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檢方可支持起訴(控告)。任何打算控告騰訊的組織或機構,可在30天內與其聯繫。

騰訊在海淀檢方公告發布後作出回應,表示將「認真自檢自查」微信「青少年模式」的功能,並「虛心接受」用戶建議及「誠懇應對」民事公益訴訟。

近年來,中共當局不斷加強對私企的管控和打壓,被指有回歸「計劃經濟」的跡象。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接連出手打擊科技互聯網企業和校外培訓產業,被指在經濟困境中還在「玩自殺遊戲」,其背後可能是當局有意收緊意識形態、擠壓非實體產業、剪除科技巨頭羽翼、減輕生多胎負擔等,這些招數大體上仍然在抄毛澤東的工作,只不過換了一件比較現代時髦的馬甲,做得比較隱蔽而已。

一艘遊輪在長江「流浪」因疫情無法靠岸

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近日一艘載有370多人的遊輪在長江上漂流,無法靠岸。船上有大量老人和孩子,乘客們被迫向外界求助,引發輿論關注。

大陸「界面新聞」8月6日報道,一艘名為「美維凱悅號」的遊輪,7月30日從重慶起航,沿長江順流而下,終點是上海。在行進途中,由於各地開始爆發疫情,遊輪到達湖南岳陽時被拒絕停靠,被迫決定返航。

然而在返航途中,許多港口也禁止遊輪停靠,而船上有大量老人和孩子,乘客們擔心物資不足,開始向外界求援。一位王姓遊客表示,船上所有遊客的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大家都對不允許下船感到不滿。

大陸網民也紛紛譴責:「這是在長江還是在公海?」「防疫工作不能一路向左,要有人情味。」還有人說:「還好是遊輪,要是飛機,哪都不讓著陸。」「恐怖片一樣的。」

事件引發輿論關注後,遊輪營運公司的工作人員回應稱,「美維凱悅號」預計於8月8日到達重慶豐都,屆時遊客將在豐都再次做核酸檢測,如果結果為陰性,將安排返回重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