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校委會禁止所有涉「哀悼梁健輝議案」學生進入校園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7月7日通過動議,「深切哀悼」七一刺警案自戕身亡的梁健輝,事後引起多方批評,學生評議會撤回決議並致歉。警方國安處早前到港大學生會大樓搜證,但暫未作出拘捕。

港大校務委員會昨日(4 日)召開特別會議,決定接納專責小組的報告和建議,宣布所有參與港大學生會評議會當日會議的學生,均被禁止進入校園範圍及使用大學設施和服務,直至另行通知為止。校委會還要求校方管理層制訂執行方案,跟進事件發展並向校委會匯報。

一名受影響的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成員向《立場新聞》表示,他在校方公布聲明後才得知有關決定,對校方有此做法感到非常震驚。

他表示,自己在暑假期間仍有課程,並且部份評議會成員亦是舍堂代表,校方禁止他們進入校園範圍和使用大學設施,意味著他們不能上課和進出宿舍,影響非常大。

他說,大部份成員原本希望儘快平息事件,專心讀書,「真係無諗過學校會咁做,宜家連專心讀書都唔畀」(真沒有想過學校會這樣做,現在連專心讀書都不讓)。

猛踩中共紅線 印度將派四艘軍艦進入南海

8月2日,印度國防部宣布,印度將派遣一支由四艘軍艦組成的特遣部隊進入南中國海,進行為期兩個月的部署,還將在西太平洋與日本、澳洲和美國一起參加「馬拉巴爾-21」(MALABAR-21)四方軍演。

印方在其聲明中說:「基於共同的海洋利益和對海上自由航行的承諾,這些海上舉措加強了印度海軍和友邦之間的協同作用和協調。」

2020年6月,中印兩軍在位於中印邊境的加勒萬(Galwan)發生了血腥衝突,20名印度軍人在衝突中喪生。中印關係陷入危機。

自該事件發生以來,印度一直希望重申「四方安全對話」。中共外長王毅稱,「四方安全對話」是遏制中共的一個「安全隱患」,是印太版新「北約」。

最近幾周,南中國海已經成為各國海軍活動熱點。德國周一派遣一艘軍艦前往南海,加入其它西方國家行列。

上周,一個英國航母打擊群穿越了這條130萬平方英里的水道;而美國一個海上行動小組和中共部隊也紛紛在這裏演習。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自上任以來,努力對抗北京之際,拜登政府歡迎各民主盟友和夥伴在該地區出現。

吳亦凡被抓攪起亂局 粉絲建上百救援群喊「劫獄」

加拿大籍華裔明星吳亦凡在大陸被舉報涉嫌多起強姦案。中共官方於7月31日已將他刑事拘留。吳亦凡在微博和其它多個社交平台的帳號也遭封禁,QQ音樂等多個音樂分享平台都下架了他的歌曲。

網傳影片顯示,當晚有上百名吳亦凡的粉絲舉著發光的「凡」字標誌,聚集在朝陽公安局外聲援。還有女粉絲連夜到公安局詢問案情。

吳亦凡的粉絲還在網上組建了上百個救援群,許多粉絲為吳亦凡喊冤,並商討如何救援等。

網傳聊天截圖顯示,其中不乏各種極端言論和行為。有人稱「用爺爺的低保給吳亦凡湊保釋金」,有女粉絲因此絕食,甚至還有救援群在商討所謂的「劫獄」計劃,聲稱吳亦凡的微博有約5,000萬名粉絲,而大陸在編警察和軍隊總共只有500萬人,只要粉絲團結就能「攻破北京看守所」,有人還號召到「北京劫獄、天安門見」。

吳亦凡粉絲的強烈反彈,令中共官媒接連出手。中共央視、《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都先後發文,批判所謂「飯圈」文化,稱青少年為追星甚至突破法律常識和道德底線,「到非治理不可的時候了」。

中共網信辦2日稱,已累計清除15萬餘條有害信息、處理逾4,000個違規帳號、關閉1,300餘個問題群組,壓縮粉絲群體非理性追星空間。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與當代語言學系副教授葉耀元分析指,吳亦凡粉絲的群起反抗會令中共當局很恐懼。他說,中國一大批90後或00後年輕人對中共邪惡政體沒有切身的感受,有人為了偶像甚至願意用玉石俱焚的方式。中共最懼怕的就是這種集體反抗的發生,擔心會像滾雪球一樣引發全民抗爭,摧毀中共政權。

中共蹊蹺提升水災死亡人數 疑棄卒保車

河南洪災導致多地傷亡慘重,輿論要求追責。日前當局突然將遇難人數從99人調升到302人,讓外界感到有些蹊蹺。

8月2日,中共河南省政府新聞辦在記者會上通報,河南省因水災遇難302人,50人失蹤;而且302人中幾乎全部集中在鄭州市。同日,中共國務院宣布成立調查組,並宣稱「對存在失職瀆職的行為依法依規予以問責追責」。評論指,國務院調查或只做樣子,當局可能讓鄭州市官員背鍋。

7月22日,香港《明報》曾發表評論文章稱,河南6月初剛換上的中共省委書記樓陽生,被視作習近平嫡系「之江新軍」成員,被看好明年中共二十大上可更上一層樓。河南省委常委的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也是「之江新軍」的一員。此次災害,徐立毅被指防汛失策。

文章指,洪災發生前,徐立毅召集相關會議,就全市的防汛工作提出「五不」目標,包括「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和「重要交通不中斷」等。正是「五不」目標中的「重要交通不中斷」迷思,影響地鐵站及早關閉的決定,結果釀成地鐵5號線慘劇。

7月26日,河南媒體人朱順忠曾發文呼籲北京當局為鄭州「換帥」,否則「民憤難平,亡靈難安」。

針對中共國務院宣布成立「鄭州洪災」調查組,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認為,河南官員怎樣處理需要習近平拍板,當局有可能讓鄭州市一級官員背鍋,後者則可能甩鍋給北京。

王赫說,河南水災處理的一個看點,就是當局讓鄭州官員擔責,鄭州書記、市長等等會不會甩鍋,像去年武漢市長周先旺那樣把鍋甩到中共黨中央去。

對於河南書記、省長和鄭州書記都是習近平嫡系的說法,王赫認為,這些說法還不一定確切,因為由於種種原因,「習家軍」是很有限的,沒有一個明顯的界定。固然有些人想貼上去,貼上去的人對習的真實態度,會不會口頭一樣實際又另一樣,恐怕他們自己都不確定。中共內鬥越來越激烈,現在當官是個高風險的職業。

「北戴河時間」來臨 中共正部級大員人事異動

8月上旬常被稱為中共高層的「北戴河時間」,中共正部級大員日前發生人事異動,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備受外界關注。專家分析,因涉及明年二十大權力重組,中共內部一場激烈的閉門對決即將展開。

8月2日,兩名正部級官員同日履新。據中共教育部官網《教育部領導》欄目顯示,中國科學技術協會黨組書記懷進鵬已接替陳寶生出任中共教育部黨組書記。另據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網站顯示,中石化董事長張玉卓接替懷進鵬任中國科協黨組書記。

具有航天背景的懷進鵬入主教育部,體現了習近平的用人思路。《東方日報》評論指,近年航天軍工領域的官員,已成為習近平主政時期第四股政壇勢力,在省部級官員中不乏其人。

8月4日,中共黨媒新華社連發兩篇文章,對美國及其盟友進行口誅筆伐。時事評論員鍾原向大紀元分析指,這兩篇文章相當於北戴河會議的公開補充材料,試圖為近一年來現任中共高層的外交失敗尋找藉口,即不是中共非要惹美國和西方,而是他們「亡我之心不死」。

新華社之後又發表另一篇文章稱,7月1日習近平的講話,「道出實現民族復興不可或缺的密碼」,包括「最大限度凝聚力量」等。鍾原認為,這篇文章等於向反對派公開喊話,趕快服從現任中共高層的統一指揮,一致對外,否則很可能一塊玩完。

鍾原提到,7月31日,習近平主持政治局集體學習強軍和之後黨媒文章強調「軍隊忠誠」、「絕對領導」,露出了硬的一手。並且在示軍權之外,習近平已經連續向互聯網企業下重手,猛掐中共權貴的白手套,中紀委恐怕也重點收集、整理了新老各級官員們的把柄。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陳破空在自媒體節目中分析指,明年的中共二十大,將決定中共高層領導人人選及權力重組,因此中共現任高層和政治元老們聚集北戴河,黨內各派系必將進行一場激烈的閉門對決。

戴「毛像章」領獎 遭奧委會調查

在8月2日的東京奧運會賽事中,中國選手鍾天使和鮑珊菊,獲得場地單車女子團體賽金牌。兩人在領獎時運動服上戴有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像章。

大陸和海外多家媒體先後報道,陸媒多是以誇讚、自豪的口吻談論此事;中共官媒藉網友的口說,兩人配戴毛像章是「不忘初心好青年」。

在上世紀60年代,中共大搞個人崇拜,數億中國人佩戴印有毛澤東頭像的徽章,被迫表達他們對共產黨主席的忠誠。現在,中共似乎想要藉著備受關注的奧運會,再次推動這一趨勢。

國際奧委會發言人馬克‧亞當斯說:「關於中國運動員的問題,我們聯繫了中國奧委會,要求他們就此情況提供報告,我們正在調查此事。」根據《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任何形式的政治、宗教或種族宣傳,在比賽場地都是禁止的。

如果嚴格按照這條規定,兩名中國選手違規無疑,而根據附則,違者可能被取消比賽資格,甚至吊銷大會通行證。不少中國網民在推特留言說,「我們怎麼看北韓,世界就怎麼看我們」、運動員是「黨的工具」、「真的瘋了」。

中國選手爆粗口 韓方擬向羽毛球世界聯會抗議

中國選手在奧運會上做出備受爭議的行為屢見不鮮,日前在奧運羽毛球女雙小組賽中國對南韓賽事,中國隊選手陳清晨在比賽中段,疑似不斷大聲爆粗:「我cao!我cao!我caocaocao!」

據《韓聯社》報道,南韓羽毛球協會8月3日表示,以陳清晨的行為失禮為由,準備向羽毛球世界聯會(BWF)就事件作出抗議。

羽毛球世界聯合會則有明文規定,選手不得在比賽中大聲辱罵,以至讓觀眾和審判都聽見,而因此感到不愉快。

賽後陳清晨在微博發文,暗示自己並非爆粗,喊叫是「對自己一個贏球氣勢上的鼓勵」,又聲稱「沒想到可能是發音不太好讓大家誤會了」,自己會調整發音,也會努力專注好下一場比賽。中國網民紛紛留言支持陳清晨,其中有人稱,知道陳清晨喊的是「watch out」。@